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大明做崇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朱由检的烦心事

穿越大明做崇祯 渠哥 2092 2019.05.09 18:13

  带着满满的决心,田东升带着自己麾下的一百个武装太监来到了武英殿。

  对于这种情形,跟着一块过来的朱由检,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田东升卖力的布置。

  他知道田东升这群人是想在自己的面前有所表现。

  但他仍旧没有多说什么。

  他只是觉的,自己该努力的事情,好像都已经做了。

  至于历史会不会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改变,他不知道。

  但如果自己连第一次都无法过去的话,那么以后的宏图大业,也就不要提了。

  心里担忧之下,朱由检竟没来由的同情起原来那个16岁的少年。

  自己再怎么说,都比他多了一个时代的记忆。而且应该还没有历史书上常说的那个什么历史局限性吧。

  可就算如此,自己一直以来都慌一批。

  原来的那个小子,又是怎么克服掉自己心里的恐惧的呢?

  朱由检想着,一直都在负责监视魏忠贤的王承恩,走了出来。

  “陛下。”王承恩行礼道。

  朱由检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问道:“老魏还好吧!”

  对于朱由检的奇怪说法,王承恩已经经历过了几次,但是,他却依然没有习惯。

  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做为一个古代人,让他理解力向穿越这么荒唐的事情上靠拢,他还真没有那个脑细胞。

  所以,王承恩对朱由检表现出来的反差,很是心疼的认为,自己的这位主子爷,压力太大了。

  不过,王承恩不明白的是,既然事情都已经做到了这步田地,为什么就不能直接把魏忠贤给杀掉呢?

  想了又想,王承恩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陛下,老奴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朱由检笑了笑,说道:“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看起来朱由检的心情好像很不错。

  感应到这点的王承恩,忍不住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陛下,相比较囚禁,我觉的直接杀掉魏忠贤,会是更好的选择。”

  朱由检笑着看向了门口的几位守卫太监,不答反问道:“你觉的他们能够看住魏忠贤?”

  王承恩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刚才我看到几位太监,都推了魏忠贤,所以我想,就算是以后他们不想被报复,也会认真完成皇上的命令。”

  “更何况,大明始终是皇上的大明。”

  听到这话,朱由检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道:“你这话说的没错,不过,当皇帝也是要讲理的,做为一个皇帝,如果肆无忌惮的杀人,那么臣子们会怎么想!”

  王承恩并没有想到朱由检会想的这么远,在这之前他只是以为,朱由检只所以如此的针对魏忠贤,纯粹是因为他势力太大,影响到了他的统治,或着说,只是单纯的让他感觉到害怕而已。

  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觉的朱由检安全更重要的王承恩,忍不住急道:“可是皇上,魏忠贤他是一个坏人!”

  朱由检冷冷的笑了起来,开口道:“坏人,那么谁又是好人呢?”

  朱由检说完,转头看向了王承恩,认真问道:“如果说魏忠贤是坏人的话,那么让魏忠贤上台去残害大臣的天启帝,又算是什么呢?”

  王承恩没有想到朱由检会说这些。

  这让他不敢回答,毕竟,你是皇上,天启帝也是皇上,而且还是先帝,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你要否决掉先帝的行为,那么,是不是也要连先帝选择你继承皇位的决定,也一块否决掉呢?

  更何况这种事情你说没事,可是我一个小小太监,就算你把我当成亲信,我也不能胡言乱语!

  但是看朱由检的表情,不回答好像也不行。

  这让王承恩犯了难。

  还好,朱由检并没有真的打算让王承恩为难,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淡淡的说道:“无论是谁,做错了事情都要付出代价。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所以,你还得跟我先到尚膳监跑一趟。”

  王承恩忍不住问道:“去尚膳监做什么?”

  朱由检没有直接回答王承恩的问题,反而看向了匆匆而来的田东升,问道:“里面都已经布置好了吗?”

  田东升脸上难言喜意的说道:“禀皇上,臣已经布置好了。”

  田东升说完,邀功道:“臣命人布置了两道长绳,如果哪边有问题,拉动长绳另一边的铜铃就会响,至于白虎殿里面的房屋前后,也都安排了专人24小时不间断巡逻。一旦有人进入,但有不测,我们便会第一时间杀掉魏忠贤。”

  听完田东升的布置,朱由检对田东升更加高看了一眼。

  就在田东升内心激动的忐忑不安之时,朱由检突然一弯腰,躬身说道:“既如此,朕的安危就拜托公公了。”

  田东升有想过,朱由检会给他表扬,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朱由检竟然会对他行此大礼。

  手足无措间,田东升突然平趴在地道:“小人惶恐,小人,不,奴才必誓死以报君恩。”

  称呼的转变,彻底的昭示了田东升心态的转变。

  看着田东升,朱由检有些感慨的扶起田东升说道:“不,以后在朕的面前,不必自称奴才,你们跟其他人一样,都是朕的子民。”

  朱由检说完,大踏步的选择了离开。

  身后留下了一地激动的人群。

  朱由检其实没有想过,要借这种方式来收他们的心。

  但是,在那个情境之下,朱由检就那么做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小民,甚至让他觉的比朝堂上的大臣们,更加舒服。

  他也不觉的,这些把自己给阉掉的人,就一定比那些大人们,低贱多少。

  你要活不下去,试试。

  行走中,一个大臣中的楷模,出现在朱由检的脑海之中。

  他的名字,叫做钱谦益。

  这个名字,原宿主也有印像,甚至还知道,他曾经是东林党中的主要人物。

  但是朱由检现在想到他,却只是他的那句水太凉。

  这让朱由检很是愤慨。

  疾走如风中,朱由检愤怒的想,从今天起,我待子民如君子,但是,像这样不要脸的,还是得想办法除掉的好。

  只不过从肉体上去除,好像不是一个好主意。

  朱由检想着,停了下来,仰天长叹道:“重塑华夏民族的热血,任重而道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