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百里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犒军大宴

百里鸿 梦如因 2026 2019.03.15 15:30

  京师王城,朱雀门外。来来往往的宫人正忙着检查“龙青楼”前的巨大广场,“龙青楼”巍峨地立在朱雀门不远的地方,用了同王城中一样的规制,朱砂红的外墙,紫檀木色的中梁和琉璃碧瓦。凡是有外宾前来或是藩王入京,必然都得先在此处遥向王城中行礼,以示顺服之意。这“龙青楼”盘踞在一个巨大山丘之上,占据了一个极好的观赏位置,登临此楼,可将京师之中的大好风光尽收眼底。此次犒军大宴自然就选在了此处。

  自犒军大宴的消息公布后,王上便指令工部派员,围绕着“龙青楼”前的巨大空地搭建了一座极大的平台,又环绕平台搭建了一圈简单但不失精致的小楼台,以供王公贵族、外宾起坐。小台之外又再设了锦帐以供普通官员以及有身份的人散坐。而未报名参加比试的平民,自然就与此盛会无缘,只能远远守在外头,打听着消息,用以解闷。

  虽是能进入这盛会的人只是少部分,但此事早已经在整个京师掀起轩然大波,因而民众的热情丝毫不因不能亲眼得见而减退。而有幸能参与这场宴会的人更是十分重视,早早地便寻了自己的座位就坐。即便是京师此刻正是寒冷的时节,却丝毫未能使人们的热情减退半分。

  犒军大宴定在了冬月二十日,离腊月初一的国宴并未相差几日,所有宾客均已经早早抵达京师,王上索性邀了所有宾客前来共赏此大宴。如此一来,百里鸿便也成为这场大宴的座上之宾。

  自那日桓正前来递了国宴的帖子,三娘便一直处于焦虑当中,没过多久又要忙着医治清遥和周锐,整日里忙忙碌碌,没过多久有些恍惚,幸好这时,怜南及时赶到了京师,分解了三娘不少压力。

  但料不到又冒出一个犒军大宴来,三娘就又开始焦虑了,拉着怜南问道,“殿主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怜南为人稳重,心中虽然也是有几分担忧,但总深深藏在心里,免得被百里鸿看见了又要分神,此刻赶紧笑笑反过来安慰三娘,‘’放心吧,三娘。不过是前去同乐而已,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再说殿主有正事要做,你这幅样子,她看见了难免又要分心劝慰你,反而更是劳累。“

  “是,怜南你说的对。我不能再给殿主拖后腿了。”三娘赶紧拍拍自己的脸,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来。

  百里鸿并非权贵,虽她手下的南无殿在江湖上颇有几分名声,甚至王上也听说过,但毕竟与庙堂无关,她终究不过是一个普通百姓,自然与江湖第一高手——素有“修罗刀”之称的寇西风、岭南药王杨开霁等人坐在一处。百里鸿一早便带了怜南前来,刚到锦帐之中,便从四处投来各色的目光,百里鸿只当做没看见,施施然入座,也不多话。眼神轻轻朝楼台上轻扫,潜洲国国主余冠高坐其上,面色红润,与周围的人说着话,时不时露出笑意,并不朝其他地方多看一眼。

  几乎满京师的王公贵族都倾巢出动参加这个大宴,一时之间楼台之上,三亲四友、上司下属,相互拜礼作揖、问候寒暄乱成一团。反而锦帐之中还要清静些。

  鹰奕、薄飞英此番共办此犒军大宴,自然是以主人的身份,与王上一同高坐“龙青楼”之上。鹰祺双亲都不在京中,鹰祺便与鹰建柏夫妇一同坐在楼台之上,鹰建柏夫妇素来不喜热闹,鹰祺便替了鹰奕身为人子的位置,不断应付着前来拜会的各色人等,原本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怕冷,不到一刻,竟热出一身小汗来。

  刚到午时,随着龙青楼上司礼监嘹亮地宣布“王上到!”底下喧闹之声顿时止住,顷刻之间雅雀无声,只剩下司礼监指挥众人朝拜的声音。

  朝拜完毕,百里鸿顺着龙青楼向上看去,只见得龙青楼满是珠冠华袍、华盖羽扇,龙青楼左右两边分别是鹰奕、薄飞英,两人均是一脸严肃。而王上高坐龙青楼正中,被金色华盖和纱帐围了个严严实实,根本就看不见脸。而王上从高处往下俯视四方,龙青楼底下的一切尽收眼底,清清楚楚。

  宴席开始之前,将领要发表一番犒军之辞,往常都是南北部都是分开进行的,鹰奕想着自己年岁轻,论经验、论战功都不如薄飞英多,不说别的,就凭薄飞英曾二救先帝于危难之中,自己也是钦佩他的。自己又是晚辈,虽位阶与他平齐,但总归不如他在沙场上驰骋的时间久。于是便十分谦虚地让薄飞英一并发言,自己拿出一副晚辈的姿态认真听着。

  薄飞英推辞几番便也爽快地答应下来,行至平台正中朝王上恭敬一拜后,端起杯中美酒,一脸严肃地对排列在空地上的将士们走去,随后双手将杯中美酒浇在地上,高举手中的空杯沉声低喝,“上祭战死的英魂!下祭涂炭的众生!”

  此言一出,满场的人都受了鼓舞,他们大多把今天的犒军大宴当成一个热闹在看了,反而将那些为守卫边关战死、甚至尸骨无存回不了家的将士们彻底忘在脑后了。

  薄飞英此言一出,众人才意识到“军人”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于是纷纷效仿薄飞英,祭出杯中美酒,高喊,“上祭战死的英魂!下祭涂炭的众生!”甚至是高坐的王上也倒下了杯中美酒。

  鹰奕眼含热泪,看着这些脸庞黝黑的将士,心中感慨万千,只有从战场上活着归来的人,才会明白活着两个字是多么幸福。世人甚至是军中的将士都会暗暗议论,南北两军,哪个更厉害。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鹰奕总觉得,一旦有了这个想法,就是对将士有了你我之分。而无论是南军将士还是北军将士,都是新邳的将士,都是守护新邳百姓的英雄,都是自己的兄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