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 婚房就绪!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255 2020.08.04 20:21

  夏怿被淤泥怪的话惊住,他没有想到,淤泥怪居然和自己表白了!

  明明都是老夫老妻!

  惊讶之后,是浓浓的喜悦。

  他转过身,抱住了少女:“再说一遍!”

  少女看着夏怿,脸上染着一层红晕,低声重复:“喜欢你。”

  “再来一次。”

  “喜欢你。”

  “我还想要。”

  “喜欢你。”

  “继续。”

  “稀饭你……”

  “???”

  夏怿惊愕的淤泥怪。

  民国已经有用稀饭代替喜欢的用法了吗?

  还是说是淤泥怪无师自通?

  不愧是我家淤泥怪!

  夏怿将少女抱紧了一些,高兴的回应说:“我也喜欢你。”

  少女脸上的红晕更浓了,一股淤泥从影子里出现,将她包裹起来。

  “我还没有听够,再说给我听听!”夏怿抱着淤泥怪,不让她走。

  淤泥怪拒绝合作,用淤泥挤开夏怿的手,溜到了影子里,只有脑袋在外面。

  夏怿追着脑袋:“快点说!”

  一人一脑在走廊上奔跑着。

  天花板上的乌鸦,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它摸了摸下巴。

  那个泥巴,刚刚好像是说岔调子了?

  原来如此,鸦明白了。

  乌鸦是老诡异了,这种事情它见得多,那些成了诡异之后,不常说话的,都是这样。

  诡异的发声原理和人类不同,毕竟人类的骷髅架子和乌鸦可没法说话。

  需要大量的练习,诡异才能掌握正确的发音。

  乌鸦想着,可不可以用这个来要挟淤泥怪,让她放了自己。

  但感觉到时候,自己被灭口的可能性极大。

  还是算了,就当不知道。

  乌鸦活了这么多年,除了能屈能伸之外,还因为它为鸦谨慎。

  “别跑了,我不追了!”楼下传来夏怿的声音。

  乌鸦向着窗边看去,夏怿扶着树,气喘吁吁。

  歇了一会儿,夏怿冷静下来。

  他反思着:我为什么要去追淤泥怪?

  追了这么多次了,还不知道淤泥怪比自己跑得快吗?

  果然恋爱使人盲目。

  淤泥怪从夏怿身下的树影里探出头,用淤泥给他擦了擦汗。

  淤泥似乎有着自我清洁功能,而且用它擦过的东西,都会十分干净。

  不过夏怿感觉怪怪的,所以还是坚持到河边洗澡。

  他拉住了淤泥怪的手:“走,我们去……”

  夏怿的表情僵住,他发现前面有一片空地。

  可那里,之前明明是一片树林啊!

  夏怿仔细看地面,发现了树木被拔起的痕迹。

  “淤泥怪,有敌人!”夏怿急忙缩到了淤泥里。

  淤泥怪没有回答。

  她没法回答。

  只有献祭树木,她才能好好说话。

  夏怿本想将周围搜一搜,但民以食为天,他还没吃早饭,加上跑了一路,肚子叫得厉害。

  “走,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再来找那个敌人!”夏怿对淤泥怪说。

  淤泥怪沉入了阴影里,他们熟练的来到洪家厨房。

  厨房里空荡荡的。

  嗯?

  我吃的呢?

  夏怿愣了一秒,想起来洪家已经被自己搞垮,仆人都跑路了。

  现在洪家,只剩下一个老夫人,是淤泥怪放了她一马。

  可惜了,这么大,这么好的宅子。

  夏怿从柜子里找到了面包,应付了两口,拉着淤泥怪的手一起上楼。

  他要去三楼书房找两本书看。

  说到书房,也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

  夏怿经过对比发现,一楼书房里的书,比三楼书房里的书要无聊得多。

  收拾书房的人,有意的进行了划分,把好书都藏在了三楼书房。

  书房在三楼走廊的最里面,经过老夫人卧室的时候,夏怿发现门开着。

  他想了想,推开了门。

  他不是想要偷窥老太太。

  而是想要光明正大的看看老太太。

  他好奇,没了仆人之后,老太太怎么办了。

  进入门内,首先见到的是一个暗金色的大柜子,柜子旁是宽阔的窗户,在窗户前转过身,就能见到卧室里的床。

  老夫人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

  她的身上盖了一条大红色的被子。

  夏怿没想到老夫人还在睡觉,但转念一想,睡觉对人类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走向门口,去和淤泥怪会和。

  淤泥怪没有进入房间,她虽然放了老夫人,但心中还有芥蒂。

  夏怿一只脚踏出房门,脑中闪过灵光。

  不对劲。

  他看了看窗外的烈阳,再看了看老夫人身上的厚被子。

  哪有人大热天盖着被子睡觉?

  来到床边,夏怿拿起床边的拐杖,戳了戳老夫人。

  这是防止老夫人埋伏他。

  戳了一分钟,夏怿感觉没有陷阱,才伸出了手,放在老夫人的鼻子前。

  老夫人没有了鼻息。

  她已经死了。

  夏怿掀开被子,老夫人穿的是一件红色的嫁衣。

  这是做什么,要变成红衣厉鬼回来报仇吗?

  在嫁衣的袖子下面,有一个信封。

  夏怿抽出信封打开,里面是用毛笔写的信。

  『对不起。

  奶奶爱你,但爱中正更多。

  如果可以,把我葬在你爷爷墓旁吧。』

  中正是淤泥怪同父异母哥哥的名字。

  那男人不知道在井的案件里,具体做了什么,不过一定是个从犯。

  老夫人之前说,她给后妈三人擦了屁股。大概是在后妈三人犯了事后,她为了孙子,将这个事情的痕迹掩盖了下来。

  那孙子又是因为她孙女和儿媳干的事情,而牵扯进去的。

  他儿媳又是被孙女拉下水的。

  而事情的起因,只是因为一起不小心的事故而已。

  事故完全可以挽回,只要及时将淤泥怪从井里救出来,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如果这些人没有一环套一环的遮掩,事情也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

  不过那样的话,夏怿就遇不到淤泥怪了。

  他将纸递给了淤泥怪,淤泥怪接过纸,撕了粉碎。

  她不想看。

  夏怿抱着她安慰。

  老夫人的尸体,不能一直放着,夏怿从储物室拿了铁铲,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坑,将老人家埋了进去。

  他没有去找淤泥怪爷爷的墓,也没有为老夫人的墓立碑,将她入土,已经是给了她面子。

  要不是淤泥怪还对她有些感情,放过了她,夏怿才不会管她。

  将土填上,夏怿回到淤泥怪的身边,用淤泥擦着手。

  淤泥怪盯着土丘看了十秒,拉着夏怿进去了洋馆。

  看着空荡荡的洋馆,夏怿摸了摸下巴。

  他发现一件事:

  这个洋馆是洪家的;洪家人只剩下淤泥怪了;淤泥怪是他的。

  四舍五入,这个洋馆是他的了!

  不用睡教室了!

  这么大,这么豪华的洋馆!

  夏怿的大脑迅速运作起来,一会儿功夫,他已经想好婴儿室建在哪个房间,要和淤泥怪生几个分别叫什么。

  他扯了扯淤泥怪的手,要问淤泥怪的意见。

  这时候,他又想起来一件事情。

  这里不是他原本的世界,他是因为怪谈游戏,才到这里的。

  而他的游戏时间是——

  一百天。

举报

作者感言

尺间萤火

尺间萤火

不会虐哒,男主其实开挂很大,这是恋爱爽文!等这个世界结束,会写到男主的挂。

2020-08-04 20: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