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0章 文瀚跋扈 姚帆色盲梅清爱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汴塘舞仕 2200 2019.11.19 15:56

  说着说着就扯远了,我们工厂呢,有两个货车司机,就是那种六米半的厢式货车,前面两排座能坐人的,我们工厂包他们的车,每月费用6000元,另外油费,过路费由公司承担。

  一个呢,是肖司机,未婚,黑瘦,坪西村本地人,沉默寡言,为人也很好,很守规矩,每次到了办公室都是到一边坐下来看看报纸啥的,他的车子也保养的很干净利落,因此也深受韩国人的喜欢,平时出个门啥的他们都是坐肖司机的车子。

  另一个呢,就是李司机,这小子是紫金人,白胖,肥头大耳,住在龙岗,两个儿子,一个5岁,一个2岁。这小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尤其是非常好色。每次来工厂拉货时候,只要逮住空闲,就一定要拉着我们聊天,不是泡妞就找小妹的事,否则就没有话题聊了。不过他特别怕厂长,每次看到厂长远远的过来了,或者瞅了他一眼,他立马就老实了。

  李司机还悄悄的告诉我们说,他见过好多次许文瀚去龙岗找小妹,甚至去年还得过性病,是他把许文瀚带到了南联的一个诊所才治好的。哇,这可把我吓坏了,以后再也不能借东西给他了,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必须与他保持距离。

  许文瀚首先比较喜欢在我们这些男员工面前摆谱,以显示他与我们层次不同,其次他觉得自己和同级别的姚帆,石章华他们不一样,柯中夏是个主任,肯定比他低,况且小柯是从他手下干上来的,所以许文瀚每次和这些人开会就眼睛长到额头上去了,盛气凌人的,有时候就违反程序,不经过翻译和他人的感受,叽里呱啦的直接和韩国人讲鲜语,我发现整间办公室的人好像都不喜欢他,除了甄善美和他关系还可以,不过也经常说他两句。

  但是许文瀚和办公室那些女生相处就是另外一套模样了,轻声细语,打情骂俏的开个玩笑啊,趁机摸一下人家女孩子的小手啥的,又完全没有了一个主管的样子。

  另外我还发现他最喜欢和穆才林杠,看不起穆经理,每次开会的时候,穆才林说什么他都要反驳,好像他是经理似的,反正两人是死对头,穆才林就很恼怒,但又无计可施,毕竟很多东西他不懂啊,因此他就气得经常拉着甄善美去权厂长那里告状。

  而厂长也只是把许文瀚叫过来准备调解一下,可是许文瀚就不等翻译说话,反正乌拉乌拉的一通讲,穆才林也听不懂啊,有时候还和甄善美说几句,穆才林也不知道他们俩是勾结了还是咋的,反正每次穆才林都气喘吁吁,干瞪眼。

  对于我,许文瀚那就更是严防死守的,虽然他只是个高中生,但是咱对他没有任何的歧视,相反对于这些有着丰富工作经验,能够沉稳淡定的处理工作中的各种突发问题的老优秀工作者们,咱是充满了尊敬之情的。

  其次,由于我的英语比较好,能够和韩国人直接沟通,直接越过了翻译和他这一层,让他有一种不安全感。

  综上两点,他的策略就是牢牢压制住我,把我作为潜在对手牢牢掌控在手里,可是对我来说,就非常的冤枉,因为我很清楚,成贤厂绝对只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小跳板,我的人生绝对不可能是在这样一个小厂里啊,我的想法就是在这里做到6月份,然后回去学校进行论文答辩,拿到毕业证之后要进关内的。

  有一天,我去车间,经过生产部办公室,想去找姚帆聊两句,进去后,看到他正拿着一束排线在看呢,看到我进来,忙摆手让我过去,我赶上上前,问他,老姚,啥事啊?

  只见他举起手中的排线,拨拉出几根线问我这是什么颜色?

  我一愣,心想,老姚,我靠,你这是考我?也不对啊,考我也不会考颜色啊,先如实回答呗。

  然后我俩聊了聊NBA,便离开了。

  后来听别人说,这姚帆是个色弱,靠,色弱还能做生产主管?后来还听说,这姚帆其实不是75年的,他其实是78年,那如果这个年纪属实的话,那他的学历也应该不是真的吧,简历也不是真的吧(你想一想,他78年,才20岁,怎么可能上完了大学本科,还有两三年的其他工厂的工作经历呢?难道是少科大毕业的?)?

  我后来细细一想和他平时交往的一些细节,这家伙有些想法确实不太成熟,甚至有点幼稚,平时只是觉得他个头大,面相老些,可是他又是怎么应聘进来的呢?原来他是成贤公司的客户-LG电子(惠州)有限公司的物料部部长朱涌泉介绍进来的,这个朱涌泉好像是姚帆姐姐的同学,听说朱涌泉后来辞职和他老婆一起去河源承包了500亩地,专门种蔬菜供应深圳,生意很好。

  经过了这一个来月,我才搞明白,原来深圳是深圳,龙岗是龙岗,这里离深圳市区还有60多里路呢,我所想要的生活是在深圳而不是龙岗,听说深圳市内罗湖区的深圳人才大市场才是真正招聘白领的地方,只有市内的外资贸易公司和关外的有相当实力的大工厂才有资格去那里招聘,而且市内工资高,公司正规,但是进到深圳市区一定要有边防证才能进去,真是搞不明白本国人进自己国家的领土,又不是出国,为啥还要边防证呢?而据官方说法是,这样才能有效的控制进关内的人口,便于治安管理。

  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和观察,我发现梅清和姚帆关系暧昧,说他们是在谈恋爱吧,不像,平时姚帆对梅清很是冷淡,甚至都没有个好脸,完全没有那种情侣之间该有的郎情妾意,而且通过我平时和姚帆的聊天得知,姚帆好像不是喜欢梅清这个类型的女人,他喜欢的电影演员陈红那类的女人。

  但是要说他们不是恋人关系吧,我又听说梅清经常晚上去姚帆那里过夜,而且还为他流过产,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呢?难道是梅清剃头挑子一头热,上杆子硬贴姚帆,这姚帆也不是帅哥啊,再说,如果传闻属实,他年龄也假,学历也假,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梅清一往情深呢?说实话,咱不知道。

  姚帆和梅清都是属于穆才林小团伙的,因为梅清负责所有办公用品和生活用品的采购,而这方面的支出只需要穆才林签字即可,按照龙炎秋的说法,他们就是在这方面搞了手脚的,一个几百人的厂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每个月还是有很多油水可捞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