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破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天灾人祸 下

破藏 草药孙 3071 2016.12.30 11:48

  地上,曹牧之还趴在如活死人一般的张绣娘身上不断耸动,旁边是来福正在牢牢按住张绣娘的双手。

  张老汉被绑在椅子上,在他旁边站着的是面无表情的阿九。此时的张老汉正亲眼目睹着,自己的儿媳被曹牧之******要说这张绣娘,可谓是张二狗的心头肉。自从张二狗的儿子时候,他便把张绣娘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经过几年时间,日日相处,也是日久生情。两人虽无夫妻之实,但也各表心意。张老汉可谓是开出了人生的第二春来。因此,张二狗对这个儿媳可谓当成是掌中之宝来看待。如今看见张绣娘竭力反抗之后,被打的一动不动。此时,被个奴仆按住双手,正被曹牧之***怎能不怒的发狂!

  看此时的张二狗,全身剧烈颤抖,目眦欲裂,双拳紧握。见眼中全是怒气横生的血丝,且在不断的剧烈挣扎。此时的张二狗心中悲痛欲绝,耳畔全是张绣娘凄厉的呼救之声。特别是张绣娘最后看他的那一眼,她充满着绝望的眼神!这深深刺痛了张二狗的心!

  旁边的阿九面无表情,见张二狗剧烈挣扎也并没有做出什么动作,只是淡淡的看了张二狗一眼。

  是呀,这张二狗已被牢牢捆住。这绳子,莫说是张二狗,就是再来三五个大汉也是挣扎不断地的。

  此时,正在被曹牧之**的张绣娘看到公公正在剧烈挣扎,不知道是不是也被刺激到了,也开始竭力反抗。无奈,张绣娘被摧残的早已体力透支,更何况还有个来福在牢牢地按住她的双手,那还能有力气反抗曹牧之的暴行呢。张绣娘终于绝望的放弃了,她透体发寒,心如同堕入了无边深渊。只在最后冲着张二狗凄厉的叫了声:“公公!”便紧紧的闭上了早已干枯的双眼。

  这声“公公“”在曹牧之淫笑声的映衬下,显得是如此的悲凉与绝望呀!

  张老汉正在奋力正在奋力挣扎之时,也看到了儿媳的惨状,心中难过,如与张绣娘感同身受一般。但当,他听到张绣娘最后的那句话时,他愣住了。他的心,此刻好似被千人捶打一般。于是他开始疯狂了,不断地剧烈挣扎挣扎,身上被麻绳勒出了数道血痕,好似要嵌入血肉之中。

  也许是老天开眼了吧,此时的麻绳竟然被张二狗挣扎开来!按理说来,便是三五个大汉也是扯这麻绳不断的!

  这一刻,曹牧之和来福都没有发现。唯有正被曹牧之**的张绣娘,眸子中好似升起了点点亮光。

  别人发现不了,可站在张二狗身边的阿九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心中大惊,心中惊讶这张二狗是如何逃脱!心中虽惊,但阿九毕竟是阿九。当即便反应过来,意欲转身,一掌打死张二狗便可。可不知为何,动作力道,竟比平时慢上大半不止!

  待阿九转过身来,便看见张二狗拿着不知从哪找来的菜刀,怒目圆睁的砍了过来。若是在这平时,阿九躲都不用躲,一招便可了结这张二狗的性命。可偏偏此刻,身形力道大不如前。此刻的阿九心有余而力不足,可谓是命在旦夕,只能拼死搏命一把。

  只可惜,待到阿九的力掌还差一寸便可打在张二狗之时,张二狗的菜刀已经砍到了阿九的肩颈之上。不过饶是如此,这一掌还是落在了张二狗的胸口之上。顿时,张二狗便被吐血打得飞出了茅屋。再看阿九,伤口端的恐怖。这一刀,斜砍进了半个脖颈,那菜刀还在阿九脖子上没有拔出,也是如此阿九才得以残喘至今。

  那边发出的动静颇为激烈,早已被曹牧之来福二人发现。此时看到阿九的惨状,两人不禁心头发冷,那曹牧之竟是吓得软了起来,且不由停了动作。不过可怜一代武功高手竟会败在一个糟老头手上,当真奇也怪哉。

  此时的阿九,不可谓不恐怖。巨大的伤口,血肉开花,从脖颈渗出的鲜血,染红了身围三尺之地。饶是一代高手,此时也只余下一口生机。此时的阿九突然好似回光返照,猛地转过身来,朝着曹牧之来福二人走来。但只是一步,却如生死天堑,断了阿九的生机。看样子阿九还想说些什么,可终究没有说出来。竟是怒目圆睁,死不瞑目。再然后,尸体轰的一声,倒了下来。

  再说曹牧之来福,张绣娘却是不见,原是在刚才二人惊吓之余,拼死逃脱开来。这主仆二人,原本就被这阿九的恐怖样子吓得半死,待看到阿九身溅鲜血朝他们走来,以为是恶鬼讨命,竟是吓得尖叫抱作一团。待等阿九身躯倒下,二人面对面看了一眼,才发现都已经吓得尿湿了裤子。

  二人分开身形,理了理身子,神情这才恢复如常。曹牧之正想着交代来福不许他把今日之事说出去时,竟是看见那张绣娘去而复返!

  看此时的张绣娘面带疯狂之色,如此淫荡的一幕就这样出现,往日视贞洁如命的张绣娘竟是全然不顾了!

  曹牧之见张绣娘如此模样向他跑来,本还想淫笑一番。可下一刹那,他便如坠冰窖了。见那张绣娘,面带疯狂,好似视死如归一般,便这样冲着曹牧之跑了过来。光是如此,还不至于让曹牧之如此恐惧,让曹牧之害怕的是,张绣娘把原本还在阿九脖颈上的菜刀握在了手上。

  见这张绣娘手持菜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曹牧之向他走去。

  张绣娘此时离曹牧之只不过一丈的距离,曹牧之此时再看到张绣娘的样子,竟是被吓得愣在那里。此时的张绣娘全然没了之前柔美的样子。此时的她,头发随意散乱着,面色苍白,神情狰狞,而双瞳更好似被血染红似得。简直就如同厉鬼索命一般。

  原来,刚前张绣娘拼命挣扎出曹牧之的魔掌,心挂公公安危,也不顾穿上衣裳,便跑出门外,不想却见张二狗胸前满是鲜血,竟是死了不成。张绣娘见到此幕,先是悲痛欲绝,本想赴情郎而去,但转念一想这一切都是被曹牧之害的,当先给公公报了仇,再行自尽。如此,才有了现今之境况。

  说时迟那时快,那张绣娘一步并作两步,转眼便是走到了曹牧之面前。曹牧之此刻能清晰地听到张绣娘的喘气声,看着张绣娘脸上的狰狞笑容。曹牧之感觉到了死亡的靠近。

  这张绣娘走到曹牧之面前,也并不言语什么,抬起右手便向曹牧之身上砍去。眼看着这刀便要落在曹牧之身上,想来必定是与那阿九是同一个下场。

  此时的曹牧之看着眼前的刀刃慢慢放大,脑中快速闪现今生往往,想到自己的爹娘,想到了丽春院,想到了等等等等,最后想到了自己的悔不当初!可惜,一切就要结束!

  噗”的一声,刀砍入肉的闷响。但却见是这来福,忠心护主,替曹牧之挡了这生死一刀!这一刀下去砍在了来福的背上,入肉却是不深,但鲜血不消半刻便也把来福后背的衣裳染红。手中见了血,张绣娘也被惊回了神,竟然忽的晕倒在地上。

  曹牧之此时也晃过神来,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整个人也好似有了变化一般。这时看到仇敌晕倒在地,不由恶从心起,竟是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菜刀,便向那趴在地上的张绣娘砍去,看势好似要把张绣娘的头颅砍下,此时的神情比之刚才的张绣娘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刀刹那之间便落在了张绣娘洁白修长的脖颈之上,滚烫的带着铁腥气的鲜血立马溅了曹牧之一脸,在美人鲜血的映衬下,曹牧之此时更像厉鬼一般。此刀本来质量就不怎样,在砍在阿九的肩颈之上的时候便曲了刃,之后又在来福背上砍了一刀。此时再砍向张绣娘,曹牧之足足向张绣娘的脖子上砍了十多刀,才把张绣娘的头颅砍下。

  曹牧之刚砍死张绣娘便想起了张二狗,立马提刀赶紧向门外走去,但远远的望见张二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还满是鲜血,周围的苍蝇围了一大片,便不再管他。精神一松,竟是颓然坐在了地上。

  过了片刻,曹牧之想到帮自己挡了一刀的来福,便赶忙起身进了茅屋。看那来福,鲜血竟是已然止住,只是依然是昏迷不醒。曹牧之看着来福呆了呆,竟是把来福背在了身上,向曹府走去。

  从此,来福一跃为曹牧之手下的核心人物,成了曹牧之的伴读书童,更被曹牧之赐名为“曹行知”,曹牧之更是与之有了不一般的的交情。

  只是,曹牧之没有看到曹行知那天昏迷之后,从胸口中掉落出的药瓶,上面赫然写着“蒙汉”二字。也不知道,那天曹行知身上穿着一件牛皮坎肩。更不知道,自离开张家的第二天,张二狗的尸体便不见了踪迹!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