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 该想想女儿的名字了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190 2020.08.01 16:54

  躺在淤泥里,夏怿生无可恋。

  接吻有这么上瘾吗?

  加上在树林里的一早上,这都多长时间了?

  求解,女朋友太过粘人如何是好?

  夏怿也试过反守为攻,但根本不是淤泥怪的对手。

  “放开我!”夏怿推开淤泥怪,从淤泥里爬了出来。

  他跑到了隔壁教室,想要远离淤泥怪,但一扇门根本拦不住她,她从夏怿的影子里钻出。

  淤泥裹向了夏怿的腿。

  夏怿连连后退,淤泥怪连连逼近。

  他退到了墙角。

  淤泥怪不急了,她从阴影里爬出来,慢慢走向了夏怿。

  在此刻,夏怿是如此的怀念当初那个,见到他靠近就害羞跑开的淤泥怪。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淤泥怪在夏怿的面前站定,淤泥已经开始吞噬夏怿的身体。

  夏怿把心一横,威胁淤泥怪:“你再过来,我就让小毛球多个妹妹!”

  淤泥怪的动作停住。

  夏怿露出笑容。

  不敢了吧!

  他得意的将身上的淤泥拨开,大摇大摆的路过淤泥怪身边,向着门走去。

  嗒——

  一片淤泥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危!

  没等夏怿反应,淤泥就将他吞没。

  ……

  早上,夏怿从睡梦中醒来,他看向身边的少女。

  少女也睁开了眼睛,她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泛起了一片红晕,一股淤泥从影子中涌出,将她包裹在内。

  夏怿伸手想要插入淤泥里,但刚伸到一半,淤泥怪就沉入了阴影中。

  她跑了。

  夏怿收回手,枕在脑后,面带得意。

  那个怕他的淤泥怪,又回来了。

  他果然才是最强的!

  站起身,夏怿随便套了几件衣服,唤着淤泥怪:“快出来,我要去洗澡!”

  周围没有动静。

  夏怿迈开脚步:“那我让小毛球带我去,正好洗洗小毛球。”

  他的话音刚落,一只淤泥手掌,就从他的影子里伸出,抓住了他的手。

  淤泥怪将夏怿拉入了影子,来到河边。

  夏怿脱下衣服,跳入水中。

  这里是民国时期,加上周围没有人住,河流清澈,夏怿甚至可以见到下面的游鱼。

  他看中了一条肥硕的鱼,潜下水去捉。

  鱼轻松避开了他的手掌,并用尾巴带起的水流冲击,糊了他一脸。

  夏怿气恼的看着鱼:有种到岸上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鱼不上当,迅速向着远处游去,在它路过一处阴影的时候,一只手掌从影子里伸出,抓住了它。

  夏怿浮上水面,淤泥怪捧着那条鱼,立在岸边看他。

  他游到岸边,接过了那条鱼。

  嘿,落到我手里了吧!

  夏怿将它丢在岸上:“你有本事再跑给我看看!”

  鱼不断扑腾着。

  淤泥怪送了鱼,准备回到阴影里,夏怿抓住了她的手。

  “你也要洗!”他将淤泥怪往河里拉。

  尽管他使出了全部的力气,也不能拖动淤泥怪一步。

  “你好重啊!”夏怿发出挑衅。

  淤泥怪看了他一眼,情绪稳定。

  民国时期,女性还没有那么敏感。

  夏怿又换上威胁:“你晚上还想不想上我床了!”

  淤泥怪立即跳入了水中。

  “……色批!”夏怿揪着她的脸。

  普通的洗了洗身子,夏怿和淤泥怪去洪家洋馆打秋风。

  书房安静,夏怿靠在淤泥怪的身上,吃着从厨房顺来的面包和三明治。

  洪家洋馆烤的面包不错,夏怿十分喜欢,相比之下三明治就不太行。

  夏怿拿三明治,只是想要吃里面的肉。

  他将肉咬出,把剩下的三明治塞到了淤泥怪的嘴里。

  吃完早餐,夏怿拉着淤泥怪的手把玩,消着食。

  书房有着一扇大窗子,阳光从窗子里照入,虽然没有洒在夏怿的身上,但洒到了淤泥怪的一部分身体。

  夏怿知道淤泥怪不喜阳光,他站起身,换了阳光照不到的位置,继续躺在淤泥怪身上。

  就和躺在一张水床上似的。

  也许可以延伸出新的玩法。

  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下,夏怿不由打了盹。

  他做了梦。

  梦中,是洪家的客厅。

  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在客厅里玩着。

  小一些的那个,在玩皮球,大一些的那个,在茶几上折纸。

  夏怿根据自己对淤泥怪身体的了解,分辨出大的那个女孩是淤泥怪。

  那么小的那个,就是淤泥怪的妹妹,现在的洪家小姐了。

  幼年淤泥怪抬头看了眼妹妹,提醒说:“在客厅里玩球会砸到东西的。”

  “没有关系,我会注意的。”妹妹说完,就一脚将球踢到了旁边的架子上。

  咣——

  花瓶落了下来,摔了粉碎。

  幼年淤泥怪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妹妹:“这是奶奶很喜欢的花瓶,上面有牡丹花。”

  妹妹僵在原地,小脸刷白。

  十秒后,她将球捡起,丢到了院子里,然后拿来扫把和簸箕,将碎片扫了进去。

  “姐姐,陪我一起去埋起来,我们就当没见过这个花瓶好不好?”妹妹抓住了幼年淤泥怪的手。

  幼年淤泥怪有些困扰:“奶奶最多打打手。”

  “我不想被打手!”妹妹剧烈的摇着头。

  “那就告诉爸爸。”幼年淤泥怪又说。

  “爸爸只会在一边看着,他又不是真的喜欢我!”妹妹继续摇头,拉着幼年淤泥怪的手开始用力。

  幼年淤泥怪没有办法,她将折好的千纸鹤装进铁盒里,跟着妹妹偷偷跑出了家门。

  两人将花瓶碎片装在书包里,跑到了森林边。

  “我们就在这里埋。”妹妹的头上冒着汗,一半是因为走得快,一半是因为紧张。

  幼年淤泥怪用手帕给妹妹擦了擦汗,怜惜的看着妹妹,说:“前面有一口井,直接丢在井里吧。”

  飘在上空的夏怿紧张起来,她们要接触那口井了!

  在他的注视中,两个女孩来到井旁,将花瓶碎片丢了进去,然后回到洋馆,在院子里玩球装作镇定。

  没事吗?夏怿松了口气。

  画面结束,梦境黑暗下来。

  夏怿睁开眼睛,见到的是依然是一片黑暗。

  他的唇边,传来柔软的触感。

  伸出手,夏怿推开了淤泥怪的头,重见了光明。

  这只淤泥怪,居然趁他睡着的时候偷亲他!

  淤泥怪心虚的将脸转到一边,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但她迎来的,是夏怿温和的拥抱。

  那个梦让夏怿想起了淤泥怪死亡的场景,想到了在井中感受到的那份痛苦。

  是时候,让那些人付出代价了。

  夏怿将手插入淤泥,摸着淤泥怪的脸:“告诉我,是谁害了你。”

  淤泥怪扭回头,用红色的眼睛看着夏怿,她身上的淤泥翻涌,将夏怿裹了进去。

  淤泥在夏怿的周身流动,如同按摩一般,夏怿又有了困意。

  他又进入了通灵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