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厨子会武术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202 2019.07.19 19:30

  大喇叭站在纸片簇拥成的云朵之上,饶有兴致地看向元昊和吕布。

  “要找到你费了好大功夫啊!”大喇叭扯着他那尖细的嗓音,冷冷地笑道:“三更半夜在这天台上劳神,会不会有点晚呢?”

  元昊爬起身,装着胆子轻声说道:“你到这里干嘛?又为何要找我?”

  大喇叭呵呵一笑,“找你做什么?你这个无名之辈,只懂得躲在吕布的身后,在下来找的,乃是吕布!”

  吕布坏笑着看了元昊一眼,应道:“找我?你我有什么好谈的?”

  “这个嘛,你身上有点小秘密,在下受人之托,想一探究竟!”大喇叭看了吕布一眼,“关于,一百年前的事!”

  吕布的眉梢微微上扬,元昊也是一愣。

  一百年前,那不就是上个唤灵者的事?吕布上次在现世干了什么?

  吕布冷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元昊,“我若说,不行呢?”

  大喇叭呵呵一笑,“吕奉先的威名,在下可是熟悉的很,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惹您呐!不过,那是从前了,如今您这位唤灵者,在下看来,似乎反倒成了累赘啊!”

  吕布眉头微微一皱,手上的方天画戟攥的更紧了些,“有胆便来试试!”

  “吕大爷且慢!这里毕竟杂乱的很,在这儿动手,在下可不想违反了静灵庭的戒律,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大喇叭狡黠地一笑。

  元昊忍不住插话道:“那倘若我们不去呢?你敢在这动手?不怕静灵庭盯上你?”

  大喇叭摸了摸自己唇上的八字胡,阴险地笑了笑,“若是两位不去,在下只好去找那个叫什么的来着?那个小姑娘,常什么来着?”

  吕布和元昊心头一惊,大喇叭看了看他二人的反应,笑道:“在下若是请不动你二人,动些手脚在那女子身上,还是易如反掌的!”

  “你!你不能触犯静灵庭的戒律!”元昊骂道,“你若伤她,静灵庭岂能饶你!”

  “小子!”大喇叭轻蔑地瞅了瞅元昊,“在下的御灵叫文种,最擅长的便是玩弄人心,在下若要害她,恐怕不消直接下手吧!是人呢,总会过马路,总有人忽发精神疾病,若是有了那么极个别的小意外…”大喇叭的眼神瞥向吕布,“恐怕静灵庭未必全都追查的到吧?”

  “你敢!”吕布瞪圆了虎眼,死死地攥住方天画戟,大踏步地就奔着大喇叭而来。

  大喇叭微微一笑,后撤了两步,“吕大爷且慢,到了地方在下与你战个痛快!此去向西有一河道,在下就在河道等着你们!”

  大喇叭长笑而去,消失在空寂的夜色中。

  元昊紧张地看向吕布,“怎么办?要去找安逸生么?那个蒙面人也不知道怎么联络,这可怎么办!”

  吕布狞笑着看了看元昊,“那小子是你的保镖么?你那日如此仗义,今日那小子可未必,何况,那小子真能打的过文种么?”

  元昊默然无语,看了看夜空,一筹莫展。

  吕布冷哼了一声,便示意元昊快走,元昊默默地看了看天台的护栏,心中暗暗想到,“何时我才能跟那些家伙一样直接飞檐走壁啊!太眼馋了!”

  “我护你的时间太短,若助你飞下去,等下恐怕只能靠你自己作战了!”

  “便是去了,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赢他么?”

  吕布眉头紧锁,看向手中的方天画戟,“我尽力一搏吧!”

  元昊坐着电梯来到楼下,飞奔在漆黑的街道上,早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反而奔跑起来没有了太多顾虑,方才呼吸吐纳攒下的些许气力还没散去,不知不觉间,元昊已经飞奔如风,带起一路碎叶。

  转过一处小巷,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个熟人。

  只见先前常越带元昊去的那家“一味”寿司店的老板申一味身穿白袍,踩着木屐,一手提着一只梅酒,一手打着拍子,醉醺醺地晃荡在路上。

  元昊一愣,立马一个急刹车,装的没事人似的背着脸想要躲开,可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大马路上呲溜窜过来个人,谁也不是瞎子。

  “哎!这不是越越那相好吗?怎么跑这么快?”申一味晃荡着手中的酒瓶子,生生挡住了元昊的去路。

  “申...大叔,我有急事,要去茅房!”

  “左近就有公厕!”

  “我拉肚子得先买药!”

  “我家就在附近,随我去取!”

  元昊心急如焚,急于摆脱,好说歹说绕了个弯转到申一味背后,夺路而逃。

  “慢着点!瞅你那急样!”申一味秃噜着舌头,叫嚷道:“跑太快小心把你尾巴甩没喽!”

  “你才有尾巴呢!”元昊暗暗在心里骂道。

  元昊正要夺路而逃,吕布的声音从心底传来,“回头!”

  “回什么头啊?”

  “你先回头!”

  “哎呀....”

  “再不回头我就被你拉下了!”

  元昊猛然一惊,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只见申一味仍站在原地,悠哉悠哉地喝着手中的梅酒,另一只手却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把宰鱼刀,直挺挺地架在了吕布的脖间。

  吕布一脸惊恐地看着元昊,在心中暗暗说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手中的破刀居然能触碰到魂体状态的我!”

  元昊更是惶恐,呆呆地望向申一味,暗暗骂道:“我靠!这个厨子居然也是唤灵者!”

  申一味一仰头,把梅酒尽数倒入口中一饮而尽,又将空瓶信手一丢,“怎么样?有时间说两句么?”

  元昊小踮脚地凑上跟前,“申大叔放下刀,咱慢慢说!”

  申一味随手将刀一收,不知从哪变出一块方巾,反复擦拭之后放回怀中,“这么晚了还如此着急?想必是要紧事,不会是,关于越越的吧?”

  元昊一愣,犹豫了一下,方才将大喇叭前来约战的事说与申一味。

  申一味挠着脑袋听完,又从怀中变出一根牙签,放入口中咬着,“斗法是常有之事,但若是如此要挟,未免有些下作了,还敢动越越,唔....”

  申一味挠了挠头,一手搭在元昊肩头上,轻声说道:“我呢,隐世已久了,就不强出头了,不过以你这本事,便是加上吕布也难保能胜,我且送个人情给你,也算是为越越好了!”

  申一味再次伸手到怀中摸索,元昊有些挠头了,这申一味的白袍里是百宝箱啊?能摸出这么多东西?

  正赞叹着,申一味清脆地哎呦了一声,“碰....碰住刀了,扎着小胸胸了!”

  元昊尴尬地轻咳了一下,申一味从怀中取出一物摊在手中递给元昊。

  元昊低头一看,却是个饭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