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4章 电脑中毒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汴塘舞仕 2062 2019.11.19 02:05

  4月底的一天上午,我准备发一份传真,刚打好草稿,想请李红梅帮我打印出来。当时她正在帮穆才林经理整理一篇3000多字的管理条例,接了过去之后,说让我稍等一会儿,她快打好了,马上就给我打。

  我回到座位上刚坐好,就听到李红梅和康小姐,还有刘经理他们同时“啊”了一声,把我们吓一跳。扭头一看,他们的电脑都黑屏了,刚开始我们都以为是工厂停电了,但是再一看,不对啊,车间的机器还在“轰隆隆”的响着呢,办公室的灯也亮着呢,没有停电啊,可是他们重启了一下,电脑还是开不了机了。

  刘经理蹲在那里,“吭吭哧哧“的鼓弄了半天,抓耳挠腮的,电脑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没有办法,穆经理只好跑去隔壁泰华厂,请来了他们维修部的一个电脑人员来给看看。

  那哥们瘦瘦高高的,黑黑的,看了他胸前的厂牌,名叫张先涛。他放下工具箱,坐到电脑跟前卸掉主机旁边的挡板,吹了吹,拔了几条线,然后又给接上,又问了一下情况,最后判断说,可能是硬件出了问题了,不过这是小问题,你们等一下,我来试试。没有办法,要听人家专业人员的啊。

  只见他“嘁里喀嚓“的把电脑拆了,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满头大汗,插上电源,开机一试,还是不行。李红梅的嘴当场就撅起了有半尺高,为啥呢?因为穆经理那篇3000多字的条例,她花了半个小时才打了2000多字了,还没有来得及保存呢,即使电脑修好了,也肯定要重新再打了,半个小时的辛苦付之流水了,搁谁身上能不气?呵呵呵。

  张先涛那哥们刚来的时候,还是意气风发,气定神闲呢,现在蹲在那里,手足无措,眉头紧锁。刘经理在跟前也急得一个劲的挠头,还不时的问这问那。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问李红梅,今天几号啊?李红梅小眼一瞥我,咋了,小样吧,又想领工资了,才发工资几天啊,今天才26号。

  奥,那是不是电脑中毒了啊?CIH病毒,你知道吧?

  李红梅小眼睛一翻,忽然一亮,说,哎,这个我知道哎,真的可能就是这个病毒奥,不然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三台电脑同时出问题了呢?要不,你去和刘经理说说。

  我说,你是电脑人员啊,你去说吧,我把这个立功的机会让给你了。

  小样吧,这是啥立功的机会啊,我要能说英语,早就去了。你别在这里嘚瑟了,快去吧,我等下先帮你打传真行了吧?

  人家李红梅都这么说了,我不能再磨叽了,起身找到刘经理,把大概的意思给他一说,就是这三台电脑同时不能用了,肯定应该不是硬件的问题,今天是26号,我想可能是中病毒了,CIH病毒,最近两年很厉害的一种病毒,一般都是每月26号爆发。

  刘连植睁大了眼睛沉思了一下,说,唐,这个很有可能,你会修不?你没有问题?

  我连忙摆摆手,刘经理,这个我可不在行,我只知道以前学校里的电脑中毒了,就是用杀毒软盘,把电脑杀下毒就可以了。

  刘经理说,那你问下这个修电脑的,他能杀毒吗?

  我一问这个张先涛,他说,有。

  我说那您杀杀毒试试,死马当活马医呗。

  刘经理也凑过来,撅着嘴问道:没有问题?

  这哥们跑回泰华厂很快拿来一个软盘,进入系统把三台电脑逐一杀毒,过了没多久,大功告成,电脑修复成功。刘经理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唐,果然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张先涛长出了一口气,对我说,谢谢你奥,我咋没有想到是CIH病毒呢,呵呵。

  我说,谢啥啊,我也是忽然想起来的。趁着他收拾工具的时候,我顺便问了张先涛一下,深圳这边公司现在一般的电脑打字输入都是用什么打字法。

  他告诉我,由于深圳南方人多,拼音不好,所以这边外资公司都是用五笔输入法,台资厂都是用仓颉或者注音,不过五笔也有。

  看来这个电脑打字还是要学的,学会了五笔,应该是什么公司都可以通用的,我现在对五笔是一知半解,只知道个皮毛啊。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跟着李红梅学习五笔,其他几个人听到我和李红梅在那里叽叽咕咕,问我们在干啥,我说我在认师傅啊,学习五笔打字呢,他们一听也嚷着要一起学。因为成贤工厂电脑是专人使用的,所以李红梅先给我们每个人打了一张五笔字根表,让我们先背,背熟之后,然后再学着怎么拆字。

  那段时间,在办公室里互相提问,拆字,成了我们难得的乐趣,而李红梅很是认真的,每天都监督我们,甚至搞了几张纸键盘,让我们有空的时候就多模拟练习一下。这个技能为我以后的工作帮了大忙,因为到了外资公司之后,所有的文件都是自己做,没有专门的来帮你做这些事,而且面试也要考打字速度的。

  通过维修电脑这件事,我和张先涛搞熟了,并且得知他宿舍里有个二手电脑,都是他利用公司淘汰下来的硬件自己组装的。我就经常过去他宿舍找他玩,顺带用他的电脑练练手,学习学习啊。而且还跟着他像模像样的学了几句广东话,什么“雷吼”,“雷海冰果”,“雷海冰斗”,“吾好中意雷啊”,“吼塞雷啊”,等等,感觉还满有趣的。

  慢慢的随着相处的时间长了,才知道这哥们的故事,他是益阳人(和我们品质部的洪顺宁是老乡,有一次他来宿舍找我,和洪顺宁一攀谈,原来两人还是一个县的,离得很近,两人关系迅速升温,他也经常过来找洪顺宁聊天),高考后上了长沙一个什么专科学院,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和绝大多数湖南人一样出来广东闯荡。他来广东的第一站是广州,因为那里有他的很多亲戚朋友,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嘛,但是广州的工作机会毕竟没有深圳,东莞那么多,所以他找工作也是找了好久,弹尽粮绝,疲惫不堪,信心全无,还是没有一家公司愿意给他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穷途末路之际,无奈彷徨之时,他的亲戚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让张先涛跟他们一起干。

  这些亲戚是干什么的呢,张先涛自从来了广州之后都是早出晚归的找工作呢,所以他确实不知道,只知道这些亲戚们平日里小日子过的很滋润,经常大吃大喝的。现在既然亲戚们邀请他一起干,肯定要如实相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