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 为淤泥怪献上天师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199 2020.07.17 22:48

  夏怿注意到,诡异的眼眸中的血红色顿时加深。

  成功了?

  在夏怿期待的目光中,诡异伸手接过了护身符,塞到了腰间的淤泥里。

  然后诡异低头片刻,沉入了下面的影子中。

  “???”

  房间里只剩下了夏怿。

  怎么跑了?

  夏怿坐在椅子上,困惑的反思。

  过了五分钟,门口的影子上再次出现了红光,诡异回到了卧室。

  祂走到夏怿面前,伸出手。

  躺在那漆黑手心的,是一颗苹果。

  夏怿接过苹果,沉思片刻。

  他明白了情况。

  我把护身符贴你脸上,不是要送你礼物,是要激怒你啊!

  你要是真的感激我就杀了我,不用送苹果!

  夏怿感觉很累。

  前五个世界努力求生,最终还是死了。

  这个世界努力求死,居然还失败了。

  他的天赋真的是通灵,不应该是失败?

  “唉——”他叹了口气。

  诡异走到他的面前,用猩红的眼眸看看他,又看看苹果。

  这是在催他吃苹果。

  夏怿咬了口苹果,有点儿酸。

  他心中又想,既然诡异不想杀他,那他是不是不用死了?

  不对,诡异的性格无法揣度,现在不想杀他,不能代表日后不想杀他。

  就像小孩子玩蚂蚁,前一秒还送吃的给蚂蚁搬,下一秒就能一脚踩死对方。

  夏怿继续咬着苹果,并看向诡异。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这个诡异,上次躺在诡异面前的时候太过兴奋,没有仔细观察。

  这只诡异大概一米六高,身上披着厚厚的淤泥,但这淤泥并没有在地板上留下痕迹,应该是像淤泥的别的什么东西。

  从淤泥的轮廓看,这个诡异是瘦弱的体型。

  他想到了上次摸诡异的事情,从那种触感来看,他似乎可以将手伸到淤泥里面。

  淤泥里面会是什么?

  如果是一般人,就算心中疑惑,也不敢做什么求证,可现在在这里的,是求死失败的夏怿。

  他伸出手,摸向了诡异。

  只见黑影一闪,诡异就从他的身前,移动到了门边,并且将手拦在胸前。

  昨天的时候,诡异也是这么做的。

  当时夏怿没有想明白,现在他有了猜测。

  这诡异,该不会是怕自己袭胸吧?

  自己是那种人吗!

  没等夏怿解释,诡异钻入了影子中,消失不见。

  夏怿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到祂回来。

  看来是真的走了。

  躺在床上,夏怿有点儿头疼。

  送死计划看来是彻底的失败了,他接下来要怎么办?

  这只诡异怎么这么奇怪?

  迷迷糊糊中,夏怿睡了过去。

  窗外的两道红光,跟着离开。

  淤泥模样的诡异,钻入了影子中,等祂再次钻出,已经来到了一片树林中。

  幽暗的月光照在幽暗的树林里,一股令人战栗的阴森感,飘荡在周围,阴森不是来自树林,也不是来自月光,而是来自一口灰石小井。

  井内漆黑、深邃。

  诡异坐在井旁,从腰间拿出了黄色的护身符,抬手看着。

  祂手上的淤泥退去,露出了一只白皙的手掌。

  干哑的虫鸣声在黑暗中飘荡,远处洪家洋馆亮着黄色的灯。

  一轮红日冲破了黑暗。

  洗漱完毕,夏怿下楼用餐,见到了面色严肃的四个队友。

  “怎么了?”他问。

  韩庄说:“我们去看了他们五个的尸体,发现他们的影子没了。”

  夏怿没有在意四人瞒着他去看尸体的行为,他说:“影子没了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尸体没了都是正常的事情。”

  四人被夏怿的话提醒。

  “也对,诡异拿走什么也不奇怪。”他们松了口气,是他们多虑了。

  杨丽丽问:“对了,昨天是你遇到了诡异吗?”

  夏怿点了点头。

  眼镜男的面色顿时白了一些,夏怿遇到了诡异,证明护身符没有作用。

  对夏怿能够生还的事,四人已经不再奇怪,要是夏怿哪天被诡异杀了,他们才会惊讶。

  “这次你又是怎么逃过去的?”韩庄问。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诡异好像不想杀我。”夏怿回答。

  “是件好事,为我们多活的一天干杯!”韩庄举起了牛奶杯。

  干了杯,夏怿吃完早餐,去厨房要了一份饼干。

  他注意到,厨房的仆人们看他的目光带着惊奇。

  是在惊奇自己到现在还没有死吗?

  夏怿没有去管这件事,他回到房间,继续着自己的咸鱼生活。

  时间慢慢过去,很快到了黄昏。

  这次没人想要和夏怿凑一组,连续四天夏怿在哪里,诡异就去哪里,没人敢来。

  然而夏怿这个晚上,并没有遇到诡异。

  太阳升起后,夏怿来到楼下,发现四人一个没少,但是眼镜男的面色苍白。

  韩庄主动解释着:“他昨晚抓了一个仆人到房间,想要逼问情报,然后遇到了诡异,仆人死了,他运气好逃了出来。”

  夏怿并不相信运气好这三个字,应该是眼镜男坑了那个仆人,依靠着自己的努力逃了出来。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夏怿吃着早餐。

  没等他吃完,十来个仆人,将他们围了起来。

  他们气势汹汹。

  韩庄紧张的站起身:“怎么了?”

  管家站在仆人的后面,面色阴沉的说:“楼上的尸体,诸位能解释一下吗?”

  “是我们保护不力,不过那个怪物太强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自己都死了五个人了。”韩庄回答。

  一个仆人气愤的反驳:“放屁,明明你们才是祭品,那怪物从来没对我们仆人下过手!”

  管家一伸手,那仆人立即停住了口。

  “祭品!”韩庄四人面色一变,他们只以为洪家人隐瞒了自身的保命法,没有想到居然是拿他们做祭品!

  两边人互相怒视着。

  夏怿一边看戏,一边吃着面包,就差拍手鼓掌。

  韩庄脱下了衣服,露出自己肌肉盘结的身体。

  他抓着桌子,一个用力,桌子腿就被他掰了下来。

  将桌子腿在手上拍打着,韩庄对管家冷笑说:“你以为,十个仆人就对付得了我?”

  管家不屑的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枪。

  他将枪口指向韩庄,声音尖锐,面带嘲讽:“都什么时代了,还拳脚功夫呢?”

  韩庄举起了双手。

  “我们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你们,你们还不知足,居然害死了我们一个兄弟。既然这样,就不怪我们了。”管家先讲述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正义,然后一挥手,“上。”

  仆人们将夏怿五人抓起来,关到了客厅,将门锁上并用铁链捆紧。

  眼镜男将之前那个仆人的事说了出去,遭了一顿打,被丢在角落。

  仆人的脚步声散去,客厅里,只剩下夏怿五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