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 死亡的秘诀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244 2020.07.15 21:43

  “你怎么没死?”杨丽丽期待的看着夏怿。

  一次没死可能是巧合,两次没死,就一定是有着秘诀了!

  想到这里,杨丽丽后悔着,她应该坚定的投资才对。

  “我也奇怪,我怎么就没死呢。”夏怿也想弄明白这个问题。

  “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韩庄疑惑的问。

  从诡异手下逃脱了,不是应该欢呼雀跃吗?

  夏怿给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高兴,我高兴坏了。”

  几个游戏者没有纠结这个问题,他们询问夏怿在里面到底遭遇了什么。

  为了不惹麻烦,夏怿没有说自己跑到诡异面前求死的事情,只说诡异在杀了两个人之后,就离开了洋馆。

  “难道是因为已经杀够了?”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问。

  “有可能,按照道理,就算我们跑到庭院里,诡异也能追上来,但对方没有追,可能祂只是随手解决几个。”

  “我们就像是门口的蚂蚁?高兴起来就掐死几个玩?”

  众人激烈的讨论着。

  夏怿没有参与,讨论没有意义。

  这个惊悚游戏里的诡异,不像游戏里的鬼,没有什么特定的行动规律和破绽,而且强的离谱,根本没有办法抗衡。

  在庭院里转了一圈,夏怿缓解了心中的郁闷。

  他回到客厅里,躺在沙发上,思考着诡异为什么不杀自己。

  其中一定有着蹊跷。

  可他冥思苦想,仔细比较自己和五个死人的区别,就是得不到答案。

  除了他稍微帅气一点儿,他和那五个人根本没有什么不同。

  等等,也许不是因为本身的不同,而是因为行为的不同?

  那五个人都想跑,所以死了,而他没有跑,所以没死?

  夏怿豁然开朗。

  明白了,下次跟着跑路!

  想通了之后,夏怿放松下来,他将剩下的饼干吃完,进入卧室睡觉。

  第三天早上,他吃完早饭,从管家那里要了两本小说,在卧室里看着。

  这个世界的小说,和夏怿世界的截然不同,夏怿想着,要不要背下来一本,回去自己的世界发表。

  最终他选择放弃,因为一个白天背不下这本书,他晚上就要去送死了。

  看书看累了,他就趴在窗边看看,放松眼睛。

  还剩下的四个游戏者,不时从窗外经过,他们是在积极的进行探索。

  夏怿看着他们,就好像见到了前面五个世界的自己,目光中不由带上了怜悯。

  中午吃饭的时候,四个人互相交流着情报,夏怿跟着听了一些,他们感觉洋馆里的仆人们知道一些事情,早上进行了套话,但都没有成功。

  顾忌洪家的背景,他们不敢逼问。

  夏怿吃完午饭,起身离开。

  临走前,他观察了一下四人的精神面貌。

  四人的眼中都带着血丝,头发乱糟糟的,短短的两天就死掉了一半的人,他们的压力也很大。

  夏怿又想到了前五个世界的自己,叹了口气。

  等他离开不久,杨丽丽也放下了刀叉,离开了餐桌。

  她来到了夏怿的房门外,屈指敲了敲。

  夏怿打开了房门,见到是她,面露疑惑。

  没等他问,杨丽丽进入房间,关上了门,伸手勾住了夏怿的脖子。

  她将脸凑向了夏怿。

  夏怿按住了她的脑袋:“你怎么回事?想要干什么?”

  “你说我想要干什么?”杨丽丽在某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有事直说。”夏怿不吃她那一套。

  虽然女人投怀送抱十分刺激,反正自己晚上就送死了,放纵一下也没有什么,但这种事情太过快乐,万一打扰了自己明镜一般的心境,就因小失大了。

  要是他因为这件事,对送死计划产生了动摇,他就会重新回到那个永远处于恐惧与痛苦的状态中去,他就会永远的失去快乐。

  一时的欢愉,不值得。

  更重要的是他有着轻微的精神洁癖,对杨丽丽这样的女人不感兴趣。

  杨丽丽用迷离的目光看着夏怿:“你晚上平安走出的样子,太帅了。”

  “说人话。”夏怿抓住了她意图不轨的手。

  见夏怿是真的意志坚定,杨丽丽收起了演技。

  她直接说:“我想要活下去,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夏怿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她,如果自己有活下去的方法,至于一心送死?

  杨丽丽一咬牙:“就算你玩得再嗨,我也可以配合!”

  夏怿没有办法,他坐在椅子上:“其实我隐瞒了一件事,你们逃出客厅后,诡异没有立刻走。”

  杨丽丽以为夏怿是要说出秘密,兴奋的听着。

  夏怿继续说:“那时候,我走到了诡异面前,然后躺了下来。”

  杨丽丽若有所思:“所以这个诡异是不杀不反抗的人?”

  夏怿摇了摇头:“就我所知,就算那只诡异现在不杀躺着的,以后也会杀的。就像你去院子里玩虫子,总喜欢抓活蹦乱跳的玩,对病恹恹的没兴趣,但在活蹦乱跳的都没了之后,还是会对那只病恹恹的下手。”

  顿了顿,他又说:“而且,说不定你一时兴起,就先不玩活蹦乱跳的了,先玩了病恹恹的。”

  这都是他从前五场得来的经验。怪谈世界的诡异杀人,没有什么顺序逻辑。

  杨丽丽疑惑的问:“按你这么说,你主动跑到诡异面前,不是被杀的概率很高吗?病恹恹的虫子主动走来,我就算之前没有兴趣,也一定会拿起来玩。”

  她舔了一下嘴唇,用诱惑的目光看着夏怿:“而且强壮的玩过了,试试瘦小的也不错,说不定比强壮的更让人快乐呢。”

  夏怿自动过滤了杨丽丽的骚话。

  他咬牙切齿着:“没错,正常而言,我都自己送上门了,祂应该杀了我才是,但祂只是把我推到了一边!简直有病!”

  “啊?”杨丽丽愣住,“等等,所以你躺过去,不是想要活命,而是想要送死?”

  “诡异强大,没有胜算,与其在恐惧中死亡,不如干脆一些。”夏怿回答。

  杨丽丽被夏怿的洒脱惊呆。

  走出夏怿的房间,杨丽丽沉思起来。

  如果是经历过极度恐惧的人,做出求死的决定,杨丽丽不会奇怪,但夏怿明明一直来十分冷静,甚至可以说是游戏者里心态最好的一位,怎么就一心求死了?

  她不知道,夏怿已经经历了五个世界的绝望。

  低头思索良久,杨丽丽得不出个答案。

  她想了想,敲响了一个游戏者的房门。

  放弃抵抗到底能不能在诡异面前存活下来?也许可以进行一下测试。

  用别人进行一下测试。

  窗外金色的太阳慢慢下落,前庭院子里的枣树影子,由短变长。

  影子旁边的光亮,由金色变成了橘色,橘色愈加暗淡,与影子融在了一起。

  黑夜降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