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破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天灾人祸 中

破藏 草药孙 2995 2016.12.30 11:44

  话说这曹牧之听了来福的谏言,再想想白天那少妇,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对来福展开了笑颜。当即便对来福说道:“你小子倒还蛮机灵的,不错。你把这件事儿,给我办利索了,少不了你的赏赐。”

  来福一听,心中大喜,心想这遭算是大发特发了。便连忙跪下谢恩,再表忠心云云。

  随即,曹牧之打发给了那老鸨不知多少赏钱,乐得那老鸨眉开眼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绝口不提刚才之事,低头哈腰的恭送曹牧之出了大门。一干人等就这么回了曹府。

  次日,曹府晌午时分。曹牧之在侍女的伺候下,吃罢了午饭,便让人把来福叫了过来。

  来福听少爷召见,紧忙进了曹牧之所在的大厅,跪下行礼。曹牧之见此微微一笑,便道:“不必行此大礼,起来吧。”

  来福听见曹牧之说的话,微微一顿。便道:“谢少爷隆恩。”就这样,边说边站起身来,但头还是深深低着,不敢向前直视。

  曹牧之见此,接着又问:“昨日计划之事,你可准备齐全?”

  “回少爷,一切都已准备妥当。”来福答道。

  “好,那我们待到午后便启程,你去安排吧。”曹牧之说罢,闭目养神,但脸上带着清晰可辨的深沉笑容,不知在想些什么。

  待到午后时分,曹牧之便带着来福,及那名为阿九的武功高强的仆人,直奔西城郊外的小庙村去。

  由于,为了掩人耳目,曹牧之三人并未骑着快马,只有来福带来的一个包裹,也是交给阿九背着。等到了小庙村,天色已微微暗了下来。赶了这么长的路,此时两个家奴吃惯了苦头倒是没什么,可见曹牧之说是气喘如牛也不为过了。

  “妈的,累死老子了,你们两个王八蛋还不快来扶我!”曹牧之看两个家奴面色如常的样子,听着自己呼呼的喘气声,不由得有些羞怒,便对他俩这样骂道。

  来福与阿九也是一脸惶恐,赶忙上来搀扶曹牧之。一会儿,便来到了小庙村。来福便一边一手指着村里一户人家,一边扭身对着曹牧之恭敬的说:“少爷,那户人家便是那张二狗和那女摊主的住处。”

  曹牧之听了来福的话,目光顺着来福手指的方向眺目望去,只见一处不大得院落,有着三间茅草屋。

  茅房庭院之中种着些蔬菜吃食。此时是傍晚时分,看茅草屋之中已经点亮了油灯,透过窗户,依稀可见人影闪动。一间茅屋从窗户处正透出些油烟来,看样子是在准备晚饭。屋中传来一阵霹雳啪来的炒菜之声,不一会儿一道轻灵悦耳之声传出:“公公,可以吃饭了。”见其中景象,翁媳二人吃的虽然只是粗茶淡饭,但心意犹在,分外温馨,倒也是一阵欢声笑语

  曹牧之主仆三人此时,吃过干粮短暂休息一会儿后,已经埋伏在茅草屋外。傍晚时分,户户人家都在家休息,此时并无人眼,倒不用担心被发现。曹牧之听着屋中的欢声笑语,面色依然寻常,但心头早已起了一股无名之火。灯光映着他的眼睛,透出一股寒芒。

  “动手吧,来福。”曹牧之这样吩咐道。

  来福听到曹牧之下令,便按原先制定好的计策行事。与其说是计策,其实也就是先让带来阿九突袭进去把屋中的二人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昏而已,对付两个普通村民,对功夫颇为高强的阿九来说,并不是问题。想来也是,来福一黄口小儿也只能想到这麽深了。

  事情果然不出所料,屋中的翁媳二人连求救声都没来得及喊,就在一脸惊恐之中被打昏了过去。

  事罢,曹牧之和来福听到阿九传来的声音,便走进茅房中去。曹牧之见那张二狗和那张绣娘都被打昏在地上,满意的笑了笑。便吩咐道:“阿九,把那张老汉给我绑起来。来福,把这个婊子给我拖过来。”

  随即,阿九从包袱中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麻绳把张二狗牢牢地缠了几圈捆在了椅子上面,怕是再来三五大汉也是扯之不断。如此阿九才放下心来,站在这张二狗身旁。

  来福也按照曹牧之的吩咐把那张绣娘拖到了曹牧之的面前。

  曹牧之看着眼前的少妇,衣衫凌乱,头发也在冲撞中散了下来。看着那凹凸有致身躯,目光一寸寸的打量开来。嘴角,也流露出了淫邪的笑容。就这么看了半刻,被打昏的二人也渐渐苏醒。

  翁媳两人缓缓转醒,看到了眼前形势。张老汉看到,曹牧之正站在屋子中央正笑盈盈的看着他,脚下还有衣衫散乱,一脸惊恐的儿媳,不由得怒由心生,涨的满脸通红。刚欲动作,这才发现自己被绑的严严实实,嘴中也被塞上了东西,只能发出哼哼唧唧得声音。

  地上的张绣娘也是刚刚苏醒,刚发觉自己竟躺在地上,睁开双眼,便对上了曹牧之淫邪的小脸,不由得心生恐惧。突然由想到了自己的公公,忙是转头。这才见到公公被五花大绑了起来,如此,才放下心来。但随即不知想到什么,心中恐惧的情绪愈发浓郁起来。立刻,凄厉尖叫,就喊起救命来。

  曹牧之见此也不阻拦,只是淡然说道:“今天你就是叫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不如乖乖从了本少爷,还有些赏钱可领。”

  张绣娘听后,不也答应,直直叫喊,一时三刻,便是自己也信了今日无人来救。但心中贞操,决计是不可被夺的。便是苦苦哀求道:“公子饶命呀,我张绣娘虽只是区区一个寡妇,但这贞洁是万万不敢丢弃。请公子放过我翁媳二人一马,来世,绣娘必定当牛做马来报答公子!”

  “嘿嘿,好一对郎情妾意的狗男女,事到临头还不忘你的公公。还他妈的贞洁,你个婊子都和公公扒灰了,还他妈的给我立牌坊!”曹牧之如此说道。

  “没有!我没有!我和公公是清白的!”张绣娘听后,一脸羞愤的说道。

  张二狗听见这番对话之后,也是剧烈挣扎,无奈仍是动弹不得。

  这时,曹牧之看向了来福,眼中有问询之意。

  来福此时也是明白,若是不说个清楚自己的这番心血就白费了,说不定还要丢了小命。也顾不上什么了,便大声说道:“前天傍午,我明明看到你们俩搂抱在一起!”

  此时,曹牧之也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听了来福的话,端得相信。便抬手就朝着张绣娘脸上扇了一巴掌,还骂道:“臭婊子!”

  这一巴掌可是不轻,直把张绣娘打的眼冒金星,话也是说不出来了。

  曹牧之见张绣娘,就呆坐在地上也不吭声,以为张绣娘被说中了心事,自是默认了。便心中勾起了无名火,伸手就去撕扯张绣娘的衣服。不消半会,张绣娘便被扒的不着寸缕。少妇白花花的身子,刺激的曹牧之脑子直充血,一心只有占有面前的女人。

  被打的张绣娘这时晃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被曹牧之凌辱,目中含泪,又尖声连连。不由得拼死挣扎,曹牧之竟是按捺不住。

  “来福,给我摁住她的双手”曹牧之冲着来福大声说道。

  来福年纪尚小,见此,虽有些不忍,但为了自己的前途。也就把良心放了一边去了。

  有了来福的帮助,曹牧之就轻松多了。他先在少妇身上上下摸索,但是张绣娘虽被按住双手,但她也是刚烈女子,便朝着眼前仇人胳膊上要了一口。

  曹牧之吃痛,朝着张绣娘脸上狠狠的打了几巴掌,这才稍稍解气。此时,张绣娘也是有心无力了,看了眼自己的公公,便一声不吭的把头扭了过去。少妇美丽脸庞上看起来有着几道血痕,但被长长秀发遮挡了,看不到少妇的的脸庞,但偏偏,能看见那眼中黑眸显现的点点泪光。

  张绣娘自打几年前丈夫去世之后便和公公相依为命。期间虽想过改嫁,但克夫之说,这十里八村的传的是风言风语。但张二狗却不管这么些,依然对这个儿媳爱护有加,数年如一日下来。两人自然是日久生情,这心中情愫,两人心中自然明白。但张绣娘乃一贞洁女子,虽二人心中有意,但碍于礼**常,两人始终未越过雷池一步。直到前日机缘巧合,才表露情意相互偎依在了一起,不想却因此引得大祸临头。

  透过亮光,可以看到屋中身影还在不断耸动,偶尔会从中传出凄厉的叫声。此间事尚未完结,可看这天色早已入夜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