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5章 促膝畅谈 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汴塘舞仕 3120 2019.11.02 00:05

  这小子别看年纪不大,却是个正儿八经的老烟民了,有几颗牙都熏黑了,听他说他们那里山区,每家每户都会种一些烟叶,卖又卖不出去,当然都是自己抽了。他们那里的小孩子从10来岁开始就开始隔三差五的抽上几口,久而久之,就成瘾了。

  所以他现在已经很节省了,可是一个礼拜最少也要两包烟。本来要是不来清溪的话,他早上就想去买烟了,刚刚过来,他看到周围都是小店,正好想去逛逛,顺便买包烟。我告诉他可以,但是一点半之前必须要回到厂里,咱们下午还有任务呢,早点忙完早点回去,还有,千万别乱跑,万一被联防队逮去了,可就麻烦了奥。

  他答应一声就跑了,只剩下我和傅梓彤,我看时间还早,想到刚才过来时候看到附近有家肯德基,就提议过去那里坐坐凉快凉快,她说还是别去了。

  我说那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坐坐吧,傅梓彤含羞答应了,我们俩走出来,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广场,那里正在做促销活动吧,空地上有很多遮阳伞,遮阳伞下还有连体的金属桌椅,我便去买了两瓶水,找了个长凳坐下来,一边喝一边随意聊了起来.....

  聊过之后才知道,她是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人,1981年6月份人,还不满17岁,家里还有一个妹妹,84年,一个弟弟89年的,她去年还在石门一中上高一,结果不巧的是她爸爸前年得了腹积水,最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也没有留住人,去年4月份就离世了,而且还欠下了五万多外债,那个时候是巨款啊。

  爸爸在弥留之际,拉着梓彤的手微弱的说,爸爸对不起你,不能陪你长大了,以后你要和妈妈一起撑起这个家,肯定会很辛苦,很辛苦的,但是无论如何,你都要走正路,给妹妹和弟弟做个榜样,爸爸会在天上看着你们,保佑你们的。

  最后她爸爸咽气前还紧紧的拉着梓彤的手,不愿意放开,他是放心不下他的三个孩子,放心不下他的家啊。就这样,梓彤送走了疼爱她的爸爸,再也没有人给她们姐弟三个讲故事,谈人生了,她们再也没有爸爸了。

  这样家里就只剩下了她妈妈一个劳动力了,如果只凭着种地,根本供不了三个孩子读书,而她妹弟年纪还小,又不能出来干活,她作为家里长女,这个时候只有选择牺牲自己,虽然妈妈极力反对,可是家庭的重担已经深深的压弯了妈妈的肩膀,她再也不能让妈妈承受更大更多的生活的重担了,她们姐弟三个现在没有爸爸了,再也不能失去妈妈了啊。

  在万般不舍中,在老师和同学的多般劝阻下,梓彤毅然决然的辍学了,跟着同乡坐上了来深圳的大巴,到流水线上做了一个打工妹,她在石门一中的班主任苏光老师特别的器重梓彤,本来准备当做一个好苗子来培养的,最后无可奈何之下,只好选择放手,苏老师拿出了200元钱给梓彤作为路费(后来苏老师当了石门一中的校长,梓彤每次回老家都要去拜访苏老师,不幸的是苏老师后来得了癌症离世,梓彤非常伤心,直到现在还时不时的念叨苏老师)。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看见梓彤已经眼圈发红,隐隐然泪水跑了出来,我的眼圈也红了,连忙掏出一片纸巾递给她,左手顺势握住她的手,她连忙把手往回缩,我没有松开,伸出右手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肩膀。

  第一次牵女孩的手,那种手指碰撞,好似心与心相连的感觉,麻麻的,酥酥的,甜蜜一直从脚底直到眼睛里,感觉人都飘飘的,我把她的小手轻轻的放在我的大手里,轻轻的握着,梓彤从一个风华正茂的高中生变成了一个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的生产线上的工人,从一个不谙世事的青春女孩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生活的重担不但没有压垮她,反而让她越挫越勇,对生活仍然充满了希望,对人生仍然满怀着激情,我愿意用一生来呵护她,愿意用自己的所有来温暖她。

  我深情的看着她:“梓彤,从第一天在楼梯间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我没有谈过恋爱,之前我不敢开口,怕被你拒绝,我只能等待,因为我不知道你是否喜欢我。今天总算勇敢了一次,因为我听说技术部的陈晨星准备追你,所以我怕你被别人抢去了。”

  “不是的,他是我老乡,经常帮助我而已。”梓彤连忙抬头解释。

  “你觉得我怎么样呢?”

  “你...你人很好啊,没有架子,不像办公室的其他人,你又懂的那么多。”她低下了头。

  “可是你能告诉我,我是你喜欢的类型的吗?”

  “嗯,是的,可是你是大学生,我......”

  “梓彤,你不要这么说,从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的心跳就告诉我你是我今生等待的人。你给了我勇气和动力,我会用一生的努力来呵护这份心动的,真的。你别叫我唐先生,你叫我名字,可以吗?”

  “嗯,正哥。”正哥两个字一叫出口,我看到两行泪水从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她垂下了头,低头趴在我肩膀上双肩微微抖动着,在那里低声的啜泣着,我知道这个女孩这一年多来顶着多大的压力,而无法向外人说起,而这一刻她终于有机会宣泄一下自己的这一年多来的苦楚,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小声的安慰着她。

  那一刻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甜蜜,这21年来,是我人生最甜蜜的时刻。我们越聊越投机,从学校谈到工厂,从工厂谈到人生,还有她喜欢的和不喜欢的,竟然发现我们俩有很多共同喜欢的东西,譬如我们俩都特别喜欢历史,特别喜欢80年代的新文学和海子的诗等等,聊得非常开心,最后决定给彼此一个机会,慢慢的看看我们是否合适,啥意思呢?也就是说傅梓彤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

  下午四点半左右完工,我已经提前给李司机发了传呼,他四点左右就到了工厂大门口了,等我们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在那里等我们半个小时了,上车返厂,普新华给李司机上了棵烟,打开收音机,听着歌曲联播,两人便侃了起来。我们在后排就做,我和梓彤的手偷偷的在座位下牵着,我感觉到了她手心中温暖又湿润的汗水,看来她比我还紧张,彼此相对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