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大明做崇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9被忽悠的田尔耕

穿越大明做崇祯 渠哥 2131 2019.05.17 09:55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黄立极放下心来。

  扭身看了一眼身后的一众朝臣,黄立极躬身说道:“既如此,臣提议,立刻斩首魏忠贤,以惩效尤。”

  朱由检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话虽如此,不过只杀魏忠贤一人,好像难以彰显其恶,而且朕做信王之时,就常听人说什么五虎五彪十孩儿之类的话语,他们有罪无罪,朕不知道,但是想来,其中亦是难免有罪大恶极之人。”

  “依朕之见,莫不如把他们也一块押往刑部大牢另有审讯,诸位臣工觉的如何!”

  朱由检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然而这个声音,却好像雷霆一般,响在了施凤来的脑海之中。

  施凤来反覆的想,皇帝为什么要在这个关头想要斩杀魏忠贤,是为了皇权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首先提议给他建生祠的自己,又会不会受到连累呢?

  不过看朱由检的样子,好像不像,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自己不趁机跟魏忠贤一伙们划清界线,那可就太傻了!

  一念及此,内阁大学生施凤来,连忙一整衣冠,率先抢在众人前头说道:“臣附议。”

  这话一出,被抢了风头的黄立极,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开口说道:“臣亦附议。”

  朱由检点头道:“很好,那么就是不知道,五虎五彪指的是谁!”

  见到这种情形,早已忍耐多年的东林党们,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情绪,当即有翰林编修倪元璐站出来说道:“禀陛下,臣略知一二。”

  朱由检看了一眼这个站在宫门口的小吏,敏锐的发现,他的目光跟朝中的阁老们相比,显得更为清明。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未受世俗影响的翩然君子。

  对于他,朱由检不由好感顿生。

  他就是传说中的东林党?

  朱由检拿不定主意。

  从内心深处来说,朱由检绝对不愿意让过去的东林党重新的当政。

  在他看来,真正的硬骨头,能够代表东林党精神的正义之士们,早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至于剩下的,便是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实则更加不堪的伪君子。

  不过,倪元路此人,却给了他好感。

  让他微微改变了对东林党一群人的看法。

  这让朱由检暗自警惕,忍不住闭上眼睛对自己说道:“同志!要当心!这年头看起来越像好人的家伙,越坏,比起用这种人,倒不如那些毫不掩饰的伪君子们,更显得实在。”

  “最起码人家把坏写在脸上!”

  朱由检想着,睁开了眼睛:“准奏。”

  倪元路认真的看了崇祯皇帝,开口道:“禀陛下,五虎指的工部尚书兼左都御史崔呈秀、太仆少卿吴淳夫、大常少卿田吉、太常卿倪文焕、左副都御史李夔龙。”

  “至于五彪,指的是左都督田尔耕、锦衣卫都指挥佥事许显纯、锦衣卫指挥崔应元、东厂理刑官孙云鹤和田尔耕的心腹杨衰。”

  倪元路一叠声的说完,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继续开口说道:“据臣所知,除五虎五彪外,民间尚有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的说法,恳请陛下一并予以处置。”

  朱由检有些无语的看着倪元路,心道:你知道倒还真是清楚!

  不过,难道我就不知道了吗?

  问题是老子得先挖坑让许显纯这些家伙们自己乖乖的走进刑部大牢!

  你把他们逼急了,万一他们恼羞成怒,上来砍朕怎么办!

  你来护着?

  朱由检倒是不怀疑倪元路的忠诚,可是一个书生,应有能有什么用!

  要知道,他们毕竟掌管着锦衣卫。

  朱由检觉的,自己可能有点冒失了。

  不过事已至此,再想也没有什么用了。

  一路行来,如履薄冰的朱由检叹息了一声,摆手说道:“不要再说了,朕不相信朕的锦衣卫们,也会背叛与朕。”

  这话一出,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

  其中就包括被弹亥的田尔耕。

  他决定了,等退了朝,就让人把这家伙偷偷弄死,叫你小子不开眼。

  然而还没等他放下心来,朱由检已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为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尔等还是一块到刑部大牢走一趟吧!”

  听到这话,田尔耕、许显纯等人,皆面露苦色,却不得不无奈道:“臣等遵旨。”

  朱由检等了一会,见他们根本就没有人动弹,不由的有点心慌,故露怒容道:“站着不动干吗!还要朕送你们不曾?”

  朱由检说完,一指刑部尚书薛贞说道:“你,立刻把这件事情给办了,他们如果有背叛朕的地方,该怎么严惩怎么严惩。但若是有人冤枉,也定斩不饶。”

  朱由检说着,看了倪元路一眼。

  刑部尚书薛贞听言,无奈的伸手说道:“诸位大人,请吧!”

  田尔耕的心里,好纠结!

  这一去还能回来不?

  可不去的话,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要抽刀砍皇帝不曾,这明目张胆的,就算砍赢了,估计也没有命活吧!

  田尔耕无奈的看向了朝堂里的大臣,然而,平时称兄道弟,甚至于对他阿谀奉承之人,却都装做看不见的躲闪着他的目光。

  然后,他看见了熊鸣泰。

  对于他,田尔耕表示,我完全不指望。

  毕竟,就是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最先背叛的我们。

  然而,让田尔耕意外的事,阎鸣泰这小子,在认真的看了一眼朱由检以后,竟然朝他走了过来。

  不对,好像刚才他还遗漏了别的信息。

  苦思冥想中,阎鸣泰走到了他的面前。

  阎鸣泰附耳上前道:“刚才你有没有看到皇上在朝我微微点头!”

  田尔耕恍然大悟道:“莫非皇帝并不想要除掉我等。”

  阎鸣泰哈哈大笑两声,却又顾及群臣,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略作掩饰道:“既然你看到了,那么就应该能够猜出皇帝的心思,你觉的皇帝真会下死手对付我等?”

  田尔耕这时,也已经明白过来,却尤不放心道:“可是……”

  “嗨,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皇帝那是做样子给他们看的。”

  “难道,你觉的他们比我的话还更真不成?”

  “要知道,我们始终才是皇帝的忠犬!所以,还不赶紧配合皇帝演个戏,难不成,你真想等皇帝生气,闹得不可收拾再服软不成?”阎鸣泰说着,朝田尔耕挤了挤眼。

  在阎鸣泰的劝慰之下,田尔耕稀里糊涂的站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