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 鸡没了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037 2020.07.20 16:09

  游戏第九天早上。

  管家来到窗外,问看守的仆人:“怎么样了?”

  “没有听见动静。”仆人回答。

  管家惊喜着:“那是终于死了?”

  夏怿一天不死,就要占用一天的客厅,太太昨天就很不满了。

  仆人俯下身,面带神秘。

  管家配合的侧过耳朵。

  仆人说:“我昨天临晚的时候,听到了好大的动静,还有渗人的叫声!”

  “那稳了。”管家让仆人拆开一个木板,踮起脚向着里面看了看。

  他首先看向沙发,沙发上空无一物,然后他又在四周看了眼,也没有见到人影。

  “果然死了。”管家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对仆人说:“把木板都拆了吧。”

  然后他转身离开,叫来三个仆人,带着清扫用具,打开了客厅的门。

  “快点的,趁着太太还没有起床,把这里收拾干净咯!”管家挥着手,指使着三个仆人干活。

  两个仆人抬着尸体,一个仆人清扫着血迹。

  管家捂着鼻子:“这尸体是不是臭了?这几天白天温度还挺高的。”

  仆人嗅了嗅鼻子:“我没闻到啊。”

  “你一个厕所仆人,能闻到什么!”管家嫌弃的瞪了他一眼,“动作快点!”

  他们收拾的热火朝天,打扰了夏怿的睡眠。

  沙发太窄,他昨晚一个翻身不小心落在了地上,索性就在地上睡了。

  掀开不知为何蒙住脸的毯子,夏怿看向忙活的仆人们。

  什么情况?怎么了?

  夏怿正困惑着,见到拖地的仆人收起拖把想要离开,叫住了对方:“那里还有一块没有收拾干净。”

  “哦,我都没看见。”仆人跑到那片角落,那里有着公鸡流下的血。

  拿着拖把拖了两下,仆人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扭头看向夏怿。

  夏怿也看着他。

  “鬼啊!”仆人吓得丢了拖把,躲到了管家身后。

  管家正站在椅子上,挂之前拿走的画像,被仆人一抱,差点儿跌下来。

  “你干什么!”管家怒气冲冲的问。

  仆人指向夏怿。

  管家和夏怿双目对视,夏怿友好的挥了挥手。

  管家脚一滑,从椅子上跌落,摔在仆人的身上。

  他站起身:“你居然还活着!”

  夏怿点点头。

  管家喃喃说:“看来是个高人啊。”

  “可惜了,可惜了。”他连连摇头。

  夏怿很快知道了,他说的可惜是什么。

  管家叫来两个抬尸体的仆人,这两个仆人的身体壮硕。

  “绑了他。”管家一指夏怿。

  夏怿看了看两个仆人手臂上的肱二头肌,老实的被绑了起来。

  这是他第二次被绑了。

  “可惜了。”管家又叹了口气,“你不死的话,我们仆人里就要死人。”

  仆人的捆绑水平,比韩庄好了许多,至少身上不疼。

  “对了,你的公鸡呢?”管家又问,“反正你今晚死定了,不如把鸡卖给我?你说个地址,我给你邮钱,给你家里人。”

  “我也能出钱!”绑夏怿的一个仆人说,他的声音粗狂。

  夏怿惊奇的看着仆人,他听出了对方的声音,就是那个和他要鸡血的。

  “到时候分你一点。”管家说。

  公鸡已经被淤泥怪沉了影子,夏怿哪能给他们变一只公鸡出来。

  他对管家说:“没了。”

  “没了?你居然把你的鸡弄没了?怎么没的?”管家诧异着。

  “……我用鸡和淤泥怪大战了三百回合,使出了金刚鸡身,但还是不是那淤泥怪的对手,在祂一招淤泥漩涡下苦苦支撑了半个时辰,终于被绞杀。”夏怿胡诌着。

  “鸡被那怪物杀了啊。”管家看向夏怿的大腿处,又说了声可惜。

  管家轻易的放弃,那个声音粗狂的仆人,却不愿意放弃。

  “你该不会是不想给我们吧?你是不是把鸡藏起来了?”仆人将手伸向了夏怿的腿,要去搜。

  夏怿立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一肩膀撞开了对方,自己也因为身子不稳,跌倒在地。

  那仆人面露凶色,走向夏怿。

  管家拦住了他:“阿广,不要闹,不管大师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既然不想给就算了。”

  看着地上的夏怿,管家又说:“扶着大师到沙发上坐下。”

  阿广抢了这个活,他扶起夏怿,走向了沙发。

  距离沙发还差两步的时候,他故意用力一推夏怿。

  夏怿踉跄两步,脑袋撞在了茶几上,发出闷响。

  没人注意到,夏怿的影子有了异常。影子从地板上抬起头,向着四周看了眼,又回到了地板上。

  夏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阿广,你干什么!”管家焦急的说。

  阿广也有点儿慌,夏怿是祭品,可不能被他杀了。

  夏怿闭着眼睛,将注意力全放在耳朵上。

  他听到阿广来到了他的身边。

  猛地睁开眼睛,夏怿曲起两条腿,对着阿广的大腿根就是一脚。

  阿广瞪大了眼睛,他的嘴巴张开,但不能发出声音。

  捂着那里,他跪在了地上。

  “哎呀,你们搞什么嘛!”管家无奈的看着。

  他指挥另外两个仆人,扶走了阿广。

  夏怿挣扎着站起身,不屑的看了眼完全丧失战斗力的阿广。

  他好歹是死了五次的人,暗算一个人类的本事还是有的。

  管家和仆人走出客厅,将门锁上。

  窗外卸下的木板,也重新钉了上去。

  夏怿躺在沙发上,他的脑袋阵阵作痛。

  刚刚撞在茶几上那一下,可是实实在在,十分大力。

  夏怿气愤的想,应该用脚尖踢那个阿广,而不是脚掌。

  他又用脚,踢着自己的影子。

  吃里扒外的东西,你有本事拦住那个公鸡诡异,你倒是拦住那个阿广啊!

  砸累了,他勉强咬了两口苹果,睡了过去。

  管家和仆人们忙着收拾尸体,没有发现夏怿藏着的苹果。

  夏怿中间醒过来一次,因为被绑什么也做不了,又睡了过去。

  外面的天,渐渐黑了下来。

  两道红光出现在地板上,淤泥怪钻了出来。

  夏怿还在睡觉。

  来到沙发前,淤泥怪看着夏怿头上的青紫。

  夏怿的影子,从地上爬起,立在了淤泥怪的面前。

  它与淤泥怪进行着无声的交谈。

  片刻后,淤泥怪沉入了阴影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