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 我家淤泥怪不可能这么可爱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080 2020.07.24 19:32

  楼上,夏怿收拾了教室后,又将旁边的办公室打扫了一下。

  淤泥怪是女性,和他住在一起有些不便,还是分开比较好。

  旁边的办公室虽然只有教室四分之一大,但也应该够淤泥怪待的了。

  现在去叫淤泥怪,把东西收拾上来,还有一些东西需要去洪家拿。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走廊昏暗,夏怿提着一盏油灯,下了楼。

  到了院子里,月光明亮。

  他将油灯放在地上,绕一圈来到了楼后面。

  远远的,他就见到了一个影子,立在桌椅板凳的旁边。

  他远远的开了口:“我收拾了两个房间,我们……”

  夏怿准备说,他和淤泥怪一人一间。

  但在这时候,他见到了月光下人影的真容。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少女。

  听到夏怿的声音,少女扭头看向他。

  少女的美丽的面庞,让夏怿不由停下了脚步。

  他还准备继续欣赏,少女却吓了一跳。

  她脚下的影子中,涌现出大量的淤泥,将她包裹了起来。

  她变成了淤泥怪。

  “……?”

  夏怿仔细思考,冷静分析,得出结论。

  我家淤泥怪居然是妹子变的!

  夏怿走到淤泥怪的面前,和蔼的说:“我收拾了两间房间,我们住一间,还有一间用来放杂物。”

  淤泥怪歪头看夏怿。

  “走吧,我们上去。”夏怿和颜悦色。

  淤泥怪拿起了旁边的东西。

  “放着我来。”夏怿拦住了她。

  淤泥怪后退两步,有点儿害怕。

  夏怿先抬起了一张小木桌,木桌有点儿重。

  除了木桌外,还有两张木椅子,也是重物,另外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拿起来也十分麻烦。

  夏怿迅速放弃了怜香惜玉,对淤泥怪说:“还是你来吧。”

  淤泥怪将东西裹入身体里,和夏怿一起上了楼。

  夏怿心不在焉的将东西收拾好,看向淤泥怪。

  刚刚的那个人影,他很熟悉,那是井边梦境里,那个少女的模样。

  淤泥怪不是淤泥组成的怪物,而是被淤泥包裹的少女?

  那么他之前伸入淤泥里摸到的……

  夏怿尴尬了咳嗽了一声。

  怪不得当时淤泥怪打了他,还跑开了。

  见过了淤泥怪的真身后,夏怿再看向淤泥怪,感觉那坨淤泥也眉清目秀,没了以往的丑陋。

  夏怿有许多事情想要问淤泥怪,但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算了,明天再说。

  吃了窃来的饼干做晚饭,夏怿躺进了被褥里。

  他一闭上眼睛,就想起了淤泥怪的模样,不能入睡。

  侧过身,夏怿向淤泥怪招了招手。

  淤泥怪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伸出手,摸上了淤泥怪的身体。

  之前一直躲躲闪闪的淤泥怪,这次并没有跑开。

  夏怿试着深入里面,遭遇了淤泥的冲击,手被推了出去。

  嘁,原来只让摸外面。

  夏怿放弃了淤泥怪的身体,伸手向了淤泥怪的手臂。

  他向着淤泥怪的手臂深处摸着,淤泥怪又使用淤泥冲击,想将夏怿的手推出去。

  “不许动!”夏怿说。

  淤泥怪呆了一下,夏怿趁机伸进去半个小臂,摸到了淤泥怪的手掌。

  那是一只柔软的,纤细的手掌。

  摸起来十分舒服。

  这是夏怿摸过的,第二舒服的东西。

  夏怿咳嗽了一声,对淤泥怪说:“我昨天在洪家洋馆和你说的话不算数。”

  淤泥怪低头看着他。

  夏怿心中有点儿乱。

  他一直以为淤泥怪是丑丑的怪物,还防着淤泥怪对自己不轨,没有想到淤泥怪的真身居然是那样的。

  纤细的身体、白皙的皮肤、垂到腰间的长发,还有那可爱的脸,十分符合夏怿的审美。

  虽然夏怿的审美是漂亮就好。

  夏怿的手掌动作着,他摩挲着淤泥怪的掌心,引得淤泥怪想要收回手掌,但他又紧紧的抓着,不让她逃脱。

  他又插入她的指缝,将两人的手指紧紧的交缠在一起。

  淤泥怪有些困扰。

  一边玩弄着淤泥怪的手掌,夏怿一边取出了《妮妮日记》,借着油灯的光芒来读。

  日记里,充满了一个父亲对女儿的宠爱。

  比如这一篇:

  『1923年5月2日

  妮妮越来越俏丽了,而且乖巧聪慧,她今天听了东瀛那边的传说,要折一千张千纸鹤给我。唉,这样可人的女儿,最后不知道要便宜了哪个男人。』

  夏怿快速的翻着,几秒钟就能看一页。

  直到他翻到了1928年。

  『1928年5月4日

  小冬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她总想着妮妮陪她,却不知道妮妮每次出来,都要哭好久。』

  夏怿根据之前的日记推断,小冬是淤泥怪的母亲。

  『1928年5月16日

  今夜下了一夜暴雨,小冬还是走了,她心念一个月的芍药,在她走后的早上开了,可恨,这花居然如此残忍!我本想剪了它,但妮妮睹物思人,舍不得剪,就饶它一条生路。』

  淤泥怪的母亲原来去世了吗?

  那么那个洋馆里的夫人是谁?

  还有那个在梦境世界里,和淤泥怪差不多大的兄妹,又是怎么回事?

  是后妈和私生子?

  夏怿继续往后翻。

  『1928年9月18日

  近月来妮妮总是闷闷不乐,马上就是她的十岁生日,我托人从美国买了流行的洋娃娃,希望她能喜欢』

  这篇就是最后,往后都是白纸。

  怎么不记了?

  娶了新老婆,有了新孩子,就不管老的了?

  放下笔记本,夏怿的心中有着许多疑惑。

  他看向淤泥怪,想要询问,但感觉这是在揭淤泥怪的伤疤。从结果来看,中间一定没发生什么好事。

  躺在枕头上,夏怿有了困意。

  他进入了睡眠。

  窗外,聚集的乌云终于降下雨来,雨点击在屋顶上,哒哒作响。

  夏怿睡得沉,握着淤泥怪的手掌,松了开来。

  淤泥怪伸手,要去捉夏怿滑落的手掌,但伸到一半,收回了手。

  她看了看夏怿的影子,沉入了阴影中。

  窗外的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架势,越下越大,不过夏怿的睡眠好,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夏怿做了一个梦。

  那是关于淤泥怪的梦,十三四岁模样,萝莉体型的淤泥怪,和家人一起,在餐桌上吃着饭。

  这个餐厅夏怿十分眼熟,就是他在洪家洋馆,经常和韩庄他们用餐的那个。

  十三四岁的淤泥怪,也很可爱啊。

  夏怿露出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