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 鸟:我来了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044 2020.07.29 19:26

  去洪家洋馆吃了午饭回来,夏怿还对窗外风景被毁的事情耿耿于怀。

  他拉着淤泥怪的手,凶她说:“说,你和那个骷髅是什么关系!”

  淤泥怪歪着头。

  夏怿只是找个理由凶一下淤泥怪,发泄一下心中的不快。

  他趴到了淤泥怪的身体里,闭上了眼睛。

  午睡的时间到了。

  在睡梦中,他再次来到了那口井中。

  夏怿听到,井的下方传来了细微的声音,那声音如同一个落水的人在挣扎一般。

  是淤泥怪?

  夏怿着急的看着下面,但井里一片黑暗,他根本看不清。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痛苦吗?”

  声音里夹着咔咔的骨头撞击声,是燕尾服骷髅在说话。

  “怨恨吗?”

  声音再次响起。

  “想要复仇吗?”

  声音在井里回响着。

  “井的下面有你需要的东西,用你的怨恨去拥抱它,去你的痛苦去诱惑它。”

  “接受它,你将获得重生!”

  夏怿感觉到,井中出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

  夏怿遭遇过五次死亡,每次死亡前,他都会有所感觉。

  五次死亡的感觉,没有一次比得上井里的东西。

  那是比死亡更加幽暗的东西。

  夏怿的心脏剧烈跳动着,他猛地坐起身,结束了梦境。

  正午的太阳从窗户照入,帮他驱赶了黑暗。

  淤泥怪来到他面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握住淤泥怪的手,夏怿的心平静下来。

  他明白了之前的疑惑,原来淤泥怪的诞生,是燕尾服骷髅引导的。

  淤泥怪从那口井里,得到了力量。

  但是淤泥怪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口井里,骷髅为什么问她痛不痛苦,怨不怨恨?

  夏怿将身子埋入了淤泥里,又睡了过去。

  他再次来到了那口井。

  雨滴从井口落下,这是一个雨夜。

  是淤泥怪刚掉入井里的那一天?

  刚刚那个梦也在下雨,应该是在同一天。

  下面没有传来不适感,这是比上个梦早的时间点。

  夏怿努力向着井下看着,想要找到淤泥怪,但是井里太黑。

  轻轻的抽泣声,从下面传来。

  那是淤泥怪在哭。

  夏怿的心揪了起来,这样黑暗的井里,就是他知道这是梦境,都感觉压抑和独孤,何况是下面的少女?

  这次的梦境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长,夏怿的眼睛也许是适应了黑暗,终于见到了井下少女的身影。

  少女抱着腿,坐在井底,哽咽着擦着眼泪。

  雨点从井口落入,滴在夏怿的身上,夏怿感觉身上有些冷。

  雨令人不适,但更加令人心焦的,是井底的抽泣声。

  夏怿伸出手,想要去抱下面的少女,但是他无法动作。

  天际响起了一道响雷,轰隆隆的声音,在井中回荡。

  一想到少女的未来,夏怿的心中更加难受起来。

  没有什么,是看一场无可改变的悲剧,更加让人揪心的事情。

  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井上传来。

  “妮妮小姐!”

  雨夜嘈杂,但夏怿清楚的听到了那个声音。

  居然有人找来了!

  夏怿惊喜的看向少女,只要少女叫一声,对方就能听到,将她救起!

  但是少女还在抱着腿哭着,雷声轰鸣,她没有听到井上的喊声。

  喊声渐渐远去,夏怿的心,沉了下去。

  喊声听不见了。

  少女哭得累了,停下了抽泣,井里静悄悄的。

  “妮妮小姐!”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而且就在井上方!

  那人回来查看井了!

  少女听到了声音,夏怿见到,她惊喜的看向井上。

  但是她没有应答。

  声音叫了三次,离开了。

  夏怿惊愕的看着少女,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回答那个男人。

  少女不再哭泣了,她仰头看向井口。

  她在等待着什么。

  她等来的,是一铲泥土。

  少女惊叫起来,但丝毫没有作用,井口出现了一个铁锹,铁锹向井里铲着土。

  泥土漫过了少女的小腿,要将少女埋起来。

  少女急忙抽出脚,踩在了泥土上。

  井上的人发现了自己的愚蠢,用泥土活埋一个能动的人,是行不通的。

  “你是谁!”

  “你要干什么!”

  “妈妈!”

  “爸爸!”

  少女声嘶力竭的喊着,但是没有人回应她。

  少女用手撑着井壁,想要爬上去,但井壁太滑,她摔了两次,就没有了力气。

  过了许久,那个人影回到了井口,一桶淤泥,从井口倒下。

  淤泥不是泥土,无法踩踏上去。

  少女只能绝望的,被淤泥一点点掩埋。

  夏怿从梦中醒来。

  他的脸上,流淌着泪水。

  少女临死前的声音,还在他的耳边回荡。

  他看向身边,没有找到淤泥怪,心中一慌,发现淤泥怪立在窗子那边后,松了口气。

  他抱住了淤泥怪。

  淤泥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可以感觉到夏怿的汹涌的情绪。

  抱着淤泥怪,夏怿渐渐平静下来。

  他想要问淤泥怪是谁杀了她,但又怕让淤泥怪回想起那天的场景。

  就算是夏怿,也不想再回想一遍。

  井上的人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淤泥,他没有什么大的容器,所以淤泥怪被活埋的过程,十分漫长。

  夏怿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煎熬,怎样的酷刑。

  虽然他不知道具体情况,但能够推测出,这件事情和那个洪家小姐,脱不了干系。

  淤泥怪摸了摸夏怿的脸。

  夏怿努力露出一个笑容:“你在看什么?”

  他向着淤泥怪视线的方向看去,见到了一轮凸月。

  他睡了一下午。

  “马上就要满月了。”夏怿看着月亮说。

  淤泥怪没有回答。

  夏怿拉着淤泥怪坐下,将淤泥怪的身子,强硬的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淤泥怪盯着他看了两眼,继续看着月亮。

  大约是通灵不算在睡眠时间内,夏怿陪着淤泥怪看了一会儿,就感觉到了疲惫。

  他昏昏沉沉的进入了睡眠,身子向着旁边倒去。

  淤泥怪用淤泥托住了他,将他放在了被褥上。

  淤泥怪身上的淤泥退到了影子里,露出了少女美丽的身体。

  少女躺在了夏怿的身边。

  窗外的月色明亮,驱赶了大部分黑暗,但隐蔽处的影子,也更加深邃起来。

  一只看不清身形的鸟,落在了窗沿上,它看着屋内的淤泥怪和夏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