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破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天子脚下

破藏 草药孙 3232 2016.12.28 22:50

  皇都汴梁。

  “今日便是科式开榜的日子,想必翰林书院那里必定挤得人山人海的吧”一声感叹,出自一约莫十来岁小儿口中。“那是自然,不过今天我爹说了,今天小半个曹家都要去陪着少爷我去看榜,顺道为小爷我庆贺进士及第”一句不无洋洋得意的话语,从那小儿身旁的轿子中传来。

  “少爷,这不还没开榜呢,怎么就知道要得了状元了”那半大小儿调笑说道。“曹行知,你这小小书童,竟敢戏弄本少爷”那轿子中传来一句笑骂,听起来有些恼怒的样子。“嘿嘿,奴才知罪,下次万万不敢了”曹行知也这样笑意满满的说道。原来,这轿中男子竟是曹家少爷。不竟想,这对主仆竟如此融洽。

  想这曹家,乃是杭城四大家族之一。把控着小半个南国的盐,铁业。曹家家主---曹人往,杭城哪个老百姓听见了不横生敬畏。可谓是红顶商人中的绝顶了。

  曹家队伍走着走着,到了开榜地点----翰林书院。这翰林书院可是不一般,据传,这翰林书院当年可是开国皇帝高太祖读书的地方呢。每三年的科式及开榜都是在这个地方。一瞧,果然这个地方堵的是水泄不通,除了大门口由官兵把控的地界儿,通通给围了个圆儿。

  其实来看开榜的大多数人都是平头老百姓来凑个热闹,见见状元的面相,想日后也有个谈资罢了。老百姓们发现一队有几百人的队伍,朝着书院而来。顿时引起了热议。“不知有是哪个纨绔公子哥儿,妈的看个榜都这么排场”“嘿嘿,你不服气呀,不服你去劫了他们的道儿”说着说着,就在某个角落里打了起来。

  曹家少爷听见外面闹哄哄的声音,掀开帘布一看,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还是心里直堵得慌,赶紧叫来人吩咐。曹家少爷道:“行知,赶紧吩咐林队长开出一条道来。这帮庶民,真是有娘生没娘教,没点教养,看把路堵成什么样了”。“得嘞,马上”曹行知作为少爷的得力书童马上跑去通知林队长。

  其实也不用少爷吩咐,身为保全教头的林队长,早就吩咐下边的人赶集给队伍开出一条道来。不过这校场上挤得人山人海的,哪那么容易开出一条道来。而且皇城根儿下的老百姓,自古就带着这么一股子傲气,你说给让就给让,你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这可难不倒林队长,对付这帮刁民,他有的是办法。不过呢,这最简单的办法嘛,不就是打嘛。“吩咐下去,我们是曹家的队伍,要讲礼数。这样,先礼后兵。再不听话,就给老子狠狠的打”林队长这样笑意狠狠的说道,一点也不当回事。笑话,要是这点事都办不好,以后还怎么跟着少爷混呀。

  有了头子的吩咐,手下人也就放开了手脚,毕竟这种事都不是第一次干了,一个字---“熟练”。一个个的都拿着几尺长的黑色木棍,上面纹着曹家的独门印记---“血蛟龙”,说这蛟龙,通体血红,双目狰狞,血盆大口向天咆哮,望而生畏。这可是几代前的皇帝御赐给曹家的,别人要是用,那可是死罪。

  林队长手下的人一一散开,老百姓们刚开始也是硬茬子,死活不让。不过这样可是遭了罪了,一幕望去,哀鸿遍野。各位看官,要说这官兵为什么不管呢,他们才懒得管这些**的死活呢,更别说这对头看样子还来头不小呢。

  很快一条约莫三丈宽的道路就开了出来,林队长看着很满意的样子,勉励了一下手下人。就朝着主子的轿子走去邀功去了。林队长一脸媚笑的拱手作辑和曹行知说:“劳烦小兄弟和少爷通禀一声,就说我林冲已经把道儿打开,随时都能打道启程”曹行知一脸受用的说:“得,你先在这等着吧”。转身走了几步,侧着头冲轿子里说了几句话。林队长面不改色,依然是一脸媚态。想来,能做到护军教头,除了有几分功夫外,也不无道理。

  “恩,你做的不错,少爷说了,等打道回府。有的是你的赏钱。谢恩吧”曹行知一脸冷漠的向林教头说道。

  林教头也是一脸惶恐的样子,赶忙朝着轿子拜谢。又道:“谢少爷赏赐,属下今后必以死相待”。

  “行了,你的心意少爷明白,不过你就先回去吧,少爷喜欢清静。不过嘛,林教头以后我曹行知还要您多多关照呀!”曹行知就站在跪在地上的林教头正前一脸深意的对着林教头说道。

  林教头也是活了几十年的人精了,哪会听不懂曹行知这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的话。当即,也是不动声色,缓缓站起身子来拱手作辑讪笑着对曹行知说:“哪里哪里,咱们兄弟二人当是携手共进才是,老哥我今后还要多承蒙兄弟在少爷面前多美言几句”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几张银票,不动声色的递给了曹行知。

  曹行知嘴角一撇,不动声色的接过来,老实说,这事他不知道干多少回了。跟在少爷身边,这么大的油水,不要白不要嘛。靠着这一桩生意,虽然他不过一小小书童且年方十余岁却也攒下了几千两银子。曹行知接过一看,都是一百两面额的银票。曹行知面露得意忘形之色,当即喜不自知。心中又暗叹林教头出手果然不同凡响,看来以后得和他多多来往。“嘿,林教头如此忠心耿耿,日后我定会在少爷面前替你美言几句”曹行知忽然一脸诚恳的说道。

  林教头当即一笑道:“好,那我就先在此谢过兄弟。既然少爷喜欢清静,我就不打扰少爷休息了,哥哥我就先行告退了“

  好,那我就恭送林队长了”曹行知这么说道。

  林教头当即也就回到了保全队中,在转过身的那一刻,脸上依然是笑盈盈的,只是眼中幽光缓缓闪动,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想来这曹行知端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落在旁人眼里自当他,狗仗人势目中无人,全然没个怕头。小小书童,竟敢骑在堂堂一护军教头头上。这后事如何,尚未可知呀。

  队伍就这么顺着开括好的道路,在众人眼中停在了翰林书院的大门口。此时离开榜时间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时,一直坐在轿子里的少爷,发话了。少爷道:“行知,我肚子有些饿了,我看咱们来的路上有家天香酒楼,听说也是喻满京城,你赶紧去给我搞一桌上好的酒席过来。要是在开榜之前我没见到酒席,看少爷我怎么罚你”曹行知一听,立即苦了一张脸,但少爷发话了只得遵从。当即答了话,一路小跑向那天香楼去。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曹家少爷从轿子里走了出来。只见一偏偏少年,身着锦绣鲤鱼袍,手持纸扇,扇上画着豆蔻少女,仅着肚兜,看着直晃眼睛。再说这少年,名唤作曹牧之,可见其父之所望。再看面相颇为俊俏,乍一看也是挑不出来毛病。不过仔细一瞧,也是有一股大户人家常有的纨绔子弟气息。那书童比之便是平凡上了许多。

  “这个曹行知好生拖沓,都过了一炷香时间了还没来,这是要把本少爷饿死。小小书童,气煞我也。”曹牧之一脸恼怒的说道。可却不说之前许诺的是半个时辰,少爷生性纨绔,虽是妙人,但小小书童可谓伴君如伴虎也。

  这个时候,书院门却突然打开了,紧至而来的是一队人马。曹牧之顺着大门望去,被太阳光晃得看不清,只得把眼睛眯了起来。心想,不该呀,应该还有一炷香的时候才到开榜时间呀。忽然,杀声传了过来,又有一声大喝:“少爷快跑!!!,他们是来杀我们的。”初时,曹牧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当他看到自己的护队中人,被人斩杀,哀声连连。竟是无法抵挡。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不对!我是来当状元的,我是来当状元的!林冲林冲!”曹牧之这样歇斯底里喊道。可是下一刻他就喊不出来了,因为他见到林冲被几只长矛捅进身体,脑袋被杀红了眼的士兵砍了下来。曹牧之顿时幡然醒悟了,脑袋中全无其它只有一个字---“跑”。可竟为何身体一动不了,曹牧之全身都在剧烈颤抖着。

  “不行不行,我不能死在这,我要找我爹帮我报仇,曹行知呢妈的曹行知跑哪去了”曹牧之心中有此心念,但突然看到那队伍领头的文士,看了看他,微微一笑对身旁人不知说了些什么。他心中一冷,下一刻,他便成了阶下囚。余下曹家中人尽皆身亡。

  被拖进囚车中时,曹牧之见未有杀他之意,便胆子大了起来,大喊着说:“我爹是曹人往,我是他儿子,你们敢抓我,我爹知道了非得看了你们的脑袋!”曹牧之又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突然来了个当兵的朝着他的脸打了一拳,曹牧之躲不可躲,顿时昏了过去。“让你他妈的废话”那个当兵的也是骂骂咧咧的说道。说着说着,又冲曹牧之吐了口唾沫,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群众中见官兵打杀了那队人马顿时一阵慌乱,可也不乏看好戏者。“嘿嘿,现世报来了吧。让你张扬跋扈,还他妈打老子,皇帝老子要砍你脑袋了吧。”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形势竟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唯有一个漏网之鱼,可不知是不是正在向死亡靠近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