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 才不是小三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040 2020.08.02 16:52

  夏怿还在淤泥里,周围是一片黑暗。

  他伸手摸了摸,摸到了淤泥怪的身体。

  他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抱着淤泥怪,淤泥怪也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

  夏怿本来想要安慰一下淤泥怪,但抱久了,就出了一些差错。

  窗边的阳光,从偏向西边,变成了偏向东边。

  夏怿休息完毕。

  他拉起淤泥怪:“走,我们去找她们!”

  洪家母女做错了事,怎么能逃避惩罚?

  夏怿和淤泥怪钻入了影子,先来到了洪家小姐的房间,但房间里没有人,再去别的房间,也没有人在,只有老夫人在房里烧香。

  居然都不在家!

  “我们回去,晚上再来!”夏怿就不信,她们还不回来睡觉了。

  淤泥怪拉着他回到了教室。

  夏怿刚从影子里钻出,一个黑影向他扑来。

  那是小毛球,小毛球已经失踪了一天多。

  “你跑哪里去野了!”夏怿抓住小毛球,恶狠狠的问。

  小毛球呆住,明明它是被夏怿和淤泥怪丢在了井边!

  它是被丢弃的,居然还说它乱跑!

  夏怿知道这一点,他只是找个理由,发泄一下没找到洪家母女的愤怒而已。

  本来他说一句,就发泄完了。

  谁知道小毛球铁骨铮铮,居然和夏怿比划着手脚说明,要将事情的过错方好好的理清楚。

  夏怿摇了摇头。

  居然和家长讲道理,这小毛球太天真了。

  他看向淤泥怪,抹着虚无的眼泪:“你看它,我那么担心它,它还犟嘴!”

  小毛球的身体僵住。

  淤泥怪抓起了它,提到自己的眼前。

  面对淤泥怪的猩红眼眸,小毛球瑟瑟发抖着。

  “你以后还敢不敢了!”夏怿叉腰问。

  小毛球连连摇头。

  淤泥怪放开了它。

  小毛球缩到了夏怿的影子里,安安稳稳的当一颗影子脑袋。

  夏怿和淤泥怪在地板上坐下,淤泥怪分了一些淤泥,给夏怿做了一个淤泥坐垫。

  有了淤泥怪,夏怿已经不需要床了。

  他靠着淤泥怪,手紧握着少女的手掌。

  他想到了井中的那份痛苦。

  “你每次月圆的时候,都会遭遇到那种痛苦吗?”夏怿问。

  淤泥怪稍稍迟疑,然后点了点头。

  夏怿握着淤泥怪的手用力了一些,他只是经历了一次,就心有余悸,淤泥怪居然每个月都要经历。

  “我以后陪着你。”夏怿看向淤泥怪。

  淤泥怪也看着了夏怿,两人的视线交汇。

  窗外回响着不知名的鸟叫声。

  淤泥怪慢慢凑向了夏怿。

  “嘎,我有办法!”乌鸦的声音突然响起。

  夏怿和淤泥怪同时抬起头,用凶恶的目光看着乌鸦。

  乌鸦抱紧了自己。

  发生了什么?他们怎么不高兴了?

  是自己打断了他们头碰头?

  可头碰头是个什么玩法?它观察的一对夫妻,从来没有做过头碰头的举动啊!

  都是别的地方碰。

  “你刚刚说什么?”夏怿问。

  “我有办法,说不定可以让泥巴大人,不再受月圆之夜的痛苦。”乌鸦小心翼翼的说。

  “什么办法?”夏怿心中的不快散去,他高兴的问。

  乌鸦咳嗽了一声,没有说话。

  这是在要好处。

  “如果有用,就放了你。”夏怿说。

  乌鸦关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这种弱鸡诡异放了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虽然夏怿打不过,但这不妨碍他认为乌鸦弱。

  听到这句话,乌鸦兴奋的展开了翅膀。

  它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笼子了!

  “但是,”夏怿眯起了眼睛,打量着乌鸦,“如果没用的话,呵呵。”

  乌鸦害怕起来,它吞了口唾沫:“我还是不说了吧。”

  “没有关系,如果没用的话,最多迁怒你,让你吃不好睡不好而已。”夏怿安抚着乌鸦。

  这是一种威胁,虽然不威胁乌鸦也能听到答案,但夏怿有着自己的目的。

  他一定要扭转自己小娇夫的形象!

  小毒夫都比小娇夫好听!

  乌鸦说了办法:“解决了怨恨之后,妖怪的力量会强上一大截。虽然不知道泥巴大人的痛苦是什么原因,但是只要力量强大了,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夏怿看向淤泥怪:“它说能变强是真的吗?”

  淤泥怪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它不知道。

  “是真的,我解决了怨恨之后,从一个只能破开土墙的乌鸦,变成了能破开石墙的乌鸦!”乌鸦急忙举着自己的例子。

  夏怿下定了决心。

  向洪家母女复仇,是一件迫在眉睫,十分紧要的事情了。

  “你是什么怨恨?”他又问乌鸦,准备用作参考。

  乌鸦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开了口:“我丈夫,和别的乌鸦跑了。”

  “……”

  “节哀。”夏怿同情的看着乌鸦。

  “那年冬天,我为了养它,潜入人类家里,给它找吃的,没有想到在我辛苦觅食的时候,它却在和另一只乌鸦亲热!”乌鸦眼中的绿色变得深邃起来,它挥动着翅膀,情绪激动。

  夏怿摸摸下巴,原来乌鸦里也有吃软饭的。

  他看不起那只乌鸦。

  居然一边吃着金主的软饭,一边和别的乌鸦亲热,太不像话!

  面对这个情感问题,他想要问问淤泥怪的想法,却发现淤泥怪正看着他。

  “你看我做什么!”夏怿炸毛,“我才不会勾搭小三!”

  淤泥怪看向了小毛球。

  “那是你的孩子啊!”夏怿不可置信的看着淤泥怪。

  乌鸦羡慕的看着他们,继续说:“后来,我被一个小孩砸到了翅膀,不能长时间飞行,找不到吃的,它竟当着我的面,和那姘头亲热!我去拉它,还被它们连爪打了一顿!”

  乌鸦低下头,用翅膀捂着脸。

  “你怎么报仇的?”夏怿追问。

  “我抓住了那两个贱人,丢给了那个小孩,看着小孩把它们玩弄的半死不活,然后丢给大人开膛破肚,做成了汤!”乌鸦嘎嘎的笑着,“我还尝了一口,太美味了!”

  夏怿听前一半,感觉十分解气,但听到后面的相食,有点儿发毛。

  他家淤泥怪只要完成前一半就行了,后面就算了。

  窗外的太阳慢慢下降,沉入了地平线。

  灰暗的月亮升起。

  夜晚,到了。

  夏怿一挥手:“淤泥怪,我们走!”

举报

作者感言

尺间萤火

尺间萤火

小毛球(抱紧自己):我不是出气筒!也不是小三!呜哇——

2020-08-02 16: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