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5章 炎秋相熟 察言观色看公司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汴塘舞仕 3217 2019.10.08 00:05

  过了没多大会,从门外慢慢吞吞的进来一个30来岁的165厘米左右高的蔫了吧唧的一个人,身材偏瘦,头发紧紧的趴在头皮上,皮肤白净,好像是上火了,左边上翘的嘴角上都破了,手里还拿着一把线。

  “龙炎秋,这是营业部新来的唐先生,你带他去你们车间实习两天,主要是安排他认识产品和流程。”姚主管指着我对他说。

  龙炎秋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好的,你等一下。姚主管,您看这个合格不?”姚帆拿过产品看了一下,又从文件柜里拿出一叠资料,对照了半天:“没有问题,合格的。”龙炎秋拿着产品招呼我:“唐先生,走吧,过去看看吧。”

  我连忙拿着资料站起身来:“姚主管,那我先过去了,谢谢您。”

  ”好的。”

  我跟着龙炎秋穿过长长的车间,车间里的工人都在忙碌着,操作着各自的机器,忙着自己的工作,有些人看到我们两个走过来,瞅了两眼又继续忙自己的工作,我们到了龙炎秋的办公桌。他的办公桌就是车间中间用桌子隔开的一个空间。

  “坐。”他招呼我到,然后转身拿了一个小方凳给我,我坐到他的办公桌边。龙炎秋顺手从脚下的塑料筐里拿出几个产品,给我讲解起来。

  龙炎秋这边是二车间,主要是生产成品,完成之后,由质检部门负责抽检,合格之后送往包装车间。一车间送来已经切好的各种尺寸的线材,车间班长根据生产部主管核算出来的数据,分别列出所需的配件明细,由班长,主管签字,然后由物料员去仓库领来相应的配件原料,二车间会把线材物料等分配到各个岗位,交由各个程序的工人来加工,具体细节部分主要在于线材的颜色,长度,品种和压端子等。

  不知不觉,该下班了,吃了午饭回到了宿舍午睡。

  下午上班,就和龙炎秋熟络了很多,学习的同时聊了很多,龙炎秋看着蔫了吧唧的,不善言谈,其实很会聊,我也知道了很多工厂的事:这是个韩国工厂,老板不常来,主要是由老板的外甥,也就是厂长负责,厂长一半时间在深圳,一半时间去香港,苏州和韩国那边出差。

  现在办公室常驻有两个韩国人,一个是刘经理,名叫刘连植,才过来三四个月,从菲律宾工厂调过来的,另外一个是徐经理,负责技术和图纸的,不常在办公室,主要待在技术部办公室。

  办公室坐在第四排的靠走廊的那个穆经理,就是镶着大金牙,满脸褶子的那位,名叫穆才林,是福建晋江人,他啥都不懂,但是他是泰华工业园穆老板(香港人)的亲戚,而且韩国人在初来中国大陆之时,很多东西不懂,所以为了打理和政府的一些关系,就需要一位中国人来处理一些当地的事务,再者,他们租用的是穆老板的厂房,为了夯实关系,所以聘请了穆才林作为经理,主要负责管理工厂后勤,办公室事务等,每月工资3000元。

  穆经理利用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自己承接了一部分工厂外发加工业务,当然是那些工序简单,而且利润高的订单由他优先来做了,名义是由他老婆平时做,可是其实有很多拍他的马屁的工人,每天成群结队的去他家里,帮他老婆做的,估计每月盈利也不少,肯定不会少于他的工资吧。

  每个月能挣6000元,再加上听说他老婆平时做饭都不买菜,都是直接去食堂拿,这又相当于赚了一笔,所以说这已经是那个年代很高很高的薪水了,甚至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一年半的工资啊,对我们这些办公室人员来说,每月到手650-85=565元 VS 6000元,那绝对是“吾之比穆经理,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啊。

  中间位置是刘经理。

  靠里面的是徐经理。

  第三排中间的是许主管,叫许德勇,吉林延边朝鲜族人。

  走廊处的是姚主管的位置,姚帆和龙炎秋一样都是江西人。

  最里面的那个化妆很精致的,留着短短的像男人一样的头发的那个女的是质检部主管石章华,她是陕西人,质检部的有一半人都是陕西的。

  第二排坐在中间位置的是采购部的柯主任-柯中夏,个头不高,脸黑黑的,头发卷卷的,湖南湘潭人,普通话讲的很差,不仔细听都听不大明白,他原来是营业部跟着许德勇的跟单员,去年7月份才被委任为采购部主任,所以才腾出位置招了我,因此我应该要感谢他的,他女朋友是仓库的管理。

  不过听说本来柯中夏腾出来的这个位置是有人顶替的,这个人就是之前的那个仓管,叫王燕舞,二十七八岁,离异,许德勇和王燕舞的关系有点暧昧,王燕舞干活挺好的,做账清晰,管理仓库井井有条,人长的也不错,而且嘴还很甜,许德勇很喜欢她,据说了两人好像有谈恋爱的迹象,许德勇已经和厂长说了,准备过段时间就调王燕舞来营业部做管理呢。

  但是这个王燕舞呢,脾气本来就不大好,很泼辣,再加上现在又傍上了许德勇,而且马上要进办公室了,成白领了,那更是脾气见长,很容易暴躁,你要是催她干点什么事,她就跟你脸红脖子粗,瞪着个眼睛说她多忙多忙,别去烦她,她忙完了自然给你做。可是像成贤工厂这种电子零部件供应商,节奏本来就很快,有时候仓库配物料配的慢了,肯定得去催。

  有一次,正值月底盘点,王燕舞带着生产线临时调过来的两个人,忙得晕头转向,偏偏有个产品客人一个劲的追加订单,导致生产车间不时的来催物料赶快出仓,客人催得很急,几次都没有结果,王忠玉就派一个组长又去催王燕舞赶快出仓材料,结果那王燕舞就不乐意了,又来那一套。

  那个小组长也被催货催得急啊,再说都来了几次了,班长也着急啊,生产线上的同事们都快断顿了,也可能看不惯王燕舞的最近的嘴脸吧,争辩的时候没有注意就随口骂了她一句粗口,结果惹怒了王燕舞,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一包正在盘点的配件直接扔到了那个小组长的面门上,血一下子就流下来了,牙齿都打飞一个,但是小组长没还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