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6章 初三剪头 又遇梓彤深交谈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汴塘舞仕 3283 2019.10.21 01:00

  进了屋,穆经理他老婆赶忙一边端过来糖果,瓜子,水果,一边招呼我们坐下,我看到梅清很随意,去旁边的橱柜上拿出几个一次性杯子,去饮水机那里接了水,端过来给我们每人一杯,同时笑着和很多人热情的打着招呼,女工们纷纷“梅小姐”“梅小姐”的叫着。

  几个女孩子过来围在梅清身边叽叽喳喳的聊着,咱也听不太明白,可能是她老乡吧,从这一点上,也验证了龙炎秋的话,梅清是穆经理的心腹,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穆才林挨个的问了一下我们几个这两天过的怎么样,嘘寒问暖的,和在老家时候每到过年,家里老人的关切一样,竟然让我有了些许的感动,心头不由得升起一丝暖意。

  大家找了位置坐下来,因为几乎都是女孩子,我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呆呆的坐在板凳上,偶尔瞅两眼电视。看到我很拘谨,穆经理抓了一把瓜子塞到我手里:唐,吃点瓜子,第一次在外面过年吧,还习惯不?你们这两天都去哪里玩了啊?

  我赶忙站起身接住瓜子,答道:穆经理,我这两天就是和她们几个去逛了下龙岗,去乐园玩了一下,本来昨天就想过来给您拜年的,结果回来太晚了,就没好意思过来打扰您。

  没事的,没事的,过年嘛,难得放假,你们多去逛逛,我这里什么时候来都可以的。穆经理露出他那标志性的大金牙笑道。

  在我们聊天过程中,就发现有几个女工在身边窜来窜去,其中一个不太高,稍微有些丰满的尤其活跃,不时的和穆经理开着玩笑,还夹带着调情的那种小动作,说话嗲声嗲气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和穆才林很熟悉似的,李红梅告诉我她叫杨小霞,她到底和穆才林什么关系,咱也不知道,闭嘴少说话是最保险的.......

  欢乐的一天终于过去了......

  初三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来后已经10:00多了,中午吃饭时约了龙炎秋下午一起去剪头,虽然在我们老家,正月里是不能剪头的,否则会被母亲和舅舅打死的,具体什么原因,母亲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反正就是正月里不能剪头。

  直到后来我大了,看了书才知道缘由:这是明朝末年汉人为了捍卫自己的民族文化,抵制满人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残暴思想统治而无奈做出一个手段而已。但是年前很忙,一直没有时间去剪头,现在已经快盖到耳朵了,如果再不剪就很长了。

  我从小到大都留分头,四六分,从来没有像别的小朋友那样留过光头和寸头,还有就是我的手指头中的大拇指和小拇指是留有指甲的,有一次,刘经理看到我的小拇指指甲很长,就问我说,唐,你这个留这么长是做什么的?我故意逗他说,是用来抠耳朵和挖鼻屎的,把他乐得前仰后合,捧腹大笑,接下来的好几天见到我还做出挖鼻屎的样子回逗我。

  午觉后,跟着龙炎秋来了工厂下坡300多米的靠近路边的一个名叫“一剪梅”的理发店,里面有两个女的,一个30来岁的正在里屋整理工具,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正在扫地,应该是学徒吧,看到我们过来,里屋的那个女老板应该是和龙炎秋很熟,赶忙出来打招呼,他们说着家乡话,奥,原来他们是老乡,怪不得龙炎秋带我来这里剪头。

  剪头肯定要先洗头吧,可是我看到龙炎秋直接坐到了镜子前,我也跟着坐过去,那个女老板拿了一个喷壶走到我跟前,给我系好围裙,往我头上喷了喷水,从上到下,把头发打湿,然后又挤了一把洗发膏,轻轻的搓起头发,用洗发精加温水在头顶轻轻绕圈,直到打出丰富的泡沫…

  然后把泡沫控于掌心,由前额发迹向后抓,后脑由下向上抓,然后慢慢的加水和洗发液,轻轻的点击按摩头皮,当敲打颈部,揉太阳穴时,真的非常的舒服,洗好之后,老板把椅子放倒,开始给我按摩,我这是人生第一次按摩啊,老板边按摩边问力够不,其实我怕痒,但是作为一个大男人,说自己不受力,这样有点太丢人了吧,便说够了,这个力度正好的。按摩的非常舒服,差点都睡着了。

  剪好头,一问价钱,20块,靠,真贵啊,第一次剪头这么贵啊,以前都是5块钱,4块钱剪一次头,没有想到深圳这么贵,我本来以为是龙炎秋帮他老乡带生意呢,后来去其他地方剪了几次,也都这个价钱,我才明白是错怪人家龙炎秋了,深圳剪头都是这个价,什么都贵,要不怎么说是特区呢。

  吃过晚饭,去一楼洗衣间去洗衣服。这几天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好几天的衣服没有洗了,积攒了满满的一桶。

  估计工人们这几天都在外面疯呢,可能还没有回来,洗衣间只有聊聊几个人,在最左边的位置上,一个高个子女孩背对着我,裤腿卷着,穿着一双蓝色的人字拖,正在那里用力的搓着衣服。

  我觉得背影有点熟悉,便走到她旁白的位置放下了桶,她听到响声扭头一看,原来是傅梓彤,我们两个会意的一笑,她的两个小酒窝格外迷人。

  我问她:傅梓彤,新年好!

  新年好,唐先生。

  你们这几天去哪里玩了?

  我们就大年初一在附近转了转,好容易休息几天,只想好好歇歇,这两天都在宿舍睡觉休息呢。

  你怎么没有请假回家呢?

  她笑了:咱们工厂请假不容易。

  过年回家也不给假吗?

  要满一年才准许请假呢。

  奥,这样啊。

  再说回家也买不到票的,过年时候听她们讲可难买票了。

  奥,去你们家有直达火车吗?

  有的,不过我们都是坐汽车的,龙岗这边有汽车直达我们县城,很方便的,只不过汽车票很贵,听说火车票只有汽车票的一半价钱。

  奥,那肯定是要贵的,汽车票价应该和火车的卧铺价一样的。

  嗯,我们坐的汽车也是卧铺。

  奥,是吗?不过坐汽车肯定不太舒服吧?汽车空间那么小,手脚动不了,无法走动,一定很累吧?

  是的,来回奔波的,主要是人特别多,再加上一般情况下司机都会超载的,车上人可多了,还不如在不过节的时候回去合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