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医者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001 2019.08.05 12:40

  吕布醉眼朦胧地举起方天画戟便要打,那老头也不知是看不清楚还是装糊涂,居然也不闪避,眼看就要出事,两枚金针划破长空直刺到吕布的两肩窝,止住了吕布的行动。

  元昊大喜过望,安逸生要是来了,必然能制住吕布的行动!

  元昊抬手正要打招呼,却见阴影处那人并不是安逸生那般的干瘦身材,而是一个矮小的如同孩童般的蒙面人,用一层薄纱罩住面庞,冷冷地看向这边。

  吕布这边被金针封住了穴道,咬牙吃力却纹丝不动,不由怒由心生,大喝道:“无胆鼠辈!偷偷摸摸偷袭你吕大爷!可敢出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吕布此时似乎已经大醉,而且又已是深夜,混沌界来临,他肆无忌惮地显出魂体,周身再次燃起了红色火焰,右肩上的金针登时便被震碎了。

  那蒙面人也不言语,缓缓走上前来,吕布面前那个老爷子此时似乎已经反应过不对劲了,瞠目结舌地要逃,却被蒙面人一跃而起一指点在了前额上,顿时如烂醉一般倒地了。

  元昊一激动闪到吕布身前,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你想干嘛?!”

  “倒问我想干嘛了?!”那蒙面人的声音略有几分童音,却辨不出雌雄来,他轻轻一跃就跳过了元昊,左右手飞快地结着印,猛然一掌打在吕布的面门上,原本张牙舞爪的吕布顿时软瘫了下来,化为灰烟一闪而逝。

  元昊顿时震惊了,他瞠目结舌地跑向吕布消失的地方,当空挥舞双臂却触碰不到任何东西,“你.....你干了什么?吕....布呢?!你杀了他?”

  那蒙面人冷冷地啐了一口,“什么东西.....这也配有吕布?!”

  元昊正要接着追问,那人却一闪不见了,消失在夜色中。

  元昊欲哭无泪地呆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

  什么情况?莫名其妙吕布就被干掉了?!才刚当上唤灵者.....御灵就没了?!

  街边挂起了一阵威风,吹得一片沙沙声,元昊顿时觉得凄凉极了。

  正在束手无措之时,远处,一个人影飞奔过来,却是安逸生。

  安逸生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头,又看了看一脸懵逼的元昊,“什么情况?!你干了什么?!”

  元昊一五一十把方才的事说了一遍,“怎么办,吕布这就没了!我是不是也要死了?跟那个崇林和大喇叭一样化为粉末?!”

  “真是个呆子!”安逸生鄙夷地看了元昊一眼,“若是吕布死了,你这会儿早没了!你还活着,就说明吕布还在!”安逸生看了看元昊的肚子,撇了撇嘴,“明明在你基元里睡大觉,你居然都没感觉?!”

  “啊?!”元昊顿时哭笑不得,摸了摸肚子,心中确实稍有安慰。

  安逸生无奈地摇了摇头,“先跟我回去,这老头马上就要醒了,那人行的应该是昏睡之术,时效并不长,那蒙面人.....回去再说!”

  元昊忙不迭地点了点头,随安逸生回去的路上,把今晚和肥川他们拼酒的事说给安逸生,到是把安逸生给逗乐了。

  进到屋内,安逸生警惕地看了看外面的情况,才小心翼翼地和上门。

  “今天你们走后,我一直在想崇林的事情,无论是吕布的猜测,还是东方赦的说辞,我都会联想到一个人,而你刚刚碰到的可能就是我猜的那个人!”安逸生冷冷地看向元昊,看得元昊一个哆嗦。

  “谁?”元昊马上想到方才那个矮小的蒙面人,却与先前那个用鬼谷子的蒙面人完全不同,鬼谷子那个蒙面人一袭黑色夜行衣,虽然个子不高,却也有一米六左右,而今天这个蒙面人,穿的是灰色布袍,身子却是明显的侏儒身材。

  安逸生想了想,轻声说道:“懂得操控三魂七魄之术的人,我知道的,除了我师父,还有一个人,他的御灵是华佗!”

  “华佗!?”层出不穷的各样御灵元昊虽然已经不再惊诧了,但是华佗这个名字还是让元昊暗暗吃了一惊,一来,这华佗与吕布同属一个时代,二来,又跟安逸生的扁鹊都是医生,说起来倒是都颇有渊源的。

  扁鹊从安逸生的身子里闪了出来,捋了捋胡子,“那华佗与老夫虽然都是本着济世救人之心留世,但怨念却比老夫强太多了,而且他的怨恨已经由一两人归咎于现世,前几次现身在现世便已闹出了不少风波,前几日说起崇林的表现时,我便想到了他,只是一直不敢笃定!”

  扁鹊看向安逸生,安逸生接过话来接着说道:“这几日来,我与扁鹊多方打探,终于查到了他的下落,果然他已经来到了现世,而且时日不断了!”

  “你是说....”元昊不安地看了看安逸生,“我刚才碰到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华佗的唤灵者?”

  “今晚我一直在高处警戒,大开五感寻找他的存在,刚好感应到了这个可疑之人,便一路追踪过来,刚好就碰上了你,而且,飞针,昏迷之术,封印,与扁鹊所说的华佗手段相差不大!”安逸生看了看元昊,元昊却连连摆手,“不不...那人要是为非作歹的家伙,怎么会出手救那个老头,还帮我控制了吕布!”

  “毕竟本源都是济世救人,这也正常!”扁鹊严肃地看向元昊,轻轻地摇着头,“凡有大怨者,不屑蝼蚁,华佗想要成就的,是心中的大志,而不是一条普通的性命!”

  “大志?!”元昊一愣,“济世救人么?他不是个医生么?”

  “医者,救人于水火,持刀剑除恶疾,但是刀剑毕竟也可为凶器,一旦心走了偏道,难免会生出祸端!华佗的心疾,无药可救!”扁鹊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听得让人依旧不寒而栗。

  元昊看着一脸严肃的安逸生和扁鹊,不由默默握紧了拳头,“华佗,究竟想干什么?”

  “济世救人的反面是什么?”

  “湮灭众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