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人不可貌相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393 2019.07.06 18:00

  满腹心事的元昊谢绝了球队聚餐的邀请,在肥川等人鄙视的眼神和常越惋惜的注视下草草收拾了衣物,来到教学楼顶的天台上。

  这里是整个师大的制高点,可以看到整个师大校园的景象。

  元昊坐在配电室的顶上,这里算的上是制高点中的最高峰了。

  四面环视之下毫无遮挡,耳边呼啸而过的狂风让元昊有一种置身凌空的感觉,这种飞一般感觉让元昊最是痴迷。

  元昊躺在配电室的顶上,享受着这难得的休憩,但是吕布此时似乎有些深沉,元昊饶有兴致地看着盘坐在半空中闭目冥思的吕布,心中不由有些好奇,“这家伙与我共生一体,能看到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听到我的心声,但我为什么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太不公平!”

  冥思中的吕布缓缓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冷冷地瞪了元昊一眼,看得元昊一阵心虚,糟糕,心声又被他听了去了。

  吕布长舒了一口气,缓缓飘落,坐在边沿,望着空旷的四野。

  元昊坐起身,在侧后方偷偷打量着身形魁梧的吕布,他舔了舔嘴唇,试探着想要说点什么,还不等他开口,吕布便抢先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吕布抬眼看向天际,深邃悠长的眼神中竟泛出一丝温存,“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有人转世轮回了,有人却留在了修罗界做御灵?而我又是怎么认出她的!”

  元昊舔了舔嘴唇,吕布与貂蝉的事,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但既然吕布成为了御灵,为何貂蝉却转世为人?还转世成为了自己喜欢的学姐。

  吕布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我等之所以成为御灵,混迹在修罗界,无非是因为执念罢了!不愿抛弃那一世的功名利禄和可笑的回忆,毕竟遁入轮回,是带不走那一世的记忆!至于如何认得?她接触你身体的那一瞬间,我就能感应到这一切!毕竟,那一世的记忆,我永远铭记在心!”

  “原来如此!你放不下她!但她却放下了你!”元昊不由一声长叹,心中念叨着,“看来又是一桩悲剧!”

  吕布冷哼了一声,看向元昊,“我的执念,在于自身不够强大!保护不了最心爱的人!征服不了广袤的天下!她是为了解开我的怨念,才宁愿放手让我看破七情六欲,她宁可自己承受决绝之苦,担上薄凉的名声,也毅然决然的走入了轮回之门!”

  吕布深吸了一口气,看得出来,诉说,让他胸中的积怨得以缓解,满面的哀思让原本坚毅无惧的他看上去柔弱了许多。他站起身,讪笑道:“妇人之仁!纯粹是痴心妄想!我吕布,天下无敌!是天下间最强的男人!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战神!怎么可能是痴缠于感情才成为怨灵,从而走上御灵之路的!镇魂殿!项羽!蚩尤!这些人才是我的最终目标!打倒他们,才是我此生最大的执念!”

  吕布的语气有点声嘶力竭,就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他的面目随着话语变得狰狞,但在元昊的眼中,这分明就像一个肝肠寸断的男人在试图麻痹自己痛苦纠结的内心一样。

  吕布攥紧了拳头,站在配电室的顶沿上,剧烈地喘着粗气,摇着头喃喃自语:“她不懂!女人不会懂的!我……我的执念,不是她!”

  元昊叭咋了一下嘴巴,瞥了吕布一眼,轻声念叨道:“想开点,她已经轮回转世了多少辈子了,你们那一世的记忆,早已烟消云散,她忘了,你还记得,所以,所有的东西都只有你来背负了!”

  如果不是现在无法触碰,元昊真想拍拍吕布的肩膀,安慰一下他。

  吕布的气息渐渐平稳,情绪收敛了许多,他转身看向元昊,哑然失笑,自嘲道:“跟你小子说这么多干嘛!反正你的肉身也迟早是我的,说再多也是废话!”

  元昊撅了撅嘴,“真是个冷酷无情的人,亏我还为你感到悲哀了,你却还在惦记我的身子!”

  元昊正要继续说话,吕布却忽然止住了他的声带,缩回元昊的基元中。

  “俯身!有人上来!”

  元昊慌里慌张地趴在配电室的顶端,偷眼瞄向通往顶楼的唯一出口,心中暗暗问道:“来人怕什么?又看不到你!为何……”

  “闭嘴!来的应该是唤灵师!我能感受到他的基元,远超过你!”

  元昊不由心头一愣,难道足球场上那一幕这么快就传开了?

  不多一会儿,一个消瘦的身形被几个人高马大的体育生推搡着逼到天台上,一个身穿耐克休闲套,脚踩黑红AJ11的男人顶着一头锡纸烫,随后慢慢走了上来,并重重地关上了门。

  锡纸烫男人瞪着他的三角眼,四周环视了一下,元昊连忙伏低了身子,缩回了脑袋。

  再三确认无人后,锡纸烫男人推开那群体育生,走上前去,“安逸生,你脑袋是不是有泡!让你离我女人远点,你娘的听不懂是吧?!”

  那个叫安逸生的瘦弱男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默不作声地看着眼前这个张扬跋扈的人,一旁的体育生上前猛地推了他一把,“看什么看!不服动手啊!”

  安逸生的瘦弱身形被推得一个踉跄,离顶楼边沿更近了,看得元昊胸中一阵揪心,这是想弄出人命么?那边沿虽然有个护栏,但是才到成人腰间,要是掉下去,乖乖,三十八楼啊!碎成渣了吧!

  “他们哪个是唤灵师啊?!那个锡纸烫的?还是那个挨打的?!”元昊在心中默默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只能肯定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具备基元!但有没有御灵我也不知道!”吕布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元昊轻叹了一下,这说了跟没说一样。

  安逸生回头看了看栏杆外的悬空,冷冷地看向锡纸烫男人,语调低沉地说道:“林浩楠!你还要我说几遍,我对你女人没兴趣!麻烦你别让她再来找我问东问西了,我也很烦好么?!”

  林浩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是两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安逸生的脸颊上,黑框眼镜径直飞到了护栏外,掉落楼下去了。

  对于刚刚尝到打架爽感的元昊来说,恨不得立马起身上去帮忙,那种拳拳到肉的快感原来也会上瘾。

  只不过他还记得吕布的告诫,不敢轻易捅娄子。

  林浩楠仍然得势不饶人,又追上前去踹了安逸生两脚,嘴上不干不干净地骂骂咧咧,身旁的体育生也时不时地帮腔作势,冷不防地踹一脚,看得元昊是热血沸腾,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是吧?!太TMD欺负人了!?

  元昊双手一撑便要跳将下去,安逸生那边刚好被踹翻在地,滚动之际,他的身形上忽然闪出了一层金光,一个老者的身形乍现,一束若隐若现的闪光悄无声息地射向元昊,逼得元昊猛然翻身躺下才躲过,一根金针一般的光束擦着元昊额前的碎发一闪而逝。

  我靠!什么情况!

  元昊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天空。

  忽如其来的震撼让他的心脏激烈地跳动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