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世间情为何物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021 2019.07.22 20:30

  大喇叭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文种的双手处灰烟也散的没有那么快了,只是他的面容便得愈发憔悴。

  文种阴郁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元昊,“没想到,你的背后居然有人助你!”

  元昊微微喘息着,心中却是乱如麻,一方面他感觉到他的气力正在迅速退潮,面上却不能显露出一点疲惫,另一方面吕布刺死了大喇叭,这尸首怎么办?就扔在这操场上?明天怕不是要来查凶杀案?

  文种冷冷地看向大喇叭,“早知至此,听那人的话直接绑了这女孩不就万事大吉了....”

  “那个人究竟是谁?”吕布提着方天画戟,缓缓走上前来。

  文种的身形愈发模糊,竟有渐渐消散之意,他冷冷地看着吕布,笑道:“文种知道是谁,却不愿说与你听!”文种扭头对着元昊轻声说道:“你这小子,可能完全不知道你碰上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烫手的山芋,你一点都不好奇他为什么一定要一百年才离开修罗界一次么?吾等御灵唤者众多,或许我们明天就能再见!”文种朝着吕布投去了轻蔑地眼神,“事出有异必有妖,小子,好自为之吧!”

  元昊一愣,正要追问,文种的身形已经化作灰烟消失不见了。

  而一旁大喇叭的身子,也如干裂的水泥石雕一般,迅速硬结、干枯随风而逝了。

  “原来唤灵者的下场这么惨?!”

  “若是你死了,也是这样!”

  元昊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吕布,“文种刚才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吕布像没听见一样,转过了头,看着地上躺着的常越,“我们还得把她送回去!”

  “问你话呢!你打算什么都瞒着我?”

  “知道的越少,对你越好!”

  “这就是信任对么?你可真会找理由!”

  两人正在喋喋不休的争吵,一旁的常越忽然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竟要爬起来,元昊大惊失色,慌忙要逃,吕布却一个箭步上前,一记手刀直接将常越打晕。

  “我靠!你下手太重了吧!”

  “难道要她看到你我在此才开心?”

  “那你可以轻一点嘛!”

  “你来!”

  “我....”

  元昊气鼓鼓地走上前去,试图抱起常越,脚下却是一软,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了。

  “你这小子!碰瓷是吧!”

  元昊有气无力地白了吕布一眼,“我这明明是没劲了好吧!看来那饭团有后遗症啊!我这会站都站不住了!”

  “我!....”吕布狠狠地瞪着元昊,又看了看常越,远方的天空已经泛青了,再不送她回去该露馅了。

  吕布没好气地扛起常越,一手拖着元昊的小腿,向女生宿舍走去。

  ”哎呦!”

  “头!”

  “嗯!”

  元昊脑袋在后面地上拖着,各种碰头,什么台阶,柱子,逮什么碰什么,疼得他连连告饶。

  吕布却似乎并不理会,来到宿舍楼下,深提一口气,一跃而上,从大喇叭方才下来的地方又钻了回去,一眼就认出了楼道中唯一开着的那扇门。

  将常越归还到位,吕布这才扛着元昊闪出宿舍楼,回到家中。

  元昊瘫软地躺在床上,吕布却似乎有心事一般,飘在窗户外面,看着渐渐发白的天际。

  “呃.....”

  “一百年前!我跟随那时的唤灵者,在一群人的帮助下潜入静灵庭,突破了甬道去往修罗界!”吕布知道元昊要问什么,提前便打断了元昊的话音,“因为他想要去见他的妻子,一个误以为是他下手杀死自己的女人!”

  “为什么要去见?人死不能复生!”

  “因为如果不解释清楚,他的妻子很有可能会像貂蝉一样遁入轮回,他就将永远失去她!”

  “遁入轮回,也就是继续活着.....”

  “失去了这一世的记忆,人还是那个人,魂呢?没有了记忆,和换了一个人有什么区别?”

  吕布的语气明显低沉了许多,元昊歪着脑袋看向飘在外面的吕布。

  他渐渐有些明白吕布的意思了,就像常越这样,她失去了作为貂蝉的记忆,所以她根本不认识吕布,她会再爱上别的男人,对于吕布来说,和换了个人没有任何区别。

  世上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我在你面前,你却不再认识我,我还记得爱你的感觉,你却早已忘了应该爱谁。

  品味到了吕布心中滋味,元昊觉得剩下的问题,还是改日再问吧,天已经微微亮了,赶紧睡一会还得起来上课。

  在一阵刺耳的闹铃声中,元昊迷糊着眼,机械地重复着早晨的各项工作,如孤魂野鬼一般飘到学校,推着自行车行走在大道上。

  迎面刚好碰到了同样一脸困倦的常越,她一边揉着脖子,一边一脸懵逼地走向教室。

  两人的眼神一碰到,各自便尴尬地躲闪着视线,脚步却都迈不动了。

  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旁,两个人无声无息地面对面站着,却是谁也不知第一句话该怎么开口。

  正在两人僵持着,肥川开着他的座驾一溜烟地急刹在了路边,“越越!这小子挡你道了是吧?元昊,你丫胆儿挺肥啊!癞蛤蟆还想.....”

  “闭嘴!”常越扭脸申斥了一句,伸手挎着元昊的胳膊就朝教室方向走去,只留下肥川一脸便秘的表情。

  “学....学姐,我.....”

  “别说话!别让我在他们面前丢人!”

  “我....教室在另一边!”

  常越一脸嗔怒地甩开元昊的胳膊,怒瞪着元昊,“你真是个呆子!”

  元昊一脸懵逼地看向常越,却是不知如何收场。

  常越委屈的双眼婆娑,一副让人怜惜的表情,元昊却是冒了一背冷汗,手足无措。

  忽然元昊的四肢仿佛被人接管了一般,不再听从元昊的使唤,他快步走上前去,张开双臂将常越紧紧地拥抱在怀中。

  “吕...布你....”

  “她已经忘了她是谁,她不是我的貂蝉了!”

  吕布放开了元昊的手脚,从他的身躯中闪出,一脸平静地看着眼前相拥的两人。

  “你若想放手,就放手吧!”

  “想得美!反正也背锅了,再抱会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