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访客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126 2019.07.30 21:43

  一连几天,元昊都在安逸生这里静养,再来偷盗的贼人倒是没见着,除了申一味前来探视,别无他人。

  ”你是不知道,越越去你教室堵了你几次,都没见到人,找人打听了才知道,原来是请了病假,又跑到你公寓寻你,还是一无所获,都疑心你出了事!“申一味一边掏出精心烹饪的饭团,一边缓缓说道:”打你电话也不接,人又寻不到,这两天脾气大的很!“

  元昊讪笑着接过饭团,抓了抓脑袋,”我手机关了,不然解释不清楚啊!胸前这个模样.....这饭团是干嘛的?我现在动都动不了,更别提打了!”

  “这饭团是给你恢复用的!”申一味取出方巾擦了擦手,“臭小子,以为在下只会做些增进的饭团么?我这御灵樊哙可是各项精通的!什么提高体力的,提升灵力的,提升念力、力量的,这点康复功效对在下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元昊捧着饭团左一口右一口地吞下,果然身子都感觉好了许多。

  申一味看着元昊,慢声细语地说道:“学医那小子什么都跟我说了,看样子,这次你们卷进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啊!”

  元昊抿了抿嘴,“眼下,我这边也完全没有头绪了,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一步,原本就是想着跟静灵庭的人混熟了,好打听混沌界怨灵的方位,结果碰上了这事,也不知道我接触的那个东方赦会不会就是前来偷人的家伙,更不知道他派我去处理崇林又是意欲何为!若真是他安排了这一切,恐怕我真是在劫难逃了!”

  申一味皱着眉头摸了摸胡子,“东方赦应该确定是静灵庭的人,如此有违纲理伦常的事,应该不会是静灵庭的所作所为!”申一味看了元昊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若是这个东方赦是私下里干这些勾当,你越露面多反而还越安全些,他更不敢妄下毒手!“

  ”所以.....“元昊看了看申一味,”我应该回去?看这个东方赦如何作为?再判断这事到底是谁干的?“

  ”不错!“申一味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一颗红色的小药丸,”这颗药丸,只可在非常非常紧要的关头,才能服下,此药虽能解一时困境,反噬之力却异常凶猛,非万不得已不要用!“

  元昊接过药丸,放在手掌心中,暗暗吞了口唾沫,心中暗自揣测道:”一味大叔虽然说的头头是道,却又递上这样凶险的药丸,看来他对静灵庭这群人的手段也是拿不准,不知道他是不是也与静灵庭有什么关联?“

  送走了申一味,元昊在院子中活动了一下筋骨,胸前的伤口虽然还是隐隐作痛,但是吃了申一味那个饭团之后,力气倒是恢复了不少,想到这,元昊正准备看一下伤口,院门却开了。

  安逸生引着常越缓缓走进院子来,元昊一愣,正要打招呼,只见常越一脸嗔怒地三两步跑到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打的元昊眼冒金星。

  ”元昊!你是不是仗着我一个女儿家看上你了,就可以随便作践我?吃饭半路偷跑!出了事就躲起来!电话关机一个联系都没有!你是不是当我死了!“常越声泪俱下地吼叫着,倒是把一旁的安逸生吓了一跳。

  安逸生见元昊一脸嗔怪地看向自己,连忙偷偷指了指常越,比着口型,示意这是常越偷偷跟来的。

  元昊傻笑着看向常越,”我这不是.....出了个车祸嘛.....“

  ”车祸?“常越瞪向安逸生,”你不是说摔了一跤么?什么车祸啊?你撞树上了还是猪撞你身上了?“

  ”呃.....“元昊看向安逸生,没好气地说道:”这个....这不是....都说了刚拿驾照别嘚瑟嘛,这小子非要拉着我去兜风,这不是一下撞树上了嘛!“

  安逸生一愣,”驾照?!“

  ”啊!装什么蒜啊?!反正是你硬拉着我才出的事,我这伤反正你得负责到底!“

  ”啊?哦......“安逸生这才反应过来,忙在一旁陪着笑说道:”一定给你伺候好了再说!祖宗!“

  常越扫了他俩一眼,一脸狐疑地冷笑了一下,”吆....还有出车祸只伤一个人的?该不是.......“

  ”哎呦......“安逸生连忙扶着腰长啸了一声,”姐姐....你是不知道,元昊那是伤着皮肉了,我才是伤了筋骨啊,腰椎第八节应力性凸出,坐不得躺不得只能站着!“

  元昊见安逸生如此灵性,噗嗤一笑又连忙掩饰道:”活该!还不是你开太快!“

  常越瞧着这俩人像是在唱双簧,上前拉着元昊说道:”我扶你回你公寓,我给宿管阿姨告个假,给你煲几天汤,需要换药什么的再找这个安逸生。“

  元昊一愣,正要找接口推脱,门外却传来了一阵笑声,三人转头一看,却是东方赦。

  元昊顿时一惊,悄悄地拉了拉安逸生的袖子,轻声说道:”他就是东方赦!“

  安逸生也是一惊,顿时想到内屋还有隐私不便人知,连忙上前去想要关门,东方赦却先一步跨了进来,”哎....我说小子为什么不见人了,原来竟是躲在这里了!“

  元昊大惊失色,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常越,失声说道:“你....你不怕.....”

  “怕什么.....“东方赦微微一笑,右手抬起做了个扭转的手势,整个院落中的景象都在回退,常越更是倒退着出了门,门也自然合上了。

  反倒是安逸生浑然不动地站在原地,一脸警觉地看向东方赦。

  ”哦....“东方赦斜眼看向安逸生,”原来,你这位朋友,也是同道中人!“

  安逸生见识了东方赦的手段,额上滑落了一颗冷汗,”你.....是静灵庭的人!?“

  ”不错!”东方赦甩了一下头发,一身干净利落的白色西服衬得整个人更加雍容华贵,“本来,我是来看看这个小子为什么办好了差事不来领赏,没想到居然碰上了你,才知道原来我的辖区内,还有你这么个人物,看来往日里我倒真是有些疏于管理了。”

  “你....你想怎样?”元昊看着东方赦,捂住胸口轻声问道:“我...在打斗中受了重伤,想着休养一下....”

  “哦?那倒底是想休养.....还是....想逃避什么呢?“东方赦懒洋洋地抬眼看向元昊,一脸的轻浮。

  元昊的手心暗暗渗出了一层冷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