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可怕的猜测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160 2019.07.28 11:30

  吕布的体力也已经逼近极限了,但是他依然咬着牙,凭着记忆,抱着元昊奔到安逸生的院子。

  连砸了几次门后,门内却是鸦雀无声,吕布紧皱着眉头,无助地踹了院门一脚,铁门哐当一声打开了,吕布抱着元昊冲进院子,却是一个人都没有,屋门还在紧闭着。

  正当吕布诧异时,院门口处闪过一个人影,不分由说地冲了上来,眼看就要交手,却发现竟是安逸生。

  此时的安逸生颇有些惊魂未定,他已是与扁鹊御灵合源的状态了,一身飘逸的灰色外褂,一手执刀一手做剑,气喘吁吁的。

  “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安逸生放下刀剑,却并未解除合源的状态。

  吕布打量着安逸生的打扮,也是满腹狐疑,但眼下救元昊才是关紧的事,他长话短说把方才的事解释了一下,安逸生慌忙上前查看元昊的状态,扒开眼睛一看,瞳孔都已经快散了,安逸生慌忙打开屋门,指引着吕布将元昊放倒在屋内的沙发上。

  安逸生推开吕布,扯开元昊本就稀碎的外衣,四道血淋淋的伤口仍在不住渗血,安逸生来不及做什么准备工作了,一边随手一抓捻起一只念力金针便开始为元昊进行缝合,另一边指挥吕布在屋内翻找各种止血药物,洒在伤口处,一直折腾了好久才将四个出血点缝合。

  安逸生又按了按元昊的脉搏,由于失血过多脉象已经非常微弱了,安逸生索性保持着合源的姿态,一手按在元昊的丹田上空,源源不断地用元气为元昊续气。

  吕布站在屋门口处,冷冷地看着忙碌的安逸生,脑海中却是回荡着高仙芝那重复的话语:“灰袍子!”

  安逸生与扁鹊御灵合源之后,也是灰袍子啊!吕布打量着正在续气的安逸生,心中却是狐疑不止,“若是这个小子办的好事,该怎么办?”

  过了许久,安逸生终于踉跄着站起了身,扁鹊也渐渐闪了出来,一脸担忧地嘱咐道:“你今日几乎耗尽了元气!恐怕这两天不能再劳神了!”

  吕布打量着一脸疲态的安逸生,冷冷地说道:“你....刚刚有人来过?”

  “对!”安逸生疲惫地抬起眼睛,看了吕布一眼,“方成有人潜入,试图偷走我师父的身体!我与他打了一架!”

  吕布暗暗一惊,“偷你师父的身体?是什么人?分得出来么?”

  “来人蒙面并没有显出御灵,所以并认不出来!”

  吕布更是疑惑了,“没有唤出御灵?也就是说只是本尊出手了!”吕布上下打量着安逸生,冷冷地问道:“只是本尊出手,你就已经被逼的合源迎战了?!”

  一旁的扁鹊明显感受到了吕布的质疑,轻咳了一下,”来人比较鬼魅,行的也是结节控制一类的招式,若非合源作战,方才我等也许连结节都无法破除!“

  吕布愣了一下,不再言语了。

  安逸生也看出了吕布似乎带有疑问,皱了皱眉,“你似乎有话想说?不如说出来分享一下共同讨论,我总觉得似乎有所蹊跷,我师父存放在这里,知道的人非常少,来人很明显对这里很了解,困住我之后直奔内室!而且今日你与元昊这一战,似乎也有些古怪,听你方才所说,静灵庭似乎连掩饰的人都没有出现,这并不想静灵庭的做法啊!”

  “恩!而且崇林与高仙芝的状态,也古怪的很!”吕布摸了摸下巴,幽幽地说道:“他二人似乎被什么奇怪的东西控制了,毫无人气,连形态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吕布将与崇林、高仙芝战斗的情形说与安逸生,安逸生和扁鹊都是一愣。

  吕布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安逸生的表情,试图从中看出蛛丝马迹,却是一无所获,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高仙芝临走前,一直在说小心灰袍子,恰好今日才发现你与扁鹊合源之后竟然也是灰袍子,加上之前又是你给崇林行了法.....“吕布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安逸生,”方才,我还在疑心你呢!“

  安逸生苦笑了一下,正要说话,表情却忽然愣住了,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

  安逸生转身回到内屋,翻箱倒柜地找寻着什么,许久,才抱着一本大部头的手抄本出来,飞快地找寻着什么。

  吕布凑上来,手抄本上画了各型各色的经络、穴道、骨骼等等,还有许多鬼画符一般的记录,扁鹊慢慢地说道:”这便是他师父毕生的心血之作,这里面记录了三界生死的秘密,肉身和灵魂的创造与湮灭尽在此书中!“

  吕布看着安逸生忙碌地查找着,”你,想从中找到什么?“

  安逸生头也不抬地说道:”你方才说疑心我,却忽然点醒了我!崇林的这个状态,我记得似乎在这本书上见过记录!“

  ”你是说.....崇林的那种状态,是你师父找寻长生术的过程中记录过的?!“

  安逸生轻轻地点了点头,晃了晃脑袋,眼前有些花,”现世中的凡人,有三魂七魄,各归其位是为完人,人的灵魂,笼统来说,也就是这三魂七魄铸就的人格、人性,缺一不可,若有缺,便会像我师父那样!“

  吕布不自觉地看了内室一眼,想起那具行尸走肉的模样。

  ”今日,你说的崇林的模样,像极了这本书中记录的一个案例!“安逸生指着手中的书中某一段落,”若是人的三魂七魄变换了本该在的位置,就会性情逆转,越是老实人越会具有攻击性,但是肢体表象就出出现如同裂隙一般的缺漏!“

  吕布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想说,有人改变了崇林的三魂七魄?!“

  ”有可能!“

  ”但不是只有你师父记录的书中才有这方法么?“

  ”但这不代表只有我师父在研究长生术!也不意味着只有我师父知道怎么做到这样!“

  安逸生震怒地看着内屋,心有余悸地说道:“如果这两件事情有联系的话,可能,就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小事了!”

  “为什么?”

  “因为!”安逸生指着手中的手抄书,那里明显有一页被撕掉了,只剩下了断茬,“记录此方法步骤的那一页,不见了!”

  安逸生缓缓抬头看向吕布,“也就是说,除了我师父,和拿到那页纸的人,已经没有人知道如何操控三魂七魄之法,同样,也没人可以将其逆转恢复原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