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帮倒忙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088 2019.07.26 13:29

  漆黑的桥洞口,崇林披着麻袋片旁若无人的席地而坐。

  虽然微弱的亮光一闪而逝,但是元昊仍然可以从他的标志性的健硕身躯和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明确辨认出,那就是前些日子和大喇叭一起到学校找安逸生麻烦的唤灵者:崇林。

  灯光渐渐消散,崇林的身子有湮灭在一片黑暗之中,时不时应激性的抽搐了一下。

  吕布伸手挡在了元昊的身前,冷静地说道:“且慢近身,我感觉这个人有些不对劲!”

  元昊看了看吕布,摇了摇头,“这个崇林虽然与大喇叭一起找过安逸生麻烦,但看起来他只是有些执着于武道而已,何况那天还是安逸生出手救了他,应该不会有什么的!安逸生望闻问切那么厉害,分辨黑边应该可以!”

  元昊摸着黑缓缓前行,刚一踏入崇林周边百米的距离,崇林猛然站了起来,肆意展示着他健硕的身躯,唬得元昊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压低了嗓音说道:“我.....我们之前见过的!在....师大,你还记得么?!”

  崇林的脑袋微微颤动了一下,散发似乎已经黏在了一起,如拖布片一般微微晃动,元昊的嗓子有些发干,似乎吕布的直觉是对的,这个崇林真的有些不对劲。

  就在元昊停滞不前的时候,崇林忽然猛地伏身扑了过来,元昊大惊失色,连忙闪开,崇林的行为举止如野人一般怪异,背骨弯曲,四肢触地,如同一只捕食的野兽一般,口中还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吕布显出魂体,提起方天画戟挡在元昊身前,低声吼道:“看样子,这个崇林已经丧失心性了!直接除去便可!”

  元昊从吕布的身后侧身看向崇林,心中忐忑地嘀咕道:”这才几天啊?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小子,那日他受伤之后,可是学医的那小子行了针?”

  “啊.....是啊!”

  吕布回头看向元昊,元昊瞬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质疑,”不....安逸生....没必要动这种手脚的!“

  ”长生术,是禁术,原因之一就是需要做大量实验!“吕布冷冷地瞪了元昊一眼,”这才几天不见,这个唤灵者就变成了这幅模样!你拿什么为他作保?“

  元昊默然无语,看了看吕布面前不远处伺机而动却毫无人性的崇林,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崇林摇晃着脑袋,如行尸走肉一般缓缓靠近,上身微弓,双手成爪状,试探了几下后,猛然扑向吕布。

  吕布挥舞方天画戟,左右格挡,崇林几次不中退到一边,扯着嗓子发出一阵低吼,却像极了野兽的嘶鸣。

  伴随着崇林的低吼,高仙芝的身影渐渐从崇林的背后显现,依然是那般身披金甲,手持陌刀,却可怕的是,高仙芝的面部如同被暗影侵蚀了一般,一道巨大的黑暗物质散发着渗人的黑色耀光从他的左侧额头一直延伸到脖颈,宛如深入躯体的伤痕。

  元昊被眼前的景象吓的不住后退,吕布看样子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景象,不由双手握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

  高仙芝怒睁着双眼,毫无生气地盯着眼前的吕布,就像没了魂魄一样呆滞,但他手中的陌刀却不分由说地直挥过来,吕布架着画戟挡住,但手上承受的力量让他有些大惊失色,连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

  崇林的双手中如金刚狼一般生长出金色的拳刺,找寻着吕布防御的空隙又猛扑了过来,吕布一边格挡着高仙芝的陌刀,一边手脚并用对抗着崇林,眼见着便落了下风。

  元昊站在身后急得手舞足蹈,却不知该如何帮忙,吕布与崇林、高仙芝你来我往纠缠在一起,砂砾飞石四射,高仙芝身上明光铠散发出的光芒愈发耀眼,将整个桥洞下映照的满是金光。

  元昊不知从哪里寻来一根枯枝,回想着那日吃了饭团之后的感觉,想要尝试着上前帮忙,结果感觉没找到,先被几块飞石砸了个鼻青脸肿。

  吕布在战团中眉头紧皱,心中暗暗骂道:”别给我添乱!滚开!“

  元昊揉着肿起的额头,默默说道:”一味大叔不是说过么!静灵庭的人很有可能就在周围窥视!若是我完全不帮手,他们就会疑我,那便再难更进一步了!“

  ”你要命,还是要加入静灵庭?!这种时候我可胡不了你!“

  元昊皱着眉头,看着渐渐落了下风的吕布,心中暗喝道:”如果要永远只靠你一人站在前面,这种窝囊废的日子还有什么好眷顾的?!“

  吕布一愣,一个慌神间胸前早着了高仙芝一脚,被踹出好远,直直地撞在了一堆瓦砾上,崇林挥舞双爪蹬腿便扑了上来。

  元昊心中一急,握着树杈便冲了上来,横身挡在了吕布的前面,崇林却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泛着金光的拳刺瞬间撕碎了元昊手中的木棍,在元昊的胸前留下了四道深深的爪印。

  元昊只觉得胸前一阵温热和刺痛,身子随着扑面而来的劲力横飞了出去,砸在了一旁的水泥墙壁上。

  崇林收爪再上,一阵红光从瓦砾堆中瞬间绽放开来,强大的气劲掀翻了周边的建筑垃圾,吕布单手持戟猛冲出来,直戳向崇林胸前。

  电光火石之间,高仙芝陌刀先到,横插在崇林的面前,死死地挡住了吕布这一击。

  吕布的双眼冒着血红的气焰,凌冽地目光瞪向面前的高仙芝,”打狗要看主人!你....是想死么?!“

  被撞得七荤八素的元昊迷迷糊糊中听到吕布这话,忍不住啐了一口,”你这......“话未说完,一股暖流却从胸中喷涌而出,顺着喉咙涌出口来,流淌了一身。

  元昊强睁着双眼瞧去,却是鲜血横流,口中涌出的,胸前渗出的,都混杂在了一起,很快便染红了周身的地面。

  元昊伸手摸向已经麻木的前胸,深可见骨的四道伤痕处血肉模糊,鲜血正如泉涌一般流淌,元昊撑着一口气,在心中骂道:”吕...吕布!快点!我...快撑...不住了!“

  吕布攥紧了手中的画戟,周身的气焰如火山爆发一样炸裂起来,伶俐地眼神变得更加坚定不移。

  ”放心!不会让你久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