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附体之灵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静灵庭的手段

附体之灵 秋风挽珠帘 2204 2019.07.18 18:30

  薛懿缓缓抬起左手,检视着手中的纸牌,轻声嘟囔道:“对付你们,那便选这张吧!闵冉!杀胡令!”

  薛懿抽出一张纸牌,信手一抛,闵冉隔空接住,纸牌如金粉一般散落,闵冉的周身散发出一股黝黑的气息,似乎每一处经络都在缓缓收紧,身形上渐渐显现出了如蚯蚓一般的血管,迸发一阵又一阵的煞气。

  “杀胡令!对手是慕容家的,慕容,鲜卑!赶得真巧啊!”吕布冷笑道。

  元昊看着闵冉逐渐膨胀的身躯和肉眼可见的实力增长,不由轻声问道:“杀胡令,是什么?!”

  “那是闵冉的绝学,五枚杀胡令,对应他的五种能力,每释放一张杀胡令,他便可以解锁该能力的限制,爆发出不一般的力量!鲜卑牌,对应的便是力量!”

  元昊呆呆地看向闵冉,他似乎已经完成了成长,如杀神一般死死地盯紧了眼前这两个慕容家的御灵。

  也不知是绝对实力的压制,还是身为鲜卑人对闵冉本能的恐惧,那两个方才还张狂的御灵,此时的脸上却写满了恐惧二字。

  薛懿并没有打算拖延,随着闵冉的成长完毕,他如同猛虎一般冲向了眼前这两个壮汉,闵冉也挥舞着手上的战戟一跃而起,劈向面前的御灵。

  激战卷起了狂风,裹挟着玻璃碎片、水泥渣滓从十字路口处蜂拥而来,拍打在广告牌上啪啪作响。

  元昊连忙躲避在广告牌后面,用力地扯住衣领,一阵阵的狂风已经快要把他都给吹散架了。

  吕布此时却是魂体状态,完全不惧飞沙走石,只是冷冷地站在广告牌外观战。

  金器相交的声音和不间断的嘶吼声响彻天空,也不知过了多久,声响忽然戛然而止了,狂风也渐渐消散,元昊悄摸着探出头来,只见偌大个十字路口已经几乎给掀的个底朝天,那两个壮汉已经被死死地按在了水泥路面之下,而他们的御灵已经恢复了正常体型,亦虚弱地倒在了一边。

  薛懿站在一处翘起的水泥板上,轻蔑地望着眼前的两个手下败将,闵冉已经转为了魂体,同样若无其事地飘在薛懿的身后。

  “仅用了一张牌!便可以一敌二了!”吕布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明显是在强压住激动的心情。

  元昊瞅了吕布一眼,“你没跟他打过么?”

  吕布轻轻地摇了摇头,“闵冉在修罗界的时间并不久,现世的唤灵者几乎不会让他空闲很多时间的!”

  “不过…”吕布低头沉吟了一下,“闵冉曾经与项羽交手过,三张杀胡令便已可以和项羽打到平手了!”

  “三张?!”元昊吃了一惊,“那五张全开岂不是吃定项羽了?!”

  “当他准备开第四张时,他被唤灵者召唤到了现世,所以项羽并不算是败了!”

  元昊心中盘算了一下,吕布是败给了项羽的,项羽又极可能打不过闵冉,那吕布此时又不能发挥全部实力,那岂不是说,那个薛懿一旦发现了我的存在,闵冉就吃定吕布了?!我不就玩完了?

  元昊慌张地看了一眼吕布,“咱们还是混在人堆里闪吧!别给发现了!”

  “走?四下都是结界,硬闯的话岂不是更会暴露目标!”

  元昊默然无语,探头看向那个薛懿。

  薛懿缓缓地蹲下身子,抬起左手,食指点向太阳穴的位置,轻声说道:“闹事的御灵已经处理了,可以收垃圾洗地了!”

  薛懿看了看地上两个奄奄一息的壮汉,不屑地冷笑了一下,站起身子,松开两个袖子,整了整衣衫便向南边走去了。

  元昊正在诧异,两个身着白色胡袍脑袋罩在白色头巾里的人不知从何处一跃而下,冲着那两个壮汉手中飞快的结了一个复杂的印记,不消片刻,四人的身形便渐渐消散了。

  一个身穿西装身形瘦长带着一副浅棕墨镜的男人缓缓从一座楼内出来,一脸无奈地看了看周围惊恐的围观者和整个被掀了个底朝天的十字路口,轻轻地摇了摇头,额上的那挫卷毛也随着晃荡着。

  “这个应该就是静灵庭负责收尾工作的家伙了!这个结界,该就是他的把戏!”吕布压着嗓音,轻声说道:“我先回基元里护住你的元神,不然他的小把戏会让你也忘记方才发生的事!”

  元昊刚点了点头,只见那个西装男人手中绽放出炫目的光芒,整个结界内所有人都如同回放一般重复着先前的动作,连元昊也不自觉地开始重复刚才的一系列动作。

  所有人都在回退着,从结界的边缘慢慢退回到奔跑四散的伊始,元昊瞠目结舌地看着所有人都在倒退着行走,陆陆续续退回到原本的位置上,但那些被破坏的地面、窗户、招牌等等却纹丝不动。

  “原来如此!这家伙的结界只能回退肉体凡胎,并不能让所有的一切复原!”元昊的身子在不受控制地退回咖啡馆,吕布的声音渐渐传入脑海,“一次性操控这么多人,这家伙的控制力和幻术真是高深莫测!”

  元昊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事物在陆续后退,眼神慌张地四下查看,却发现其他路人的眼神都是死死地盯着前方,重复着之前的形态,似乎没有像他这样还能自有查看。

  正在此时,元昊退到了咖啡馆的门口,与那个西服男人擦身而过,他惊惧地眼神正好与西服男人的双眼撞在了一起。

  元昊明显看到了西服男人眼中的疑惑,他的心顿时沉了下来。

  元昊终于退回了工作中的水台,重复着摆放水杯的动作,一瞬间,他的身体又恢复了自主,他猛然站起身子,店内的客人们一如刚才那般都是忙呼手上的事。

  店外,十字路口的巨大改变引来无数行人的围观,但似乎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原因,一个人从倾倒的汽车中爬了出来,一脸的懵逼。

  “就这样?”元昊自言自语道:“他们都已经被抹去了刚才看到的东西?”

  “连同他们刚才拍下的画面!”吕布的声音渐渐传来,“他们不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许一会就会有消息说是其他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切!”

  “好吧!”元昊无奈地摇了摇头,蹲下身子正要去继续摆放杯子的时候,一双皮鞋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可以帮我加点奶么?”

  元昊一边应声一边站起来,可就在他接到对方端着的咖啡时,他才发现,站在面前的,是方才那个穿西服戴浅棕墨镜的男人。

  “我觉得你很特别,跟我聊聊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