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 天师,你该上路了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037 2020.07.21 16:53

  中午时分,门外传来了动静,管家带着四个仆人走了进来。

  夏怿坐起身,警惕的看着五个人。

  管家在距离夏怿六步的地方停下,挥了挥手。

  四个仆人,将四个盘子,放在了夏怿面前的茶几上。

  打开盘子上的罩子,那是牛排、火鸡、意面、面包,还有一杯牛奶。

  夏怿看向管家,管家面带笑容,对夏怿说:“天师,吃了晚上乖乖上路吧。”

  断头饭?

  夏怿看向四道菜,有些心动。

  这个洋馆里的牛排味道还不错,他十分喜欢。

  仆人给夏怿递过刀叉,但夏怿没有去接。

  虽然菜式令人嘴馋,断头饭的逻辑也没有问题,但夏怿还是感觉有些奇怪。

  断头饭是基于人道主义,而管家和仆人之前连水和食物都不给自己的举动,实在谈不上人道主义。

  之前不人道,现在人道了,明显有着问题!

  说好的再给我一天时间呢!

  夏怿看向管家,明白了那是缓兵之计。

  夏怿直接问:“你们准备拿我怎么样?”

  “天师倒是敏锐。”管家眯起了眼睛。

  他回答夏怿说:“也不怕告诉天师,菜里是迷药,把你迷倒了之后,我们会把你好好绑起来,让你晚上不能抵抗。”

  “没用的,我根本没有反抗过,是那只淤泥怪祂不行。”夏怿说。

  管家扯了扯嘴角:“天师不用开玩笑了。”

  “你们有没有什么能激怒淤泥怪的东西?把那东西放在我身边,也许就能激起淤泥怪的凶性,然后就能把我杀了。”夏怿提着建议。

  管家摸了摸胡子,感觉夏怿说的很有道理。

  但这个坑祭品的建议,是由祭品提出来的。

  “天师赶紧吃吧,我们自有考量。”管家催促夏怿用餐,“菜是上等的迷药,不会影响到口感。”

  四人仆人向前一步,围住了夏怿。

  夏怿接过刀叉,吃了午餐,他也希望管家的计划可以成功。

  仆人将餐具撤下,夏怿感觉自己越来越困。

  躺在沙发上,他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窗户那边已经没有光透入。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但客厅里并不黑暗,因为在旁边的花瓶架子上,放着一盏油灯。

  借着油灯的光亮,夏怿看清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他被绑在一个大木桌上。

  在他的旁边,还有着烧鸡白酒之类的东西。

  这个木桌是祭品台,而他就是最主要的那份祭品。

  他浑身赤裸着,嘴里塞着布,身上还被泼了一层红色的液体。

  夏怿仔细闻了闻,这是血。

  看来管家还是听了夏怿的建议,上了血来刺激淤泥怪。

  夏怿对血没有意见,但对自己赤身裸体这件事情,意见很大。

  不用想就知道,脱自己衣服的,一定是那四个男仆之一。

  早知道应该和管家提要求,让女仆给自己脱。

  他扫视了身边,客厅还是和之前一样乱,并没有收拾,不过淤泥怪送来的火鸡没了,可能是被管家拿走补身体了。

  不知道哪里吹进了一阵风,弄得夏怿有些凉,他想要翻个身,由躺着改成趴着,但是绳子固定得太好,他连侧身都做不到。

  努力了两下,夏怿放弃,将抬着望的脑袋搁回了桌上。

  他又看了看旁边的油灯,有些疑惑。

  管家放一盏灯,为的是什么?

  不可能是为了他准备的,淤泥怪也不需要照明,这盏灯是为了别的人类准备的。

  有人在监视他!

  夏怿在四周找了找,从天花板上,见到一处比其他地方更黑一些的部分。

  应该是锯了一块,用来从楼上观察。

  在心中骂了声变态,夏怿等待着淤泥怪的到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双红眸子出现在了地板上。

  淤泥怪从地板里钻出,祂先看向沙发,没有见到夏怿。

  “唔唔唔!”夏怿的嘴巴被堵,只能这样提醒对方。

  淤泥怪转过身,见到了木桌上的夏怿。

  血液没有刺激到淤泥怪,但夏怿的身体,让淤泥怪不能直视。

  淤泥怪捂住了眼睛。

  没等夏怿反应过来,祂就沉入了地下,消失不见。

  “唔——!”

  回来!至少给我盖个毯子!

  还好,淤泥怪没有抛下夏怿。三分钟后,祂回到了客厅。

  祂绕着夏怿转了两圈,想找到一个视野狭窄一些的角度,但并没有找到。

  祂最终从夏怿的头部方位,接近了夏怿。

  祂看着夏怿的脸,抬起手抓了抓脑袋。

  夏怿可以从淤泥怪的动作里明白祂的想法,翻译过来就是:你在搞啥?

  夏怿剧烈的挣扎着。不是他要搞成这样,是那个管家干的!

  淤泥怪拿出一把剪刀,剪着夏怿身上的绳子。

  这绳子比之前的粗许多,淤泥怪废了一些功夫才剪断。

  夏怿坐起身,将嘴里的布条扯出。

  “呸!”他擦了擦嘴。

  淤泥怪将毯子递给他。

  用毯子裹了身体,夏怿将客厅翻了个遍,也没找到自己的衣服。

  居然把我衣服都拿走了!

  他向着天花板上竖了根中指。

  嘭——

  回应他的,是一道沉闷的枪声。

  夏怿明白了过来,对方监视他,不是要观察他怎么不死。

  楼上刚刚应该十分混乱吧,原以为是他法力高,保了命,现在才知道是淤泥怪不行。

  楼上对自己开枪,是因为只要有人死在淤泥怪身边,就能完成献祭吗?

  夏怿在一瞬间思考了许多,那颗子弹,已经飞到了他的面前,朝着他的脑袋而来。

  淤泥怪因为躲着他,距离他有十步远。

  夏怿放松了心神,被诡异杀死和被子弹杀死,也没有什么区别。

  死了,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子弹距离他的脑袋只剩下一指,淤泥怪身上的淤泥翻滚着,朝夏怿冲来,但淤泥怪哪里快得过子弹。

  夏怿似乎感觉到了子弹压到汗毛的触感,下一刻,子弹就会钻入他的脑壳,搅碎他的脑子。

  就在这时,一道阴影覆盖了夏怿。

  那是他的影子。

  咔——

  一道脆响后,影子脑袋碎裂开来。

  子弹落在了地板上。

  淤泥怪从夏怿身前的地板钻出,看了眼夏怿,又沉入了影子里。

  “怪物,别过来!”

  “啊啊啊!”

  天花板上,响起惨烈的叫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