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 今天就要把你吃掉!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082 2020.07.30 16:56

  早上,夏怿睁开眼睛,发现淤泥怪躺在自己身边。

  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插入了淤泥里。

  淤泥怪立即转过身,用红色的眼眸看着夏怿。

  嘁,居然没睡!

  偷摸失败,夏怿放弃,他光明正大的钻入了淤泥里。

  舒服。

  淤泥怪从影子里涌出更多的淤泥,让淤泥里不至于拥挤。

  “我饿了。”夏怿说。他昨天睡了一天,根本没有吃饭。

  淤泥怪要站起身,夏怿拦住了她。

  “小毛球!小毛球!”夏怿喊着。

  小毛球从影子里起来,走到夏怿面前。

  “给我弄点吃的来。”夏怿吩咐说。

  小毛球看着懒在床上的夏怿,立在原地,没有动作。

  夏怿看向淤泥怪:“你管管它!”

  淤泥怪一个眼神过去,小毛球立即沉入了影子里。

  五分钟后,小毛球带着一块面包,回到了教室。

  它将面包给了夏怿。

  这面包是还没有切的整面包,现在的时间还早,估计洪家洋馆还没有开始做早饭,所以小毛球拿了这个凑数。

  夏怿将面包撕开,吃了五分之一,剩下的递向淤泥怪。

  “你吃东西吗?”夏怿好奇的看着淤泥怪。

  淤泥怪摇了摇头。

  不吃吗?

  夏怿想到了一个关键的事情,他问:“吃了也不会有事吧?”

  淤泥怪点了点头,它将面包吞入了淤泥里。

  淤泥怪以为夏怿第二个问题,是劝她吃面包,但是夏怿问的目的,其实是确定另一件事情。

  夏怿心中想起淤泥怪舌头的触感。

  诶嘿。

  吃了面包,夏怿有些口渴,让小毛球给自己倒了水。

  喝完水,他有些无聊,又让小毛球拿书来。

  书页被风吹的哗哗作响,他又让小毛球关窗。

  关了之后教室有点闷,他又让小毛球把窗子打开点。

  小毛球打开窗子。

  “再开一点,不对,太大了,回去一点,再回去一点,唉?又过了……嗯,这样似乎正好,让我仔细感受一下……还是不行,你再开点……我觉得还是刚刚的正好,你换回原来的位置。”

  小毛球花了十分钟,帮夏怿开好窗子,立即到了隔壁,拉来了影子女仆。

  它将影子女仆带到夏怿的面前,让夏怿不要再叫它了。

  夏怿有些伤心。

  小毛球进入青春期了,不喜欢爸爸关心它了。

  他趁机抱向了淤泥怪,用伤心的借口,去碰淤泥怪的身体。

  他的手掌,传来了细腻的触感。

  摸到了?

  夏怿惊讶得连得寸进尺都忘了。

  淤泥怪迅速反应过来,她用淤泥挤开了夏怿的手。

  夏怿悔恨着,刚刚淤泥怪估计在发呆,那么好的机会,他居然愣住了!

  根据手掌传来的触感,那应该是腿。

  不过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

  夏怿将头埋入了淤泥里,提防淤泥怪敲他脑袋。

  但是淤泥怪久久没有动静。

  夏怿怀疑淤泥怪是在等自己探出头,然后和敲地鼠一样敲自己,所以他忍着就是不探头。

  他数着数,一直过去了五分钟,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探出了头,做好了被袭击的准备。

  淤泥怪没有动手。

  夏怿看向淤泥怪的眼睛,那眸中的红光有些暗淡。

  “怎么了?”夏怿轻声问。

  淤泥怪没有回答。

  感觉到淤泥怪兴致不高,夏怿抓着她的手,也沉默下来。

  一天的时间,一人一泥就这么躺着。

  到了晚上,夏怿忍不住困意,进入了睡眠。

  半夜,他感觉到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见到淤泥怪走到了窗前,看着窗外的月亮。

  “淤泥怪!”夏怿有些不安。

  淤泥怪回到了夏怿身边,夏怿抱着她,稍稍安心了一些。

  “要发生什么了?”夏怿看着淤泥怪的眼睛问。

  淤泥怪无法回答这种复杂的问题。

  夏怿换了一个问法:“严重吗?”

  淤泥怪摇了摇头。

  夏怿松了口气,只要不严重就好。

  他将脑袋往淤泥里埋了埋,继续睡觉。

  夏怿本来准备,这几天和淤泥怪一起,去找洪家小姐的麻烦,但在淤泥怪反常的情况下,他完全没心思去想洪家人。

  第二天晚上,夏怿又见到淤泥怪看着窗外的月亮。

  是月亮的问题。

  月亮,越来越圆了。

  第三天晚上,夏怿没有睡觉,他看着窗外的月亮,有些惊慌。

  月亮已经接近了圆满,明天就是满月了。

  他抓着淤泥怪的手,一整天都没有放开。

  ……

  洪家洋馆。

  洪老夫人和儿媳在客厅里喝着茶。

  “这几天安宁下来了。”老夫人将茶杯放在了桌上,“明天就是月圆之夜了。”

  洪夫人的眼中流下泪来,她捂着脸,低声哭着。

  老夫人用力一拄拐杖,对儿媳说:“哭哭哭,你就知道哭,你要真是一个好人做得出那种事情?又心狠又心软,你们娘俩不知道是个什么毛病!”

  她站起身,离开了客厅。

  第四天傍晚。

  淤泥怪将夏怿拥入了淤泥中。

  待在黑暗又舒适的淤泥里,一天没睡的夏怿不由困倦起来。他想着,反正自己在淤泥怪的身体里,于是睡了过去。

  等他睡着,淤泥怪来到被褥那躺下。

  一只白皙的手臂,从淤泥中伸出。

  少女从淤泥里走了出来。

  她脚下的阴影里,涌出新的淤泥将她包裹。

  她伸手摸了摸夏怿,然后沉入了阴影中。

  深蓝的天空没有云,满月肆无忌惮的散发着光芒。

  整个学校,整个森林,在月光下反射出诡异的白。

  “嘎嘎!”

  一道鸟鸣声,在夜空中响起。

  夏怿猛地睁开眼。

  见到自己还在淤泥里,夏怿松了口气,他伸手去摸淤泥怪,却摸了个空。

  “淤泥怪!”从淤泥里钻出,夏怿看着四周。

  地上只有一片淤泥,淤泥怪没了踪影。

  “嘎嘎。”那道鸟鸣声再次响起。

  一只漆黑的乌鸦,飞到了窗边。

  乌鸦有着深绿色的眼睛,它看着夏怿:“你的淤泥怪要死了。”

  “她在哪?”夏怿的心顿时一揪,他盯着乌鸦。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乌鸦用喙梳了梳羽毛。

  夏怿感觉乌鸦的身影有些眼熟,他想了起来:“你就是那天被我砸的鸟?我道歉可以吗?”

  乌鸦发出难听的笑:“嘎嘎,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我守着你好多天了,今天就要尝尝你的味道!”

  说完,乌鸦穿过了窗子,向着夏怿冲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