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2. 你变了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513 2020.08.04 16:42

  “因为复了仇,所以你可以说话了吗?”夏怿看着淤泥怪的眼睛,十分高兴。

  淤泥怪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夏怿自动理解为了,淤泥怪不想提复仇这件事情。

  善解泥意的他略过这个话题,专心的关注起淤泥怪的说话能力。

  他伸手去揪淤泥怪的脸,兴许是因为淤泥的保养,淤泥怪的皮肤非常好,捏起来十分舒服。

  他催促淤泥怪:“你再多说点让我听听。”

  淤泥怪没有回答。

  她就练了这两个字,说多久就露馅了。

  夏怿疑惑起来:“怎么了,再说点话啊,很好听的。”

  他以为淤泥怪是怕声音不好听,急忙鼓励。

  淤泥怪摇了摇头。

  “不能说话了?可你刚刚不是说了吗?”夏怿皱眉追问,他还想着听着淤泥怪的声音入睡。

  淤泥怪将头扭到一边。

  “你说话啊!”夏怿追着淤泥怪的视线。

  面对穷追不舍的夏怿,淤泥怪没有办法,她看向乌鸦。

  乌鸦一愣。

  你的小娇夫问你话,你看我做什么?

  我又不知道你为什么能说话却不说话。

  见淤泥怪看向乌鸦,夏怿也看向了乌鸦。

  乌鸦更慌了。

  我不知道啊!

  等等,也许不需要我知道?

  那泥巴看我,是让我瞎编,糊弄那人类的意思?

  可万一被识破了,自己可就完了啊!

  乌鸦深感鸦生艰难。

  这个泥巴推鸦出来糊弄人类,却不给鸦任何保障!

  “你是不是知道,快说!”夏怿瞪着乌鸦。

  乌鸦咳嗽一声,很快有了办法,它说:

  “根据我的推测,也许可能八成大概是说话的消耗比较大,或者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新能力,所以不能说多。”

  原来是这样吗?夏怿感觉乌鸦说的有点道理。

  乌鸦小心翼翼的补充:“仅仅是我的个鸦见解,鸦不负任何责任啊!”

  夏怿没有理它,只要淤泥怪不是只能说一句就好。

  “你明天是不是就能再说话了?”夏怿看着淤泥怪。

  淤泥怪点点头。

  夏怿高兴起来:“能不能让我指定说什么?”

  淤泥怪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夏怿陷入纠结中。

  明天让淤泥怪说什么呢?

  爸爸?

  主人?

  杂碎?

  不对,杂碎是什么鬼。

  夏怿稳定了心神,继续思考。

  五分钟后,他看向淤泥怪:“算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淤泥怪一天才能说一句话,他不能剥夺淤泥怪的言论自由。

  躺在淤泥里,夏怿说起了另一件事:“我从梦里听了好多你以前的声音,甜甜的。”

  他转过身,将淤泥怪脑袋上的淤泥拨开,露出少女美丽的脸。

  捏着淤泥怪的脸蛋,夏怿向上一提,让淤泥怪的唇弯出一个弧度:

  “以前的你还会笑呢,现在怎么变成面瘫了。”

  淤泥怪没有反应。

  夏怿放下手,将淤泥重新罩住了脑袋:“梦里的你笑起来的样子可好看了。”

  在淤泥下面,淤泥怪的手掌握成了拳头。

  “你小时候也超可爱,小小的一只,还会叫爸爸,想抱一抱,亲一亲,再举高高。”夏怿回想着淤泥怪幼崽的样子,笑容更灿烂了。

  淤泥怪的紧握的拳头微微颤抖。

  “真可爱啊。”夏怿完全陷入了对淤泥怪幼崽的想念中。

  淤泥怪不能忍受,她抓住了夏怿的两只手,环住了自己的腰。

  “嗯?”夏怿疑惑的看着她。

  淤泥怪又伸手点了点自己的脸,然后做出一个举高高的姿势。

  不准想那个萝莉,我给你抱抱亲亲举高高!

  “啊这……”夏怿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你连自己的醋都吃的吗?”

  淤泥怪身上的淤泥翻涌着,眼中的红光大涨,她的情绪激动。

  夏怿立即安抚她:“虽然你小时候也可爱,但现在更棒!”

  淤泥怪还是没有平静。

  夏怿试探着说:“小时候的你一点都不可爱,现在才是最漂亮的?”

  淤泥停住了翻涌,淤泥怪的眼眸也恢复了正常。

  夏怿一口槽卡在口中。

  小时候的你,也是你啊!

  求解,女友丧心病狂到连自己小时候的醋都吃,如何是好?

  淤泥怪拍了拍夏怿的手臂,指了指脸。

  亲亲和举高高还没做。

  亲亲容易,夏怿很快做完,但在举高高上,遭遇了困难。

  夏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能将淤泥怪举起来一点。

  最后还是让淤泥怪把身上的淤泥散去,夏怿才完成了这一步。

  放下淤泥怪,夏怿揉着腰。

  刚刚拼命想要举起淤泥怪,有点闪着腰了。

  到河边简单洗了澡,夏怿回到教室,躺在褥子上。

  淤泥怪走向他。

  他裹紧了被子,对淤泥怪说:“我们分开睡吧。”

  淤泥怪僵住。

  她的身子渐渐低了下去,变成了一个淤泥球。

  夏怿感受到了她散发的失落情绪。

  他心中升起怜惜,但考虑到自己的腰,还是冷酷的说:“不行。”

  淤泥怪将手伸入阴影里,揪出了夏怿影子里的小毛球。

  她不能睡,小毛球也不能睡。

  她拉扯着小毛球泄愤,圆圆的小毛球一会儿变成大饼样,一会儿变成长条样。

  “好了好了,”夏怿心软起来,“只能握着手。”

  淤泥怪马上丢开了小毛球,躺到了夏怿的旁边。

  她将夏怿的手臂裹入淤泥中,紧紧握住。

  乌鸦羡慕的看着他们,曾几何时,它和丈夫也是如此恩爱。

  唉。

  乌鸦叹了口气,缩在笼子角落,也睡了过去。

  夜越来越深,天上的星星璀璨。

  夏怿已经睡熟。

  淤泥怪悄悄站起身。

  她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夏怿的头旁。

  夏夜炎热,夏怿踢开了被子,还皱着眉头。

  她亲了下夏怿的脸,然后用淤泥做成了被子,盖在夏怿的身上。

  淤泥被子凉爽,夏怿的表情变得舒适起来。

  淤泥怪又将趴在一边的小毛球摇醒,放在夏怿身边警戒,然后沉入了影子,来到了楼下的树林。

  星光渐隐,太阳升起。

  夏怿坐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见到身上的淤泥被子,他的心中一暖。

  他抱住了旁边的淤泥怪。

  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他的腰已经好了。

  不过现在更加重要的是——

  淤泥怪今天会说什么!

  夏怿期待的看着淤泥怪:“该说话了。”

  淤泥怪和他对视了十秒,扭头看向一边。

  “你说话啊!”夏怿将淤泥怪的头掰正,并用两手守着左右,不让她再转头。

  淤泥怪抬头看向了天花板。

  “给我说话!”夏怿又将她的脑袋掰回来。

  他直视着淤泥怪的眼睛,给她施加压力。

  淤泥怪闭上了眼睛,拒绝说话。

  夏怿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很气恼,他放弃了让淤泥怪叫他主人,就是想听听淤泥怪说心里话,结果淤泥怪居然不说话了!

  “你变了。”夏怿松开了手。

  他后退两步,用陌生的目光看着淤泥怪。

  “也是,吃到了嘴里的肉,哪有没吃到的时候珍惜。”夏怿低下头,假装抹着眼泪,“你马上就会去找别的男人了吧。”

  夏怿的话语哽咽,眼中真的流下泪来。

  手上不知道在哪沾了灰尘,揉眼睛不小心揉进去了。

  夏怿不浪费这个机会,他抬起头,看着淤泥怪。

  我真哭了!

  淤泥怪慌乱着,手抬起又放下,往左移移,又往右移移。

  夏怿乘胜追击,他捡起了小毛球:“不用你赶我,我自己走。”

  抽泣.gjf

  看着向门口走去的夏怿,淤泥怪彻底慌了。

  她跑到夏怿身后,抱住了他。

  她身上的淤泥散去,露出了穿着黑色睡袍的身躯。

  她手臂,紧紧环着夏怿的腰。

  两瓣柔软的唇,贴在了夏怿的耳边:

  “喜欢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