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乱世浮生如梦初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乱世浮生如梦初醒 灿灿灿儿 4278 2019.03.16 08:52

  这天下班以后去了钟任的酒吧,好久没见他了。

  “来了。”熟门熟路坐在了吧台的位置,找到了酒保,要了一杯玛格丽特,心情却像眼前的这杯蓝色的玛格丽特一样,很忧伤。趴在吧台的桌上面,发呆。

  “怎么了你,这么无精打采的。”钟仁在人群里找到了我,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笑得一脸灿烂。

  “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懒懒的回复着钟任。钟任没再说话,而是示意了一下酒保,也要了一瓶啤酒坐在了我的身边,仰头喝了起来。

  “钟任,你知道灿杰回来了嘛?”钟任楞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神很温柔。

  “我知道。”想必他也一定听说了,毕竟吴氏企业那天的新闻发布会的动静那么大。

  “我那天在发布会上看到他了,他竟然失忆了,他彻底忘记我了。”泄气的抿了一口面前的酒,酒精顺着喉管流进了心里,然后变成苦涩挥发。

  “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钟任试探的看向我。

  “感觉有点累了,很多事情好像变了,却又没变。”趴在吧台上的我,有点无力感。

  “很多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没办法当做没有发生,你只能努力地向前看。”钟任轻轻的摸了摸我的头,让我感觉温暖,最近和钟任的交集有点少,好像我有些过分敏感了,之前跟吴世信的事情,其实钟任并没有伤害我什么,钟任还是从小一直保护我到大的,他习惯了在我需要他的时候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了。

  “他变得更成熟了,比以前更有魅力了。”想到灿杰的时候脸上还是止不住露出了微笑,桌上的手机震动并且闪着光,是陆源。

  “喂,陆源。”那边声音有点小,我有些听不清楚,周围环境有些嘈杂,我只能一边堵着一只耳朵,一边往外面走,钟任不放心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喂,陆源,什么事?我听不太清。”

  “你好尹小姐。”这声音...在酒吧外站定,瞬间让我浑身冰凉。

  “灿...灿杰?”

  “陆源现在人在我着,只不过他嘴巴硬得狠,要不你过来帮帮我。”

  “你..你把他怎么了?你不知道陆源是警察吗?怎么还敢..”我有些惊讶自己竟然第一时间关心的是灿杰,有些羞愧的没再说下去。

  “没什么,只是他好像不怎么配合我,态度不是很好。”之前博宪跟我说的话又回想在脑海中,现在的灿杰让我感觉很危险。

  “在哪里..”我感觉自己的手脚因为紧张渐渐变凉。

  “东港码头。”不等我回应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一时手足无促。

  “你没事吧?”钟任看着我呆愣在原地,挂完电话以后,表情有些僵硬,抓过了我的肩膀。

  “没事,钟任,我有些不舒服,我要先回去了。”怕钟任担心我,没有告诉他实情,钟任满脸不相信的盯着我看,想从我的表情里找出破绽,我压抑着内心的不安,勉强自己不让钟任担心。终于在我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钟任放开了我的肩膀。

  “小晚,你知道吗?你说谎的时候从来都是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还是被他看穿了。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我....”还在大脑中措辞的我,却绞尽脑汁也编不出半句话来。

  “说,实,话。”钟任一字一顿的看着我,铿锵有力的不容我拒绝。

  “灿杰抓了陆源,现在人在码头,说要我过去。”没有细想,钟任拉着我,就往他车的方向过去。

  “喂,你刚才喝了酒啊,不能开车!”

  “打车!”没有半句废话,拉着我冲到了马路上,刚好有人拦住了一辆车租车,抢在之前拉开了出门,二话不说就把我塞进了车里,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不顾身后人的辱骂。

  “师傅,东港码头。能开多快开多快!”司机楞了一下,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钟任脸上的凶狠,一脚油门,我只感觉自己被车子加速度甩的钉在了椅背上,还有耳边一直都没有停过的慌乱心跳声,钟任的表情格外的认真,脑海中闪现出无数个会出现的画面,担心陆源会收到伤害,担心事后灿杰会惹上什么麻烦,夜晚的码头风很大,吹得我有点冷,瑟瑟发抖的裹紧了自己的外套,静的有些可怕的码头,只能听见我们的脚步声,在哪里?到底在哪里?钟任拉着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我只能害怕的抓紧了他的胳膊。

  “什么人,站住。”身后响起了叫嚣声,乖乖站定,战战兢兢的回过身去。没有反抗,却被暴利的反绑住了双手,胳膊扭得生疼,不带一点感情,架着我往里走,钟任有些愤愤得盯住了他们,在用眼神警告他们不要伤害我。最终还是被带到了灿杰面前,像被丢沙包一样,我们被狠狠摔在了地上,慢慢地眼前走进了一双锃亮的皮鞋。抬起头往上看,看见了灿杰那张精致的脸庞,半眯着眼睛,俯视着我。慢慢蹲在了我们的面前,扶我坐了起来。捏住了我的下巴,力道大的让我感觉恐惧。

  “放开她,有什么冲我来。”钟任在一边着急的冲灿杰吼着。灿杰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我担心他会伤害钟任,立刻转移了话题。

  “陆源呢?”眼前的他没有半点熟悉的感觉,却让我有着从来没有过的恐惧。

  “你说那个小警察?把他带过来。”从暗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随后陆源被推倒在我面前,趁乱,钟任挣扎着过来把我护在了身后,陆源也跟我一样反绑着手臂,脸上挂着伤的他,有些精疲力尽。立刻跪倒在陆源面前,手被反绑着没办法扶他,只能轻轻用胳膊碰了碰他。

  “陆源你没事吧?你怎么样?”可能是听到了他熟悉的声音,陆源挣扎着爬了起来,感觉到他很用力,脸上挂了彩。

  “不关她的事,让她走。”我没想到,陆源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保护我,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决绝,我知道如果朴灿杰真的要对我怎么样,陆源不会放过他的。此刻我的心情有些复杂,因为灿杰想要的U盘确实是我寄给过了陆源,现在U盘已经交还回我了,上次在我办公室里是我骗了灿杰,却害了陆源。我观察着灿杰,他紧皱着眉头,有点不耐烦,很担心他再对陆源作出什么伤害他的事情。

  “朴灿杰,你放了小晚,有什么事冲着我来。”钟任也在旁边有些着急却无力反抗的叫嚣着。

  “你们既然都这么在乎这个女人,那我带走好了。等你们想通了再来找我。”灿杰的嘴边扬起了一抹阴笑,有什么都冲着我来,不要伤害他们俩。被两个人架了起来。钟任想护着我,却被推开了。

  “放开她,别碰她!”钟任犹如一头困兽,冲着我们嘶吼着,却没办法施展,表情狰狞,而回应我的只有越来越远的钟任的声音,还有倒在身后的陆源。林灿杰盯着我,我读不懂他眼睛里的情绪,好像有两个他正在做着激烈的斗争。起身走开了,身后钟任不停地咒骂着他们,我却没有一点反抗,想要带我去哪都无所谓,我竟然没有一点恐惧,即使现在他只是有着和灿杰一样的外表,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被粗暴的推着往外走,前面停了几辆黑色轿车,他们打开门,不带一点怜惜得推我进了一辆,意外的发现灿杰坐在车里,冷眼看着我倒在地上,看着我摔倒没有一点要扶我意思,挣扎着坐了起来。他一直看着我,却从我脸上看不到他想要的害怕。

  “你到底想怎么样?U盘我会给你,请你放了我的朋友。”他没有理我,闭着眼睛假寐。又些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

  “你们到底把陆源怎么了?不关他的事,你要的东西在我这。”我盯着他,半天没有反应的他,突然睁开眼睛吓了我一跳。有些躲开他的眼睛。

  “你很关心他?”我却哑口无言,对于我来说心情很复杂。

  “灿...林先生,请你放了他们。”他有些好笑的看着我,一点也没有怕我的小把戏。

  “你叫尹小晚?”这是再见到他以后,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尹小晚...尹小晚...小晚...”回忆中他叫我的名字总是那么温柔,那时候从他的眼睛里只是能看到自己,现在的他忘记了我,不带一点情绪。却还是听到熟悉的脸庞熟悉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的时候,忍不住鼻头一酸。

  “对。”那个最爱你和你曾经最爱的人。现在却以这种方式相见。

  “我希望你乖乖配合我,我也并不想伤害你。”

  “那好,请你放了我的朋友。”并没有奢望他会告诉我结果,却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只是一直缠着我,我想他们自己会有办法回去的。”所以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还是说我是筹码?他说着解开了绑住我手的绳子。拉着我坐到了身边。

  “你要带我去哪?”

  “不好意思,尹小姐,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哪有那么多问题要问?”他双手交叉抱胸,一副不屑的态度,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无奈的只能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街景。这种感觉特别的奇妙,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跟他说,却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我不明白他的目的,却也觉得他不会伤害我。放松了警惕的我,却被一阵一阵的倦意袭来,强撑着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却还是抵不过周公的召唤。梦里我睡得很踏实,感觉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怀抱里,熟悉的气息,仿佛一切都还是和以前一样。

  “灿杰...”梦里穿着白色衬衫的他,笑容灿烂身后闪闪发着光,让我移不开视线,他的手温暖的拉着我,看着他冲我笑幸福的要冒泡。

  上帝视角

  林灿杰也不明白,当自己看见车上一点也不害怕他的尹小晚的时候,自己竟然会有一丝丝的恻隐之心,但听到她在关心另外一个男人的生死的时候,林灿杰竟然会感觉心里很不舒服。自从第一次见到尹小晚的时候,他就发觉了身体中好像有什么本能的不受大脑控制的情绪在瓦解他的防备,他自己也解释不了,眼前那个弱小的身体,直视着自己,假装闭上眼睛的他,却还是敌不过她炽热的眼神,上次也是,这次也是,他们以前好像很熟悉,她很了解他。看见她手臂上被绳子勒出了淤青,灿杰替她松开了绳子,不担心她会逃跑,却发现这个小女人有点太放松了,竟然在旁边睡着了,像个小猫一样,随着车子的震动,头也左右摆着。他忍住了自己想借他肩膀的冲动,时不时地朝她看去。

  “林少,到了。”车门被拉开,林灿杰示意了手下不要吵醒尹小晚。打横把她抱了起来,这个小女人竟然靠在自己的怀里睡得更香了。

  “灿杰...”听见她喃喃的叫了声自己的名字,灿杰脑袋中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很熟悉的感觉,想抗拒却又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看样子她是真的累坏了,竟然还在自己的怀里蹭了蹭。灿杰有些哭笑不得。把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关上门。坐在书桌前,灿杰看着手头上的资料,有些混乱的思绪却让他有些烦躁,站在窗前,却始终在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他其实是不信任吴世信的,想要利用吴氏顺利打开国内市场,就必须让自己在吴氏掌握真正的实权,吴世信毕竟是前董事的儿子,在公司也有自己的势力,只有他真正拥有了吴氏,还有那个紧紧盯着吴氏的吴世民,他得处处留心才能步步为营,这样才能跟她的姐姐抗衡。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却又想起了那天在吴世信家第一次见到尹小晚的场景。

  “灿...”那是在吴世信家的酒会上,落入水中满身湿透的尹小晚,看见迎面走来的自己,眼睛里都是泪水,却满是欣喜的她。

  “你叫朴灿杰,生日是11月27日,星座是射手座,你在2008年的时候就读于林市大学金融管理专业...”那是那天在他的办公室,说她不了解我,哭着说出关于我的很多事情,伤心的她。

  “你到底想怎么样?U盘我会给你,请你放了我和我的朋友。”那是刚才,为了救那个小警察,冲他怒吼,明明害怕的要死却还是要死撑的她。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他知道自己因为那场车祸,得了逆行性失忆症,尹小晚真的是他忘记的那个人嘛?可是面对现在有些失控的局势,有些迷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