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穿越大明做崇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9恶劣的大明财政

穿越大明做崇祯 渠哥 2148 2019.05.27 10:22

  这句话终于引起了朱由检的好奇之心。

  朱由检挥手道:“你先退下吧!”

  黄立极倒退着走出了宫外,看着他,朱由检认真的分析起了黄立极的心路历程。

  他只所以没有跟着其他人一块捐款。

  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看出了自己想要整顿朝纲的心思。

  觉的就算捐款,肯定也干不长。

  倒不如趁着这个关口,明里不捐,暗里捐。然后借着这个由头,急流勇退之下,或许还能安享晚年。

  他的这个心思,倒也不能说错。

  阿谀奉承之辈,无论有没有能力,肯定不能留着。

  这样对帝国未来形成积极向上的气氛,肯定不好。

  不但如此,对于官员的选拨。

  朱由检实际上分为了三步。

  第一步当然是稳住现在的这批,然后,起用替换一批相对正直的官员。至于第三步,则是重新培养出第三代符合新时代标准的官员体系。

  当然,这一步还很遥远。

  那么,顺着黄立极的思路来思考,为什么他偏偏会选择何熊祥此人呢?

  朱由检认真的推理着:从时间上来看,何熊祥是万历二十年进士,而黄立极,则是万历三十二年进士,两人显然不会有太多的交集。嗯,这可能也是黄立极推荐他的原因之一。

  另外,此人常年在南京工作,官声很好,这说明跟魏阉显然不会太多的交集。

  再说,此人在天启三年就请辞了,那时,魏忠贤应该还没有那么风光。

  至于别的,不对……

  朱由检抓住了重点,笑了起来,他曾经代理过南京六部之职!

  原来如此!

  还别说,黄立极分析的还挺对,他的确有将现在的六部尚书全部都换一遍的想法。

  但是,初换之人,肯定不能很好的适应。

  而且,也不一定能很好的配合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有一个熟悉全部流程的内阁首辅,对于平衡这些方面的工作,自然是不无卑益的。

  朱由检想着,笑了。

  外面,匆匆赶来的王承恩,意外的发现,大臣们都在乾清宫门外站立着。

  这让他很是诧异,连连拱手道:“诸位大人,怎么都在外面站着!”

  顺着目光,带人而来的王承恩看见了鹤立鸡群一般,独自站立在一边的黄立极。

  黄立极苦笑道:“劳凡王厂公过来一趟,我想皇上是要你过来擒拿我的。”

  本来想要继续向前的王承恩,停住了脚步,诧异道:“首辅此言,乃是何故!”

  黄立极看了一下左右,挥手道:“王厂公进去以后便知,老朽在此,不便多言!”

  看了看宫外的情形,王承恩点了点头,没有多言,迈步走到乾清宫门口,大声的喊道:“陛下,老奴王承恩,可否进来。”

  朱由检点了点头,看着过来的王承恩问道:“何熊祥此人,你可以知道?”

  王承恩怔了一下,说道:“知道是知道,不过,如果皇上想要知道太详细的话,老奴可能要回去查一下卷宗。”

  “嗯,回去以后,立刻整理出一份详细的资料给我,如果没有必要的话,这件事情不需要经过吏部。另外,方震孺此人的资料,也一并调查一下给我。”

  王承恩躬身道:“老奴明白。”

  “嗯,你进来的时候,外面的大臣们,可还好!”朱由检皱眉问道。

  王承恩不敢随意回答,认真想了一下,开口说道:“禀陛下,所有人都还好,就只有黄首辅一人,静静的站在一边,好像被其他大人们给孤立了。”

  朱由检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说道:“这没有什么,你出去一下,把一众大臣们,都叫进来了。”

  王承恩领命而去。

  很快,所有人都走了进来。

  只有黄立极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了站在外面。

  不是他不愿意赌,实在是知道了那样的事情以后,皇帝大概会很难容他,只是没有想到,皇帝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魄力!竟然真的想要动手整理军屯和宗室。

  这么一想,就让他觉的很兴奋。所以,他很自觉的走到了王承恩的面前,这让王承恩很是诧异。

  他明白黄立极的意思。

  可是,皇帝却并没有让他处理他。也没有跟他说是什么事情。

  犹豫了一下,王承恩最终选择了不问。

  静静的等待中,一众大臣很快按照自己的官职,排好了队。

  看着他们,朱由检面无表情的说道:“黄立极在朕的感召之下,答应了为朝庭捐款五十万两。不过,朕的尊严不容挑畔,所以,朕酌情准了黄大人的请辞要求。另外,朕向大家募捐的请求,只有这一次,至于以后,国债的发行,大家愿意购买多少,购买多少,朕不强求。”

  这话一出,魏党官员们皆面露苦色。

  面面相觑间,互相传送着信息:狗皇帝,也太贪了吧!

  不过,下回应该不只是我们了吧!

  魏党们想着,看向了朝中仅存的几个东林党虾米。

  和他们不一样,几个东林党人互相对视间,却不由的困惑了起来:如果黄立极这么一点小的事情,都会引起皇帝的震怒。

  那么王元翰那小子都敢当面说皇帝是昏君了,又为什么会没有事!

  莫非,皇帝在暗示什么?

  这个念头一起,竟然再也压抑不住起来。

  当即就有人想要出列禀奏,却被人用目光阻止了下来:时机尚不成熟,切勿冲动,一切还是从长计较的好。

  心思各异中,密切关注着朝堂局势的朱由检,坐倒在龙椅之上,开口道:“户部尚书,报告一下今年的赋税,还有下一阶段的支出情况。”

  在想着问题的郭允厚,听到问题以后,愣了一下,旋即走了出来。打开奏折不慌不乱的念道:“禀陛下,朝庭今年的赋税约为白银862万两,杂税110万两,支出方面,辽东那边需要612万两,另外,毛文龙今年请求的30万军饷,还没有支出,其它的,京营饷银大概在320万两,宗室那边,也要个500多万两。另外,官员们的俸禄,也需要个120多万两。”

  一连串的数字,听的朱由检有些头晕。

  但是,他大概也听出来了,朝庭的收入,好像根本就不够支出。

  冷冷的笑了一下,朱由检皱眉问道:“这么说,朕的国库,赚的根本就不够花的,是吗?”

  郭允厚小心的看了朱由检一眼,开口道:“禀陛下,如果诸位大臣们捐助的饷银,不递交内弩的话,应该勉强能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