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影视诸天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我杀你,纯属迁怒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2020 2021.04.22 12:10

  海棠走得洒脱。

  范闲回得自然也洒脱,拍拍屁股,负手于手,施施然沿着满是湿苔的山路走了回去。

  两人谈了很多,也相互隐瞒了很多。

  看着范闲离开的身影,海棠面露沉思,从衣袖中掏出了几枚灿金色的铜销。

  这些是从炸开的坑穴里发现的,尖细的一头都已经撞得有些变形,其中几枚沾染的血渍显然是最为致命的那几处攻击。

  海棠并未与周寂交过手,甚至整个南庆都没有人和他正面接触过,只知道他闻名于靖王府诗会,当场挑衅九品剑手谢必安,再然后便是阻止牛栏街刺杀,一招击毙八品高手程巨树。

  如今看来,此人最擅长的也许不是剑道,而是匣中的弩器。

  一种发射尖锐铜销,威力恐怖到极致的弩器!

  弹头轻触,发出一声轻响。

  海棠转身跃过浅滩,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

  另一边。

  周寂并不知道他的威名传至北齐,已经有了一个很是贴切的匪号。

  ‘剑棺周寂’。

  此时的他,正背着自己的剑匣一路南下,昼夜不停的朝信阳赶去。

  经过这些天的调养,他的脚踝已无大碍,之前透支的内力也已恢复大半,所以行程并不算慢,堪堪赶在燕小乙的死讯传至信阳之前,抵达了信阳城外。

  远处一座略显破落的城池坐落在信水河畔,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一块块水田错落有致,远处的山林此起彼伏,一条宽整的大道延伸至山林深处,隐隐看去,似有松篁一簇,楼阁数层。

  周寂遥遥望去,心中暗自思忖。

  以巴雷特的威力,一枪下去,打哪哪爆,以李云睿这种身板,别说是留全尸了,恐怕连秋收刑场的缝尸人林寿都无从下手。

  从袖中翻出一柄银灰色的手枪,周寂退出弹匣扫了一眼,又啪~的一声合上,猫着腰朝长公主府苑摸去。

  由于李云睿离京之时,几乎遣退了所有宫女太监,所以跟随她来信阳的都是亲信,其中一位贴身侍女实力更是在八品上下。

  周寂事先在府苑四周踩点,透过瞄准镜看到了一个肤色白皙如凝脂的女子,正从房间走出,仪态优雅体态端庄。

  周寂并不认识李云睿,但也能认出对方的身份。

  自从被驱逐出京以后,李云睿幽居府苑,每日只是在院中看着有些荒废的花圃草地,像是在怀念过去的世事种种。

  也许是深秋的寒意太过刺骨,李云睿站在庭院中,似乎感觉眉心也有几分寒凉。

  “算了算时间,燕小乙差不多该得手了吧?”李云睿望向远山,喃喃低语。

  抬眸看向蔚蓝如洗的天空,远处的山林中突然有一道细小的亮光晃过,李云睿下意识的想要眯眼,紧接着一声脆响打破了丛林深处的宁静,犹如晴天霹雳,响彻山林。

  一时间惊起飞鸟无数。

  李云睿只感觉脸上一热,紧接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充斥四周,指尖轻触,猩红黏稠的血渍让她心头一颤,脑海中泛起一种极其不妙的预感。

  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去,直见身旁的贴身侍女早已倒飞而出,整个身子被拦腰截成了两段。

  “啊~!!”

  心性再歹毒也无法抵消恐惧的本能。

  李云睿何曾见过这般惨烈的死状,一时尖叫出声,双腿也有些发软。

  是谁?谁要杀我?

  脑海中闪过一个个人影,有沈重,有北齐太后,有范闲,有陈萍萍,也有......庆帝。

  最后所有的人影聚拢到了一处,一个有些陌生的身影从远处的树梢飘来,背负剑匣,目露杀机。

  “你是......周寂?”

  不知为何,李云睿心头一松,她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但她知道一点,对方不是庆帝的人。

  只要这点就足够了。

  足够了。

  周寂扫了眼满地的碎肉和血污,不由眉头微皱,心有不忍却也颇为无奈。

  府苑里的其他人都已经被他点住,唯有李云睿的这个贴身侍女,八品的实力还是用巴雷特更为稳妥。

  “不用等了,没有人会来救你。”周寂轻叹一声,走上跟前合上了侍女的双眸,转回身看向李云睿,沉声道:“毕竟是范闲的岳母,我想要留你一具全尸。”

  恐惧来源于未知,当李云睿看到来人是周寂以后,就开始逐渐恢复冷静。

  “是范闲让你来的?”李云睿冷哼一声,嗤笑道:“惺惺作态!”

  “杀你之事,和他无关。”周寂轻叹一声,幽幽的说道:“只因你不该派燕小乙去边境截杀范闲,他更不该对我放冷箭。倘若我当时迟疑片刻,此时定会抱憾终身。”

  ‘一别两宽,永不再见。’

  脑海中再次浮现那个裙角轻摆,张开双臂的身影。

  眼神中闪过一丝烦闷和愤恨。

  “我杀你,纯属迁怒。”周寂手腕翻转,掏出一只银灰色的铁器,古怪的造型和黑洞洞的圆管让李云睿心中一紧,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

  枪声响起。

  李云睿瞪大双眼,眉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开了一个手指粗细的血洞,透过洞口甚至能看到身后的枯草与血泊。

  周寂看着倒入血泊之中的李云睿,眼神不悲不喜。

  ..........

  使团方面。

  范闲找人就地打了一个简易的栈桥后,便带着使团众人过河穿林,正式踏入了北齐的境内。

  雾渡河与怪石岭相隔不远,在河流的上游还有一个偏僻小镇,因为处于庆国与北齐接壤处,所以两边都有驻守的兵所,小冲突自然是难免的。

  范闲清楚,镇上的居民对于自己这一行使团并没有什么亲近的感觉,所以并未在此逗留,而是沿逐渐平整的官道北上,一路又行数日,终于看到一座关隘坐落在视线尽头。

  拒马列队,门户大开,城墙上的驻军三步一岗,往来巡防。

  走到近处,一群身着锦衣,腰间佩着弯刀,身上透着股阴寒的味道的武者分列两排,还未等他们靠近,就有一股浓烈的敌对情绪开始酝酿起来,每个人的手都下意识地模到了腰畔刀柄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