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 怨恨已闻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055 2020.08.01 19:30

  这个梦,接在三兄妹过去树林玩的梦境后面。

  洪家少爷坐在树下,看着小说。

  十七八岁的淤泥怪,和妹妹在树林里捉虫子玩。

  她们渐行渐远。

  “看我捉到了什么?”妹妹的手上抓着一只蜻蜓,得意的在姐姐面前炫耀。

  这不是那种小蜻蜓,而是有婴儿手掌大的大蜻蜓。

  夏怿是不敢捉的,民国小姑娘的胆子真大。

  “那边还有一只。”淤泥怪指向了旁边的树上。她没有去捉虫子,而是在地上看着野花。

  妹妹跑到树旁,去捉那只红色的蜻蜓,但蜻蜓敏捷,她跟着蜻蜓跑了一圈,也没有抓到。

  红蜻蜓飞过妹妹的头顶,落在了井边。

  “姐姐,我捉不到!”妹妹跑到了姐姐面前,拉着她的手说。

  淤泥怪无奈的站起身:“好,我给你捉。”

  淤泥怪压低身子,慢慢靠近红蜻蜓。

  妹妹学着她的动作,跟在她的身后。

  距离红蜻蜓还剩一米的时候,淤泥怪冲到井边,抓住了它的翅膀。

  “太棒了!”妹妹惊喜的接过蜻蜓,“姐姐真棒,比哥哥棒多了!”

  夏怿怀疑这丫头在开车。

  淤泥怪坐在井边,对妹妹说:“玩一会儿就放了它吧。”

  “我知道了。”妹妹看着红蜻蜓,没有注意到淤泥怪的异常。

  淤泥怪握着左手指,眉毛轻皱着。

  夏怿回想了一下刚刚的情形,发现淤泥怪在捉蜻蜓的时候,左手指戳了一下井边。

  夏怿也遭遇过这种事情,这感觉可不好受。

  不过比起这个,夏怿更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梦里的场景来看,淤泥怪和妹妹的关系很好,怎么之前淤泥怪那么敌视妹妹。

  那个埋了淤泥怪的,到底是什么人?

  在夏怿思考的时候,下面有了变故。

  “啊!”妹妹惊叫了一声,她光顾着看蜻蜓,没有注意脚下。

  她踢倒了一个土包,土包里,露出半个骷髅头。

  空洞的眼睛,似乎直勾勾的看着她。

  妹妹丢开了蜻蜓,慌张后退。

  在她后面的,是坐在井边的淤泥怪。

  “别!”淤泥怪刚说了一个字,就被妹妹一撞。

  她伸出手,想要抓住井沿,但右手摸了一个空,左手手指虽然触到了边缘,却没有抓住,反而带着身体在井上撞了一下,向着井下落去。

  咚——

  她的背触到了井底的泥土。

  这一下摔得不轻,她缓了一分钟,才挣扎着撑起了身体。

  她的眉头又一皱,抬起了手。

  一片瓷器碎片,插入了她的手掌。

  这样的碎片撒了半个井底。

  她一摸背后,触到了血迹,碎片大概也插到了她的背里,因为后背一片麻,她没有感觉。

  抬起头,她对井口喊:“芸芸!芸芸!”

  “姐姐!”妹妹的声音传来。

  “快叫人拉我上去!”淤泥怪靠在井壁,后背延迟传来的疼痛,让她颤抖着。

  “姐姐你没事吧!”妹妹没有立即照办,夏怿注意到,她的语气有些忐忑。

  “我流了血,你快一点!”淤泥怪说。

  “哪里流血了?严重吗?”妹妹的声音小了一些,语气也更加忐忑了。

  淤泥怪没有注意,她检查着身上的伤势,她还有一些擦伤:“后背没有感觉,但都是血,我站不起来了,你快去找爸爸!”

  井口沉默了五秒,才传来了声音:“我知道了。”

  淤泥怪放松下来,她移动身体,让肩膀靠着井壁,防止碰到后背的伤口。

  挪动的时候,她的手掌又按上了一个小碎片。

  看着陷入肉里的碎瓷片,她突然愣住。

  她看向四周,拿起了一个大一些的瓷片,瓷片上画着牡丹。

  井内寂静。

  她猛地丢开瓷片,拔出手掌里的碎片,在井底等待着。

  井口的白云,变成了乌云,云后的蓝天,也跟着阴沉下来。

  雨,从井口落入,滴在她的身上,凉入心扉。

  天完全黑了下来。

  夏怿紧握着手,他原以为,淤泥怪是死于豪门纠纷,没有想到,事实居然如此。

  他见到了地上的花瓶碎片,那个摔碎了花瓶,选择将花瓶藏起来,逃脱责任的妹妹,见姐姐的伤势严重,将姐姐也藏了起来。

  一样藏在了这口枯井里。

  雨打湿了少女的衣服,井下的气温低,她不由打了冷颤。

  夏怿看着心疼,但他什么也没法做。

  雨下得更大了,四周只剩下了雨声,雨点落在泥土上,溅起一道道泥浆。

  夏怿想到了之前的梦,在不久后,会有一个男人路过这里,向着井下叫喊,淤泥怪为什么没有应答?

  他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释。

  “妮妮!”一个女声响起。

  那不是妹妹的声音,夏怿根据排除法,猜测那是洪家夫人,淤泥怪的后妈。

  果然,淤泥怪惊喜的抬起头喊:“妈妈!我在这里!”

  “啊!”井口的夫人惊呼了一声。

  她估计是没有想到,淤泥怪真在里面。

  井上传来了两个人的说话声,因为她们有意压着声音,再加上雨声,夏怿听不清。

  不过夏怿可以分辨出,另外一个声音是洪家小姐。

  洪家小姐将事情告诉了她妈妈,或者说,是她妈妈发现了女儿的破绽。

  很显然,洪家夫人也不会救淤泥怪。

  过了五分钟,洪家夫人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妮妮,你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带仆人过来!”

  “好!”淤泥怪不疑有他,兴奋的说。

  “我回去之后,你小心一点,如果有人叫你你不要答应,防止有不轨之徒!”洪家夫人又说。

  “我知道。”淤泥怪感觉后妈说的有道理。

  “那么我们走了,你放心,我们很快回来!”

  井口没了动静。

  夏怿明白了,原来淤泥怪是因为后妈的话,才没有回应那个找来的人。

  应该说不愧是母女吗?

  如果是淤泥怪刚落下来的时候,洪家夫人说不定会救她,但现在淤泥怪已经被丢在了井里这么久,救上来之后,别人一问,她女儿就会遭殃。

  在这个时代,女人被扣上了冷血、恶毒的评价,可是影响一生的大事。

  何况还有洪家其他人的态度变化。

  淤泥怪的脸上带着笑容,她闭上眼睛,安心的等待着。

  黑暗充斥了井底。

  梦境结束,夏怿睁开了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