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无处可逃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126 2019.07.14 12:00

  安逸生冷冷地回头看了元昊一眼,低声说道:“你以为吕布可以坚持多久?就凭你的那点力量,若非吕布瞬间爆发,只怕很难与那个带文种的人抗衡!”

  元昊闻言一愣,吕布的声音也缓缓传入脑海,“战神之力可以让我在短时间爆发出十倍以上的力量,但持续时间却很短!而且一来我刚刚经历了轮回死祭,力量尚未完全回复,二来,你这个菜狗,居然还会降低我的实力!”

  吕布的声音明显有些嗔怒,骂的元昊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爆发战神之力时,便是项羽也要忌惮我三分!如今居然连一个唤灵者的纸墙都突破不了!你原来是个负数般的存在啊!”

  元昊苦笑着告了饶,看向安逸生,“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你都知道些什么?”

  安逸生看了一眼元昊身旁呆若木鸡的常越,浅浅地笑了一下,“对不住这位姑娘了…”

  话音未落,安逸生手中飞出一枚金针,直插在常越的脖颈间,常越完全来不及反应,便瘫倒在元昊的怀里了。

  “你干嘛?!”

  “别激动!我只是让她暂时昏睡了一下!她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元昊紧紧搂住瘫软的常越,虽然嘴上止不住的埋怨,心中却是暗爽,干得漂亮,伙计!

  吕布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安逸生慢慢地向前踱着步,“我的御灵,是神医扁鹊,念力系的翘楚,望闻问切四诊法炉火纯青,我的感知能力自然非同常人,所以就算你的基元再不够看,我也感应的到!”

  元昊噘了噘嘴,不服气地哼了一声。

  “方才吕布瞬间爆发战力,旁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扁鹊可以看到他维持状态的时间不多了,所以用心语告诉了我!”

  “那个文种不是可以窥人心事么?”

  “有扁鹊在,那些偷鸡摸狗的暗招近不了我的身,所以他根本无法看透我!”安逸生冷冷地回应道,“今日这两个白职着实棘手,若不是被这女孩闯入,我恐怕会被那个崇林逼入绝境!飞蝗箭和忘川驹,只是这两招我便不得不请扁鹊出战了!”

  元昊看了看一脸冷峻的安逸生,“你有扁鹊这么强的御灵,为何却独自作战?”

  “呃……”安逸生沉默了片刻,回答道:“我还需要他为我做另外一件事,不能在战斗中损耗太多力量!”

  “另一件事?”

  “就是惹怒静灵庭的事!”安逸生别过头,似乎并不愿过多解释。

  大门口的行人来来往往,但毕竟是晚上了,人越来越少。

  安逸生引着元昊继续朝人多的地方走去。

  走不两步,就发现大喇叭已经死死地站在了马路中央,一脸阴笑地看着他们。

  而崇林,就站在校门口里面。

  安逸生收起那片刻的慌张,冷笑着看向大喇叭,故意看了看左右的行人,似乎在说:这里这么多凡人,你敢在这里动手么?

  大喇叭冷哼着敛了笑,双臂下垂十指张开,无数若隐若现的灰烟顺着大喇叭的手迅速散播开来,悄悄地冲向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

  安逸生暗暗叫道:“不好!”

  “啊?”元昊一愣,看向安逸生,“什么不好?!”

  安逸生死死地盯住大喇叭的双手,“文种是幻术系的御灵,他可以洞察所有人隐藏心底的欲念!他要制造幻觉控制这些行人的举动!他!要清场!”

  果然,不多时,灰烟陆续涌入了行人的身躯,行人们纷纷状况频出。

  一群女孩尖叫着跑向空无一人的远方,“欧巴来了?怎么可能!快去拍照啊!”

  几个男孩挽了袖子便冲进校内,“敢跟贫僧抢师太?活腻味了?”

  就连校门口的保安都纷纷提了裤子冲去厕所,“明明都去过了,为什么总觉得快拉裤裆了!”

  不消片刻,原本喧闹的校门口,竟然走的一个人都不剩了。

  崇林捂着肋间,随手掷出几颗石子,便将门口的监控摄像头打了个粉碎。

  安逸生的脸颊上,斗大的冷汗缓缓花落。

  元昊搀扶着常越,无助地看着步步逼近的大喇叭,心中大喊道:“吕布!吕大爷!快出来啊!干掉他!”

  吕布缓缓地从元昊的身体中飘散出来,却并非实体形态,而是虚无缥缈的混体。

  “刚刚散气归元,我根本无法快速回复力量!”吕布鄙视地瞪了元昊一眼,“若用你现世中的事物来比喻,你的基元之小,就像在用五号电池给特斯拉充电!”

  扁鹊也从安逸生的体内闪出来,却是一身幽兰的荧光,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吕布看元昊的眼神更加鄙夷了。

  “你们两个还有心情逗乐?”安逸生左手持剑右手持刀,紧张地看向眼前已经唤出文种的大喇叭,“打起来自己照顾好自己!”

  元昊一手揽着常越,一手抬到胸前,摆好了架势,但失去吕布的力量加持,不到一百斤的常越此时都几欲从他怀中滑倒了。

  大喇叭阴笑地走上前来,袖中的纸片如蜂群一般纷纷涌出,悬于半空蓄势待发。

  崇林再次与高仙芝御灵合源,变身成为四只手臂的怪物,从校门口方向逼近过来。

  元昊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不安地念叨道:“怎么办!怎么办!我还很年轻,我不想死啊!”

  吕布此时是混体状态,元昊的基元也完全不足以让他自由发挥他的真实能力,只能无助地看向逐步逼近的大喇叭等人。

  若是一对一,安逸生自信与扁鹊可以轻松应对,但若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大喇叭的纸片齐齐震动,发出令人惊惧的沙沙声,文种两袖的灰烟也如蜿蜒的触手一般慢慢伸展了过来。

  忽然不知何处刮起了一阵狂风,转眼之间已从微风徐徐变成了狂放的飓风,直将大喇叭的纸片蜂群齐齐打落在地,文种的灰烟也随风而逝消散的无影无踪。

  大喇叭神情大骇,无助地四下望去,“是谁?!如此大胆?!”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一棵大树上阴暗的树冠中传来,“无论黑白,皆是些不守规矩的怪胎!口口声声循规蹈矩,事到临头还不是会谋私?!”

  大喇叭面如死灰,厉声骂道:“什么人!现身说话!”

  一道青烟从树冠上一跃而下。

  却是元昊先前在密林中看到的那个蒙面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