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 我家淤泥怪不可能这么粘人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264 2020.07.31 16:59

  从那天晚上起,少女就没有睡过觉。

  那痛苦缠绕着她,一旦她闭上眼睛,痛苦就会侵入她的脑海,让她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

  但此刻在夏怿的怀中,她得到了安宁。

  她将脸伏在了夏怿的胸膛,闭上了眼睛。

  她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小时候她因为发烧头疼,久久不能入睡,父亲抱着她的场景。

  那是一个温暖、舒适的梦。

  井外的天空,慢慢有了光亮。

  一轮红日,跃出地平线,给森林带来了阳光。

  夏怿睁开眼睛,他嘶了一声,坐起身。

  好疼好疼。

  不是淤泥怪对他做了什么,而是他脑海中还残留着昨晚的疼痛。

  过了两秒,残留的疼痛散去,夏怿放松下来。

  我的淤泥怪呢?

  昨晚抱住淤泥怪之后,夏怿就失去了意识,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

  他匆忙在周围寻找,他还在井内,井不大,里面只有一个穿黑色连衣裙的少女,没有淤泥怪。

  完了。

  他抱住了脑袋。

  我的淤泥怪没了?

  夏怿又在周围找了一圈,一点儿淤泥也没有见到。

  我的淤泥怪不见了!

  他站起身,想要大声喊。

  这时候,他的脑海中闪过灵光。

  低下头,夏怿看着躺在井底的少女。

  这似乎就是自己家淤泥怪。

  吓死我了。

  你不穿淤泥我都没认出来!

  夏怿重新躺下。

  井不大,少女蜷缩着。

  夏怿看着少女的脸。

  不愧是我家淤泥怪,真漂亮。

  伸出手,夏怿捏了捏。

  少女没有反应,她紧闭着眼睛,看起来毫无防备。

  毫无防备。

  夏怿的心跳剧烈起来。

  他的内心激烈的挣扎着。

  他是要做正人君子,还是要做卑鄙小人?

  他是要做短暂的英雄,还是要做永远的懦夫?

  最终,正人君子一方获得了胜利。

  夏怿伸出手,悄悄抓住了少女放在胸前的手,慢慢移开。

  他这是看少女蜷缩着不舒服,帮她调整一下姿势!

  是极其正义,还带着人文关怀的举动!

  为了少女的安全,夏怿感觉自己还有必要查探查少女的心跳。

  他将少女的手,放在了她的身侧。

  第一步,完成!

  把视线从少女的手上收回,夏怿看了眼少女的脸,准备进行下一步。

  然后他又看了眼少女的脸。

  少女睁着眼睛,脸上没有表情,红色的眼眸瞧着他,

  “……”

  “我是看你缩着不舒服。”夏怿回答。

  少女的视线看向了夏怿的手,那手挽着她的腰。

  夏怿沮丧的收回手。

  计划失败。

  他有些委屈。

  明明是你把我从洪家拐走的,却什么都不做!

  你能不能敬业一点!

  能不能学学岛国漫画里,那些诱拐犯!

  你不行的话,你拐我做什么!

  被拐者也是有需求的!

  夏怿转过身,面朝井壁。

  过了五秒,他听到了淅淅索索的摩擦声。

  两只手臂,环住了他的腰。

  一具柔软的身体,贴在了他的身后。

  夏怿转过身,见到了少女近在咫尺的脸。

  这样才对嘛!

  夏怿也伸手抱住了少女。

  少女又将唇,递到了夏怿的面前。

  “可以吗?”夏怿一时不能相信。

  少女依旧一副冷淡的样子,不过她点了点头。

  少女一咬夏怿的手指。

  “疼。”夏怿抽出了手。

  拍开他的手,少女挽住了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井口,小毛球捂着眼睛的位置。

  为什么要给它看这个,它还是一个孩子啊!

  少女感应到了小毛球的存在,她往那边瞥了眼,并不在意。

  夏怿注意到了少女的举动,在唇分开后,他问:“上面有什么吗?”

  少女用淤泥捏了小毛球的样子。

  夏怿是个好父亲,怕给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于是说:“用淤泥盖住我们吧,在里面也挺舒服的。”

  井下的影子中,淤泥涌现,将两人包裹。

  小毛球左看右看,看不到两人,失望的坐在一边的树荫里。

  它抱着脚,靠着树干,孑然一身,形单影只。

  树影的方向转了九十度后,井下的淤泥终于有了动静。

  夏怿说:“淤泥怪,我们回教室吧。”

  井内狭小,十分不适,夏怿之前被少女的容貌和亲吻摄了心神,没有察觉,现在冷静下来,顿时嫌弃起来。

  少女将淤泥散去,看着夏怿。

  她的意思是:你看看我的样子,还能叫淤泥怪吗?

  “你就是变成小萝莉,也还是淤泥怪!”夏怿拒绝改口。

  少女盯着夏怿看了一分钟,夏怿毫不相让,她只能接受了这个称呼。

  她拉着夏怿,沉入了影子里。

  夏怿感觉自己忘了什么。

  他想了两秒,感觉既然会被忘记,一定不是什么大事,放弃了思考。

  井上,小毛球揪着草叶,无聊的等待着夏怿和淤泥怪。

  它的等待,注定没有尽头。

  淤泥怪没有带着夏怿直接回教室,而是先来到洪家洋馆,拿了午餐给他吃。

  然后他们才回到了家。

  “你怎么又裹上淤泥了。”夏怿看不到淤泥怪美丽的身体,以为她是在怄气,“我不叫你淤泥怪了,你把淤泥丢掉!”

  淤泥怪摇了摇头。

  “必须要裹着?”夏怿问。

  淤泥怪点点头。

  那就没有办法了。

  估计是那具身体没法长时间脱离淤泥吧。

  夏怿坐在椅子上,吃着顺来的蛋糕。

  淤泥怪来到她的面前,将他的腿包裹了进去。

  夏怿感觉到,少女把头搁在了他的大腿上。

  这只淤泥怪明明之前碰都不让碰,现在却意外的粘人。

  夏怿站起身,坐在了被褥上,这样淤泥怪的姿势可以放松点。

  淤泥怪枕着夏怿的腿,平躺看着夏怿。

  窗外吹来轻微的风,夏怿的头发微微晃动。

  淤泥怪从淤泥里伸出手掌,帮夏怿理了理头发。

  这本来是一副温馨美好的场景,但被一道叫声破坏。

  “嘎?”

  角落的淤泥里,乌鸦的声音响着:“有人吗,能不能放了可怜的空巢老鸦!我下辈子愿意结草衔环,做牛做马!”

  淤泥怪一伸手,包裹着乌鸦的淤泥飞起,到了淤泥怪的上空,夏怿的面前。

  淤泥翻涌着,乌鸦的脑袋被放了出来。

  乌鸦没有见到下面的淤泥怪,只见到夏怿,它恶狠狠的威胁: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警告你,我有个姐妹能移山倒海,你要是再不放了我,你就死定了!”

  夏怿低头看着淤泥怪:“它威胁我。”

  乌鸦的身子一僵,它低头一看,正迎上了淤泥怪猩红的眼眸。

  乌鸦伸直脑袋,直视着夏怿:“你以为这个泥巴在,我就会屈服吗?”

  夏怿一愣,没想到这乌鸦还挺硬气。

  “没错,你猜对了!”乌鸦扯着嗓子大喊,“爷爷饶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