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僵局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265 2019.08.09 12:00

  申一味的肢体膨胀起来了,原本修长的身形变得愈发健硕,甚至有些臃肿。

  “小子!告诉你个秘密!”申一味转脸看向呆滞的元昊和安逸生,“鸿门宴上,项羽要杀刘邦,世人皆以为是项伯的功劳,其实,是因为项羽看到了吃饱的樊哙!”

  吕布原本叉在胸前的双手,渐渐放了下来,即使他没有扁鹊那般洞悉一切的五感,单凭肉眼也可以看到申一味周身涌动的能量了。

  原本彬彬有礼的厨子,似乎正在变成一个满是杀戮之气的屠夫。

  周亚夫的眼中却全然没有这些,他抬脚重重地朝着一处裂隙重踏下来,那只脚瞬间从三人面前的裂隙中伸出,如泰山压顶一般扑面而来。

  申一味的双眼中迸发出一道寒光,他抬起左手,稳稳地接住了周亚夫这一脚,回头看向满是惊惧的安逸生和元昊,小声嘱咐道:“躲开点!”

  吕布的双眼直直地看向申一味的左手,他居然单手就接住了周亚夫的一脚,而且身形纹丝不动!

  正在诧异间,申一味回身又一拳打在周亚夫的脚底,周亚夫顿时一个踉跄,缩脚回身一个踉跄,双眼中也满是震惊。

  申一味的须发缓缓飘起,双手作掌运气成刀,直扑了上去,虽然身形比周亚夫小了许多,气势上却不亚几分。

  申一味的双掌在周亚夫的身躯之上来回切割,却依旧是如同看在岩石之上一般,虽然能削下皮屑,却始终无法触及血肉。

  周亚夫顿时打起十二分精神,手脚并行,连连上攻,试图以功为守,打乱申一味的行动。

  申一味的力量似乎已经提升到了与周亚夫同一水准之上,两人你来我往数回合,却是都占不到便宜,勉强打了个平手。

  安逸生气喘吁吁地站起身来,冷静地盯着周亚夫的举止,“不....不行,这样伤不了他的!申一味大叔便是可以和他打个平手,终究无法伤到他的身子,怎么制住他?!”

  元昊担忧地看向申一味,心中担心的却是别的方面,“申一味的饭团都是有副作用的,我上次吃了力量饭团,过后几乎一晚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申一味大叔此刻若只是平手,那等饭团功效一过,我们依旧无法战胜周亚夫!”

  元昊回头看向校门口,拥挤的人群依旧在纷纷围观,心中更是担忧,”吕布!快想办法!申一味大叔无法一直扛下去的!“

  ”还用你说?!“吕布仔细地盯着正在挥舞重拳的周亚夫,双手已经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随着一声巨响,周亚夫再次被申一味打倒在地,压倒了一片围墙,周亚夫顺手抄起了一辆中巴车,砸向申一味。

  申一味本欲追击,却看到中巴车中竟然似乎还有人影,连忙收了架势,顺手接过来送到一旁空地,周亚夫的巨拳却随之而来,生生打在了申一味的后背上,连同那辆中巴车一同被砸在地上,形成一处巨大的凹陷。

  申一味挣扎着从水泥中站起来,从中巴车残骸中抢出一个惊慌失措的小女孩来,安逸生连忙飞奔上去接住,申一味皱着眉头,看向周亚夫,轻声说道:”看样子我吃饱了也奈何不了这家伙的绝对防御,项羽的金甲我都可以示若齑粉,但这家伙,你们快想办法吧!“

  安逸生连忙点了点头,将怀中那吓傻了小女孩送到远处空地,早有痛苦流涕的家人赶来迎接了。

  元昊看着如同铁塔一般的周亚夫,手心中都渗出了一丝冷汗,申一味翻身再上,与周亚夫拳脚来往,周亚夫却仗着绝对防御故意卖破绽将申一味引入重地,再左右夹攻,往来几次到是申一味吃了不少亏。

  吕布的眉头越锁越紧,元昊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发现吕布一直在盯着周亚夫脸上的那处裂痕。

  ”你是在想那处裂痕么?“

  ”对!“

  ”崇林半张脸都是这样的裂痕!“

  ”对!“

  ”所以周亚夫也有裂痕,这不是很正常么?“

  ”对!“

  ”那你看他做什么?“

  吕布冷冷地瞥了元昊一眼,”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裂痕?!“

  ”因为.....他们被人篡改了七魄?!”元昊一脸疑惑地看向吕布,“扁鹊不是解释过么?七魄主肉体,被修改了之后,其实就已经不是刚刚好了,必然有漏洞......漏洞?!”

  安逸生转脸看向元昊这边,连忙问道:“吕布的意思是,那处裂痕,不但是被篡改了七魄的象征,还是肉体的漏洞?!”

  吕布点了点头,似乎有些不放心,又摇了摇头,“我....并不确定!”

  元昊略带失望的看向安逸生,安逸生一咬牙,边说边冲了上去,”是与不是!一试便知!“

  安逸生陡然加入战团,让周亚夫和申一味都有些意外。

  安逸生却是虚晃了一枪,伺机绕到一旁,借住一旁的一处倒塌的三层小楼,蹦向周亚夫的头部,随手一挥,无数金针划空而出,射向周亚夫侧脸上的那处裂痕。

  眼看便要中了,忽然裂痕之上一道裂隙当空打开,金针尽数射入其中,安逸生正在诧异,又一道裂隙在他背后悄然打开,金针从中蜂拥而出,安逸生连忙一个空翻躲过。

  元昊在下面看的仔细,不由惊喜道:”是了!他之前并不在意那些金针的,这次却特意如此,必然那里就是弱点!“

  元昊兴奋地看向吕布,却见吕布仍然是满面愁容,顿时惊怪道:”你....怎么还不上?这不是已经找到弱点了么?“

  吕布冷笑着看向元昊,”正面有申一味和樊哙吸引,学医那小子和扁鹊在侧面偷袭,尚且被周亚夫化解了,若要打中那处弱点,非第三人不可!“

  吕布轻蔑地看着元昊,冷笑道:”可是你这个弱鸡,便是合源,也只有十秒,怎么打?!“

  元昊皱了皱眉,却无话可反驳。

  周亚夫这边,安逸生既然确定了裂痕便是周亚夫的弱点,自然始终围绕着周亚夫的头部来打,却是几次都没得手。

  申一味看出了安逸生的意图,自然在正面拼命地吸引周亚夫的注意力,但,始终无法打开局面。

  元昊站在远处,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局面,脑海中飞快地设计着战斗的路线和方案。

  吕布一言不发地斜着眼看向元昊,似乎在等待着元昊了指令。

  安逸生和申一味的动作已经愈发迟缓了,周亚夫却似乎完全没有疲倦的意思,局势逐渐在倒向周亚夫一边。

  吕布心中其实已经万分焦急了,但他始终有一种错觉,或者说是一种期待,这小子到底有没可能想法办法?!

  过了片刻,元昊死死地盯着周亚夫脸上的裂隙,双拳缓缓放开,轻声说道:

  ”吕布,跟我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