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钦赐了凶犯(求票)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091 2021.04.08 18:30

  从京都撤离前,司理理为了掩人耳目特意将手下装扮山贼藏在城外接应,如今免于动手自然是皆大欢喜。

  见范闲有意放行,司理理长舒一口气,打出暗号示意手下接应,结果刚刚拍手,就听到四周传来一片甲胄轻响,再一看,数十位铁甲黑骑从丛林走出,每一位身上都带着血渍,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黑骑!”司理理脸色大变,恨声说道,“你言而无信!”

  范闲也没想到丛林里会有这么群人,眉头微皱道:“他们不是我派来的。”

  黑骑当中走出一人,全身铁甲包裹,看不清相貌,朝范闲行礼道:“范提司,院长知道司理理在此地埋伏大量高手,特派我等接应。”

  “京都的事院长已经知道,他给你传话。”

  “我?”范闲扫了眼四周的黑骑,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他让你放手去做,便算是天塌了,他也会帮你顶起来。”那名黑骑注意到范闲眼神的戒备,不免有些恼怒,语气也带了几分不虞。

  “放手去做的意思是...都听我的?”范闲想不通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试探道,“那我要是让司理理走呢?”

  黑骑眼神一顿,向后撤开半步,围在四周的黑骑也都左右散开,给司理理让出一条通道。

  “看来还真是听我的。”范闲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转身看向司理理,语气变得有些低沉:“逃吧,逃得越远越好,以后再也不要回京都了。”

  林珙身死,司理理遁逃。

  京都眼下已经乱成一锅粥。

  为了周寂,这件案子还是尽早消停下去吧。

  ……………………

  正如范闲所言,无论是程巨树刺杀范闲被反杀,还是林珙身死城外别院,都已经在京都城里掀起轩然大波。

  这两件事本来并无关联,但在有心人的宣传下,街巷之间逐渐流传出统一的一种说法:

  这两件事皆是北齐所为!

  一时间群情激愤,北伐一说甚嚣尘上。

  皇宫之内。

  庆帝合上奏折,转身看向洪四庠,询问道:“程巨树的尸体看过了?”

  “回禀陛下,老奴看过了。”洪四庠躬身行礼,恭敬道:“确如鉴查院所说,死于长柄兵器,凶器与现场的床弩巨箭一致。”

  庆帝抬头瞥了眼洪四庠,打断道:“朕问的不是这些。”

  “老奴惶恐。”洪四庠的背又弯了几分,继续说道:“程巨树死时表情睥睨,毫无征兆,像是被人从身后偷袭,一击必杀。”

  “身后偷袭......一击必杀.....”庆帝沉吟道,“如果是你,能做到吗?”

  “程巨树乃北齐八品高手。”洪四庠表情一僵,沉默片刻道:“若老奴躲在暗处,趁其不备,有八成把握可以做到。”

  “八成......也就是说出手之人实力不下九品了。”庆帝接过侯公公递来的密信,看到‘不明金属’‘疑似爆竹’‘奇特装置’等字眼时表情突然一凝,啪~的一下把密信丢进炭炉,升起的火光下,表情明灭不定,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周寂现在何处?”

  洪四庠回道:“听鉴查院的人说,他今早与范闲一并出城去了。”

  “那就暂时不用管了!”庆帝沉思片刻,朗声道:“通知鉴查院昭告天下,林珙之死已有真凶,乃是北齐九品高手狼桃所为!”

  洪四庠告退。

  庆帝挥手示意侯公公近前,恨声道:“北齐先后派来狼桃、程巨树刺杀我朝中重臣子嗣!简直欺人太甚!你前去林府替朕探望林相,转告朕的意思。”

  “只要林相开口,朕必将举全国之力北伐齐国,替他报仇!”

  ......

  林相在府上送走了侯公公,不禁面露悲苦,一把掀翻了桌案。

  “相爷...你这是?”幕僚袁宏道从门外走来,看到眼前一幕赶忙上前,询问道:“刚才我见宫里来人,不知所为何事?”

  “何事?何事!”林相抬头瞪向袁宏道,充血的双眸涨得通红,咬牙切齿道:“陛下刚刚为我儿‘钦赐’了凶犯。”

  袁宏道左右看了一眼,示意林相慎言,这般埋怨要是传到外面再经人添油加醋,也会是个不小的麻烦。

  林相喘了几口粗气,稍微控制下情绪,沉声道:“袁先生,我托你去鉴查院做的事怎么样了?”

  袁宏道摇了摇头,惭愧道:“袁某有违相爷所托,未能见到二少爷遗物。”

  “竟是连看一眼都不让吗?”林相眼前一黑,勉强才能控制情绪再次失控,强咽下涌到嘴角的鲜血,恨声道:“越是不让我调查,越是说明珙儿之死另有蹊跷。”

  “林相莫急,我这边还有消息。”

  “据别院逃出来的门房所言,当日二少爷曾带着一只齐肩高的铁匣子回府,形状一头略宽一头略窄,形似棺材,表面纹有玄奥云纹。”袁宏道将林相扶好坐下,细细说道,“这种形状的剑匣整个京都就只有一个人佩带。”

  “周寂......”林相喃喃低语。

  作为当朝宰相,朝中时事他也略有耳闻,他知道周寂并非因为周寂是范闲好友,而是靖王府诗会中,周寂当场挑衅九品剑手谢必安。

  就是因为那一次挑衅,才让这个籍籍无名之人映入众人眼中。

  “昨日珙儿遇害之时,他身在何处!”林相急声问道。

  “他当时从城东赶往牛栏街击杀程巨树,一路横冲直撞,穿过了不少官员的府邸,许多人都瞧见了。”袁宏道苦笑道:“杀死程巨树之后,他又把范闲和受伤的护卫送回范府,然后再也没出来过。”

  也就是说周寂没有作案时间?

  “不管他有没有作案时间,珙儿之死必然与他有关!”林相双目一凝,拍案起身,“走,随我去范府!”

  “可陛下那边......”袁宏道迟疑道。

  “婉儿与范闲有婚约在身,如今范闲遇刺,我作为婉儿的父亲去看望一眼也是应该。”林相双目通红,本是一句和风细雨的话,在他说来却是有着腥风血雨的前兆。

  “若周寂在范府,那我便与他当面对质。”

  “若他不在范府......”

  林相没有再说什么,只有身后的袁宏道能看见他攥紧的双拳里,渗出的丝丝鲜血。

  …………

  (不知道这周有没有试水推,唉,惴惴不安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