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 羡慕吗?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018 2020.07.20 19:45

  夏怿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他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一个冒着血的头颅。

  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坐起了身。

  头颅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没有身体,断裂的脖子中流淌着鲜血。

  夏怿见到了旁边的淤泥怪,气愤的问:“你是不是想打架!”

  放个脑袋吓唬谁呢!

  淤泥怪看了看脑袋,又看了看夏怿。

  “帮我把绳子解一下。”夏怿躺平了身子,毫不见外的对淤泥怪说。

  淤泥怪沉入地下,拿了一个剪刀过来,剪开了绳子。

  “这个就给我了。”夏怿扣下了剪刀。

  淤泥怪没有反对。

  夏怿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提起了茶几上的脑袋。

  他感觉有点儿奇怪,淤泥怪不像是会用脑袋吓他的性格。

  他拿着脑袋,走到窗边,借着透进来的月光,分辨了一下。

  这是那个阿广的脑袋。

  他诧异的看向淤泥怪,淤泥怪这是帮他报了仇?

  “抱歉冤枉你了。”夏怿将脑袋丢在了一边,对淤泥怪说。

  淤泥怪没有动静,看来并不在意。

  “你怎么知道是这个脑袋的主人打的我?”夏怿又好奇的问。

  淤泥怪猩红的目光,看向了夏怿的脚下。

  那里除了地板,只剩下夏怿的影子。

  原来是影子告密!

  他踩了脚影子:你告密有个什么用,当时就给我站出来打他啊!

  “谢了。”他对淤泥怪说。

  能够有这么一个生物,在他被打之后给他报仇,还是挺让人感动的。

  他又想起了淤泥怪花了一晚上,给他找鸡的事情。

  这是别的人能做到的吗?

  面对夏怿的感激,淤泥怪眼中的红光闪了一下,恢复了平静。

  夏怿躺在沙发上,拿出一个苹果吃着,思考着未来的事情。

  管家的态度很明显,要么他被淤泥怪杀死,要么永远待在这里。

  如果这里的坏境好,夏怿不介意生活在这里,但客厅里环境并不怎么样。

  没有水,没有电,就连厕所也没有。

  而且地上还有一具没有收拾完的尸体,现在天热,估计很快就会腐烂。

  也许应该离开这里。

  离开了这里,他可以去找别的诡异,总不可能所有的诡异都和淤泥怪一样不行吧?

  规划好了方向,夏怿将手里的苹果吃完,走到了恭桶那里。

  他看了眼淤泥怪,淤泥怪正在盯着他。

  淤泥怪不是人,不用避开。

  一道水流,划过一条抛物线,落入了恭桶,在寂静的夜晚发出清脆的声响。

  淤泥怪眼中的红光,猛地亮了好几度,祂向后退去,绊倒了一个架子。

  夏怿见到了淤泥怪的模样,得意的一笑:“羡慕吗?”

  淤泥怪只是勉强有着人形,有着四肢和脑袋,其它东西并没有。

  就算淤泥怪有,夏怿也有着信心能让淤泥怪感到惊讶。

  淤泥怪将倒下的架子扶好,迅速钻入了阴影中,消失不见。

  夏怿的笑容更加得意了。

  他擦了擦手,回到沙发上,思考着晚饭是吃苹果,还是吃饼干。

  饼干已经不多,忘了和淤泥怪再要一份。

  他打开饼干盒,刚吃了一口,两道红色的光芒再次出现。

  淤泥怪从阴影里钻出了半个身子,祂放下了一样东西,又沉入了地下。

  “等等!”夏怿急忙说,“把那脑袋和尸体带走!”

  淤泥怪听到了夏怿的话,只见阿广的脑袋和那具尸体,缓缓沉入了地下。

  夏怿看向淤泥怪留下的东西,那是一个钢罩子。

  这是什么?

  夏怿好奇的掀开了罩子,一只酒红色的烤鸡,出现在夏怿的视线中。

  是烤鸡!

  而且还是火鸡!一整只!

  火鸡由一个大盘子盛着,盘子里还有一副刀叉。

  夏怿拿起刀叉,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

  时隔三天,他终于又吃到肉了。

  他有些感动,任谁吃了三天苹果和饼干,见到肉都会感动。

  一整只火鸡他吃不完,于是只取了几部分好吃的地方,填饱了肚子。

  他躺在沙发上,心满意足。

  这只淤泥怪还是挺不错的,居然还记得烤鸡的事情。

  下次就不在祂面前,叫祂淤泥怪了。

  又咬了一颗苹果解渴,夏怿无聊的看着天花板。

  到了凌晨,他浅浅的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声响将他惊醒。

  他扭头看向声音的方位,见到了将头伸入窗子的管家。

  管家紧皱着眉头:“你怎么还没死?”

  夏怿摸了摸鼻子:“我感觉这只怪物不行,要不你换一只新的怪物进来?”

  “哼,狂妄!”管家的目光不善,“你是怎么解开绳子的?”

  “这种绳子,我只要稍稍用力,就能挣脱开来!”夏怿吹着牛。

  管家半信半疑,他在客厅中扫视了一圈,见到了没吃完的火鸡。

  他大惊失色:“这烤鸡是怎么回事?”

  夏怿回答:“我的鸡不是战死了吗?这是废物利用。”

  “你那不是公鸡吗?这是火鸡啊!”管家的目光不由看向了夏怿的大腿处。

  “我那鸡有两种变化。”夏怿添加着设定。

  “那你又是怎么烤的?”管家三问。

  “我三昧真火修行有成。”夏怿回答。

  ……

  管家问着种种疑点,夏怿一一忽悠。

  “管家!”一个仆人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管家从窗子里收回脑袋,听着仆人的汇报。

  仆人和管家汇报着。

  “什么,阿广死了?脑袋没了?”

  管家重新将脑袋钻入了窗户里,他看着夏怿,脸上的不善更加明显。

  “天师大人,我知道您道行高超,但现在摆在您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被怪物杀死。”说话时,管家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夏怿。

  他掏出手枪,在窗口晃悠了一下:“我再给您一天的时间,不然就让您尝尝现代科技的厉害,到时候您可就不是死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您不死,会让我很难办。”

  说完,管家抽回脑袋,将窗户封上。

  夏怿靠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看来这里是不能待了,他可不想被仆人们绑起来虐待。

  虽然他的癖好有些广泛,但还没有广泛到这种地步。

  今晚再努力一下。

举报

作者感言

尺间萤火

尺间萤火

小淤泥:看到了,我不纯洁了

2020-07-20 19: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