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文种的形态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045 2019.07.20 11:30

  申一味抬头看了看一脸惊讶的元昊,“你且去会会那个什么大喇叭,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吃下这丸子,但一旦吃了!”申一味的脸色一转,却是有些冷峻了,“一旦吃了,那便要快速制服他!切记,不可留后患!”

  元昊呆愣着看了看申一味,这大叔一脸的醉意,这会儿说的话到底能信不能信啊?

  “申…大叔,你…到底是什么人?”

  申一味眯着眼,瞅了瞅元昊又瞅了瞅吕布,“一个爱管闲事的老头而已,不要在意这些!”

  申一味将饭团递给元昊,一摇一摆地便要转身离去,吕布冷冷地喝道:“吕布并不随便受人恩惠,亮出你的身份!”

  申一味微笑了一下,回头使了个眼色,一个一脸沧桑和刀痕的中年男人从他的身后闪现出来,头上缠着一方白巾,腰间系着一根长绳束着两臂的袖子,一副日式鱼生师傅的打扮。

  吕布仔细辨认了一下,轻声问道:“你这人面生的很,到底是…”

  “在下樊哙!”那中年男人拱了拱手,笑盈盈地看了看吕布。

  “樊哙?!就是刘邦身边那个屠夫?”元昊张大了嘴巴,上下打量着樊哙,“屠夫不都应该是五大三粗的么?怎么你这…”

  “屠夫?也要看屠的是什么了,在下所屠除了人命外,只喜欢杀鱼!其余的都是以讹传讹!”

  “那这饭团?!”

  “樊哙所长,其实是做菜,高祖刘邦没有在下的珍馐,怕是难敌霸王,韩信没了我供给的口粮,便是再善战,也抵不过万千大军!”

  “我靠!”元昊暗暗吃了一惊,“原来樊哙是个加BUFF的!”

  吕布和樊哙都是一愣,“什么叫加BUFF的?”

  申一味微微一笑,“走啦!你好些加油,若是你护不住越越,便休要再我见到你!”

  申一味打了个酒嗝,心满意足地晃晃悠悠地走远了。

  元昊目送申一味消失在黑夜中,这才转身继续向河边跑去。

  到了河边的滩涂,大喇叭早已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见元昊过来,便狞笑道:“拖延时间又有何用?在下又不欲取你性命!只是想探知一二事而已!”

  元昊借着月光,看着大喇叭的身影,不知何时,文种已经悄然站在了他的背后,一脸阴郁地看着自己。

  吕布不声响地提起方天画戟便走上前去,“你靠后些,真打起来我护不住你!”

  “吕大爷放心,在下要的,乃是你的记忆!”大喇叭阴笑着摆了摆手,“那小子,不值一提!”

  “我的记忆?”吕布愣一下,“你们到底想从我身上知道什么?”

  大喇叭兴奋地搓了搓手,“这个嘛,若非有人指点,还真是旁人无知呢!一百年前,有人穿越了静灵庭守护的甬道,从现世带了人去修罗界,事后静灵庭封锁了一切消息,秘密就这样一直掩饰了下去!”大喇叭眨着他那豌豆大小的眼睛,满是狡黠地继续说道:“而有人告诉我,吕大爷,便是当年的参与者之一?!”

  元昊吃惊地看了看吕布,吕布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依旧死死盯着大喇叭,“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吕大爷狡辩也无所谓,总之,有人想要吕大爷的那段记忆,若是文种在你脑中寻不到,我自当退下!”

  “是么?”吕布冷冷地抿着嘴,咬牙切齿地看着大喇叭,“若是大爷我不许看呢?!”

  “那便对不住了!”

  话音刚落,大喇叭猛然一挥袖口,一缕缕纸片顺手直直射向吕布,身后的文种也闪到一边,手中的灰烟如藤蔓一般冲着吕布延伸而来。

  吕布一把将元昊推到身后,挺戟上前,一边格挡着纸片潮的攻击,一边躲避着文种灰烟的缠绕,试图突进到大喇叭的近身处。

  大喇叭自然没忘先前那次窘迫,一边遥指纸片围攻,一边连连后退,始终与吕布保持较远的距离。

  夜深人静,河边滩涂渺无人烟,只听得铛铛作响声,大喇叭的纸片潮如一只只犀利的触手,连连突刺,击打在吕布的方天画戟之上,迸发出清脆的响动,文种的灰烟几次三番差点抓住吕布,却都被闪去,看得出文种也是一脸的嗔怒。

  再次扑空之后,文种脸色大变,压着嗓子喝道:“别再浪费时间了!御灵合源!”

  大喇叭皱了一下眉头,冷笑道:“缚猛虎不得不仅紧些啊!御灵合源!”

  随着大喇叭话音,文种化为一阵灰烟,汹涌如潮地从大喇叭的口中钻入,大喇叭本就肥大的身躯被撑得愈发肥胖,衣服扣子都崩掉了好几颗。

  大喇叭的双眼散发出阴郁的黑光,双手如同笼罩在了一层灰蒙蒙的薄雾之下,显得愈发黝黑,而他的背后,一副碎纸片作骨骼灰烟作羽翼的翅膀渐渐显现。

  元昊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喇叭和文种御灵合源之后的形态,心中暗暗问道:“要不,咱俩也试试?”

  “试你个大头鬼!就你基元里那点元气,还不如我自己来!”吕布狠狠地啐了一口,抄起大戟便冲了上去。

  吕布持戟左右横扫过去,却被大喇叭伸臂挡住,看得出合源之后大喇叭的战力已经足以与吕布现在的魂体状态抗衡了。

  两人又你来我往的交手了几回合,大喇叭有些扭曲的脸上渐渐浮起了一丝冷笑,“看来你而今只有这点本事了,我倒真是高估了你!”

  吕布眉头一皱,正待反驳,大喇叭翻身一脚踢在方天画戟的长杆上,反手就是一束灰烟如长鞭一般扫来,吕布连忙俯身躲过,大喇叭另一只手再仰,这束灰烟如长枪直刺一般直直地插入了吕布的腰肋。

  一击得手,大喇叭身后的翅膀瞬间化作无数条触手缠绕着灰烟便从他的背后齐齐袭来,吕布这边猝手不及,慌忙挺戟来迎,却只挡住了不到半数。

  无数触手如管线一般从四面八方插入吕布的身躯中,一束束金光如同被吸取了一般,顺着那些触手从吕布身躯中传到大喇叭那边。

  “对了!就是这些!让我看看,都有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