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大明做崇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5皇帝生气要杀人

穿越大明做崇祯 渠哥 2011 2019.06.04 09:45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尽管朱由检野心勃勃的想要改组翰林院,可是,除了到翰林院免费旅游了一下,并且参观了一下那些古建筑以外,朱由检就再也没有了别的收获。

  对了,还不得不免费向那位孔先师磕了两个头。

  这让朱由检觉的很憋屈。

  关键是,这个头他不知道磕的值不值。

  毫无疑问,孔先师是历史上非常伟大的教育家,这一点,朱由检是认同的。

  但是,抬高到圣人的地步,是不是有点过了!

  而且,这样子搞个人崇拜,到底好不好。

  还有,历史上最伟大的百家争鸣,在他统治的朝代,是不是也要解放一家思想,搞上一家!

  可如果要搞的话,会不会对自己的统治不利!

  这个想法,让朱由检觉的自己有点自私。

  怎么能为了自己的一已私欲,就去做那些阻止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感!

  朱由检觉的,要好好的批判一下自己的这种不健康的心态。可是却又觉的,自己来自于未来,眼光和见识,本来就不是这群古代人能比的,既然这样,那么独裁一下,又有什么不好!

  可是,这是不是自己在给自己找借口呢?

  一上午的时间,朱由检就在这种质疑与不断深思中,度过了。

  然而这些问题,越想,就越没有答案。

  就在朱由检犹豫着,是不是要放下这个问题,赶紧到自己的信王府去看一下,有关军事学院的建设问题之时,一个小太监,匆匆的找到了他:“禀陛下,王公公的菜市场抓到了一批扰乱社会治安的地痞,王公公让小人来请示陛下,是不是杀掉一批,示示威。”

  朱由检听到这话,来了精神。

  税收问题,是当前的重中之重,对他来说,属于绝对不可以忽视的重要问题。

  为了这一点,甚至于别的事情暂缓一下,都没有关系。

  更何况,这件事情听起来,还这么有趣!

  朱由检当即命令道:“摆驾……呃……”

  “你带路吧。”

  朱由检说完,闷闷不乐的上了轿子。

  摆驾菜市场吗?

  明明应该很霸气的话,为什么说起来,却显得那么别扭呢?

  得,就当做自己关心国计民生工程了。

  大领导逛菜市场,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

  要知道,菜蓝子工程,才是与市民最息息相关的事情!

  朱由检想着,做了一会心理建设,同时也在路上,迅速的了解了一下情况。

  果然,王应元并没有让他失望。

  准确的揣麾了事情性质的他,把这件事情当成了皇帝的一场市场调研。

  所以,他并没有去找那些大店的麻烦。

  而是在经过准确的调查以后,找到了一家卖肉的屠夫。

  据了解,这里有个叫做王二的家伙,经常欺行霸市,而这个卖肉的屠夫,就是里面最受欺负的一个。

  在得知这个信息以后,王应元立刻怒了。

  敢跟我大明朝的皇帝抢饭碗,活得不耐烦了!

  王应元觉的,自己找到了事情的突破口,这让他很高兴。

  让他意外的是,他都已经说了,那个姓牛的屠夫,就是不愿意,交税。

  竟然敢抗拒国法,王应元的火气,那是腾腾的往上涨。

  如果没有皇帝命令的话,那么他都已经砸他摊子了!

  可是周围那么多小老百姓好奇的看着,王应元觉的,又不能撵人。

  非常时期!影响不好。

  王应气生气的把牛屠户孝敬的肉,扔在了案板之上,骂道:“呸,谁要你的烂肉!不识抬举的家伙,给你脸都不要脸。”

  牛屠夫腰弯的很低,一味的赔笑道:“是的公公,可是小的真的没生意!你要税,也得等我把东西卖出去才行!不然,小的确实没有钱交!”

  首战不告捷的王应元,生气了。憋的脸通红的他,真想把他的摊子给砸了,然后把那堆臭肉,给狠狠的放在地上跺两脚。

  可是,不行!

  皇帝肯定会打听的。

  要是他真那么干的,别说秉笔太监干不成,说不定皇帝直接会撵他刷马桶。

  当然,这也许还是轻的。

  王应元咬着牙,恨恨的看着牛屠夫说道:“行,你牛,活该你被地痞欺负。”

  王应元说完,扭头看了一眼身边聚拢的人群,灰溜溜无奈的说道:“走,跟老子走。”

  王应元灰溜溜的走了,他决定,重新再想个办法。

  然而,走到半路以后,却愕然发现,得,少了一个人。

  最后一查,竟然是皇帝新选的税务总监。

  这把王应元气的!

  正想回去找他,穿了一身老百姓衣掌,脸上还抹了一把灰的张慧敏,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兴冲冲的说道:“王公公,我知道那家伙不想交税的原因了。”

  镜头回放:察觉到事情无解的张慧敏,敏锐的发现,那个姓牛的屠夫,显然有难言之瘾。

  糟糕的是,他好像还不肯说出实情。

  认真想了一下,张慧敏偷偷身边的小太监交待了一声,悄然间退了出去。

  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跟菜市场门口的成衣店里,买了一身粗布衣裳,简单的化了妆以后,混进了人群。

  王应元走后,有市民打趣的问道:“牛屠夫,傍上高枝了!宫里的人收税,说要罩着你,不比你把钱交给王二强!”

  牛屠夫狠狠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一群阉人,能在外面待多久!等他们走了,还不得我倒霉呀。”

  牛屠夫这话还没有说完,闻讯赶来的王二,带着兄弟从人群里钻了出来,掀开头上的布帽,笑着拍向了牛屠夫的肩膀,欣慰道:“小子,算你小子识相。”

  王二说完,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从今儿起,你的保护费减半。”

  王二心疼的说道:“就给一两半银子吧。”

  听到这话,牛屠夫顿时大喜,连连躬身道:“谢谢王爷,谢谢王爷。”

  听到这里,别说王应元生气了。

  就连朱由检都生气的踹了一脚轿门,骂道:“一个地痞,也敢自称王爷,找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