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破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天灾人祸 上

破藏 草药孙 3402 2016.12.29 12:45

  有了这档子事,曹少爷也没了逛街的兴致。这美人,看来今天是吃不到了。虽是懊恼,但也无可奈何。只得打算,晚上偷偷溜去丽春院,寻些婊子玩玩。遂决意打道回府。

  可这围观群众议论纷纷,可碍于这曹家少爷的威名,也不敢指指点点。只得窃窃私语。不过从神情来看,这一干人等说的必定也不是什么好话。

  曹牧之一声令下,曹家家丁,立刻开出一条道路来,供少爷回府。一会儿,曹家众人的身影便渐行渐远。

  围观群众,见也没什么好戏可看,也就一哄而散。此刻情景,只余张家公媳二人,与一被砸的胭脂摊。待众人走后,张家媳妇赶忙查看公公的伤势。搭眼一瞧,顿时眼泪便哗啦啦的流下。这张家老汉被那恶仆打的丢了半条命,可谓是面目全非。鼻青脸肿那都是轻的。

  张家媳妇忙问:“公公,你怎么样?伤到哪了?”

  眼看张二狗一脸痛苦状,面上全是疼出来的汗珠。他气息微弱地说:“不碍事,都是些皮外伤,修养几日便可。不过,绣娘,那龟孙儿没对你怎样吧?”

  张绣娘目中垂泪,轻声说道:“公公你放心好了,大庭广众之下那登徒子还未敢对我动手脚。只是可怜公公一身伤痛,全是因我而起”。张绣娘说着说着便是小声哭了起来。

  “绣娘莫要伤心,只怪我老汉不能护你周全,但是就算拼我这条老命,也无许别人害你”张二狗真情说罢,张绣娘边流泪边把张家老汉搂入怀中。

  翁媳两人,相互依偎,此情此景,煞是感人。全然没有发觉,有个人在不知名的地方悄悄注视着他们。

  再说曹牧之一行人回到曹府,曹牧之刚坐在摇椅之上,便破口大骂起来。“他妈的婊子,给老子装什么坚贞,老子他妈的明天就找人把你男人阉了,看你想不想男人。”曹牧之骂着骂着,反而越是大骂越是正是在气头上,看见身后服侍丫鬟,便是把她当成那胭脂少妇,狠狠地抽了几巴掌,还嫌不过瘾,便直接抓住丫鬟的头发掼倒在地,又打了起来。

  其他仆从噤若寒嘘,哪还敢动。曹牧之年纪虽小,可毕竟是个男人。那丫鬟也不过是个小丫头,身子骨也弱。不过打了几拳踢了几脚,便一动不动了,也不知是不是没了气息。

  曹牧之见此也是毫无表情,只是叫人把这丫鬟拖了出去,也不知道是拖出去医治,还是拖到后花园埋了呢。

  曹牧之继续坐在摇椅上面,品着新来丫鬟送来的香茶,吃着糕点,好不自在。人打完了,气也出了。不过小腹之下的那团火倒是越来越旺了。

  “听说,丽春院新来不少名角儿,今晚不如去品尝品尝。”小腹下一团热火的曹牧之,正在细细盘算晚上溜去丽春院的事情,想到其中妙处,不由嘿嘿傻笑起来。虽然现如今,曹牧之不过年方十五,可毕竟是曹家大少,这男女之事可早已尝鲜。正想到深处,又想到今日那少妇,曹牧之可谓是浴火焚身,早已迫不及待了。

  “阿大,准备一下,晚上我要去丽春院”曹牧之吩咐管家说道。

  “是,少爷”那总管回道。

  这总管,是一四十余岁,看起来颇为老成的中年男子,自打小便是曹家的下人,深得曹家信任,现如今负责专门照顾曹牧之的生活起居。

  傍晚,夕阳还未全落。丽春院刚开门,曹牧之便带了两个仆从进去,其中便有现如今还是来福的曹行知。是那名为阿大的总管看他颇为机灵,年纪也小。有些培养价值,而且想来,来这妓院,也不会迷了心智。另一人,乃是一武功高手负责保护曹牧之的安全,不得说这阿大总管颇有些管理才能。

  曹牧之一行人快速进了丽春院,那招呼客人的老鸨,一见曹牧之到来,慌忙媚笑欢迎。“别那么多废话了,赶紧找间上房,叫你们这儿的头牌来陪。”曹牧之面无表情的说着,又让来福拿了一锭金子当了赏钱。

  那老鸨早知这位爷出手阔绰,接了金子也是眉开眼笑,亲自在前头引路,给曹牧之挑了了一间天字号包厢坐了进去。

  “几位爷稍等,先喝杯花酒,我马上让我们这最火的两位姑娘来陪。”老鸨一边媚笑,一边退门离开了包厢。

  不一会儿,来了两位姑娘。看起来也是光彩诱人,不愧是头牌,果然拿得出手。只是满身风尘,花些银子便可叫她宽衣解带。没有玩弄良家,那股引人想入非非的感觉。

  两位头牌伺候功夫果真不一般,不一会儿便把曹牧之伺候的眉开眼笑。两个仆从也不避嫌,床帘拉下,便当三人世界。两位美人轻解衣裳,醉卧男人身。使出浑身解数好生伺候,把这曹牧之,舒服的直直呻吟,骨头简直都要酥了。

  良久。

  春风一度之后,两位美人慵懒不愿起身。但见这曹牧之起身下床喝酒,走起路来稳稳当当。想来这十几岁的少年身体果然硬朗,大战十几回合之后全然面不改色。现今,曹牧之浴火已去,面色也无带刚才酒色之气。喝了一杯清酒,稍了稍,看见床上慵懒美人,不知想到什么。突然面色一冷对着床上的女人道:“你们两个快滚出去。”

  床上的女人不明所以,只好讪笑娇媚着说:“官人,奴家那里没伺候舒服么?人家还想再来一次嘛~你刚才好厉害~!”

  曹牧之听着女人的挑逗话语,也是不为所动,与之前的色中饿鬼大相庭径。曹牧之对着床旁眼观鼻,鼻观心的两位仆从说:“把她们两个给我扔出去。”

  “是,少爷。”两个忠心耿耿的仆从,便掀开床帘,只见两个白花花的美人一脸呆滞的样子。仆人伸手抓起,入手尽是一片滑腻肌肤,两个仆人尽管心颤,但不曾停顿一刹,便将这丽春院的两位头牌光溜溜的扔出门去,连衣服也不顾给他们。稍稍,便听见门外两声凄厉尖叫,与人群骚闹之声。

  可怜这两位姑娘,身不着寸缕,还没回过神来,便被扔到了屋外。不过这可便宜了屋外的各位嫖客,往日千金难求一宿的丽春院头牌,此刻间尽收眼底。

  曹牧之对屋外事充耳不闻,端着一杯清酒,神色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忽的,那来福突然对着曹牧之跪了下去。另外那人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这来福是要变节。见他只是朝着曹牧之跪下,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去。

  曹牧之也是被来福的动作吓了一跳,亦是担心行刺。晃过神来,这才有些恼怒。大声骂道:“来福,你还想不想活啦!”说完,就把手中酒杯朝着来福头上扔去。砰的一声,砸了个鲜血直流。

  “小人斗胆,有一事禀明。今日午后,小人留在那胭脂摊本想替少爷查明那女摊主的姓名住址,结果被我发现,那女摊主与她公公扒灰!”来福心中害怕,这样颤声说道。

  曹牧之本来是听得不耐烦的,但听到来福说那少妇与公公扒灰,顿时来了精神。顿了顿,不知想了些什么,竟是涨的满脸通红。

  “大胆来福,你竟敢妄言乱语!”曹牧之想了想,还是这样说道。

  “小的万不敢欺骗少爷,小人说的句句属实,这都是小人午后亲眼看到那女摊主和她公公搂搂抱抱呀!”来福被吓得眼泪都出来了,边颤声说,边磕头。

  曹牧之听了,心中好似被打翻了五味坛子,种种心情,杂乱不堪理。但大有偷窥到禁忌领域的兴奋,更是有自己的东西被他人夺走的感觉。

  “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曹牧之冷声说道。

  “小人原本是想帮少爷打探,那女摊主的消息,碰巧看见他们翁媳两人搂搂抱抱在一起。”就这样,来福把看到一切毫无遗漏的说了出来。

  听来福说的话,曹牧之脸上阴晴不定。

  听曹牧之不说话,来福又说:“我打探到那女摊主的丈夫早几年因得了不治之症,早早就撒手人寰了,且膝下无子,已经守了几年寡,听闻她父母早逝,因村里都说她克夫,所以这几年也没有改嫁。便一直与她公公相依为命。现在就住在西城外的小庙村中。”

  曹牧之本就是想那妇人,心头有火。再听来福一说那妇人竟与公公私通,心中更是不怂。被勾起了心中深处的占有欲。想着想着便是决定,去那小庙村,寻那妇人。当即便下令,启程去那小庙村。

  来福一听,便猜到曹牧之心中所想。原来在之前,曹牧之端着酒杯低头不语时,他看曹牧之一番风雨之后,依然闷闷不乐。必定是因他还没得到的东西。他便猜中曹牧之是因白天那美貌少妇。于是他感到出人头地的机会来到了,鼓起胆子说了这一通话。果真,还真让他给赌对了!

  来福忙问:“少爷可是要去寻那少妇?”

  曹牧之听后,思绪被这奴才打断本是不悦,但一转念头想到他种种表现,还是答道:“是又怎样!”

  来福忙说:“少爷火燎燎的去那小庙村,固然可得偿所愿,但一来天色已晚,出城路上万一遇到强人,便危险了。二来突得用强难免徒生事端。如此反而不美。”

  曹牧之这个草包,吃喝玩乐样样精通,但到了这节骨眼反倒有智使不出。若是有些德才之人,万万不会被一十余岁的孩童牵制,更何况一个是奴才,另一个是世家的少爷。若是换了别的大户人家,这来福不知天高地厚,给主人出主意,恐怕是性命难保。但偏偏这曹少爷就是个草包,反倒换来了身家性命。这来福,也不觉自己已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曹牧之一听来了兴趣,歪头仔细想想倒也有些道理。便对来福说:“听你如此说来,你倒有些什么计策?”

  来福一听,急忙凑上身来,在曹牧之耳旁叽里咕噜不知说了些什么。曹牧之听后细细一品,脸上慢慢浮现出了阴险的笑容。

网文30年后将会怎样?

严肃网文第二期,更多好文敬请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