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恋爱流怪谈游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 我不是,我没有

恋爱流怪谈游戏 尺间萤火 2038 2020.07.29 16:32

  夏怿之所以认为淤泥怪不会说话,是因为淤泥怪没有说过话。

  但没有说话,不代表不能说话,就如同一些人没有女朋友,不代表他那方面不行。

  只能说他可能那方面不行。

  所以淤泥怪只是可能不会说话。

  骷髅说得,何以淤泥说不得?

  淤泥怪可还有着肉体呢。

  想到这里,夏怿漂在河面上,直接问:“淤泥怪,你能说话吗?”

  回应夏怿的,是个一个土块。

  土块落在了夏怿身边,掀起一道水花。

  夏怿急忙结束了平躺漂流,他看着淤泥怪:

  “你变了,之前在洋馆的时候,你明明凶都不会凶我!”

  夏怿低下头,抹了把虚假的眼泪:“现在到了这里,你先是锤我头,今天又用土块砸我!”

  抬头看向淤泥怪,他的语调高了三度:“照这样下去,是不是以后哪一天,你就要杀我分尸了!”

  他又低头垂泣:“怪我,让你得到的太容易了,容易的东西,都不会令人珍惜。”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夏怿的声音。

  “你说话啊,淤泥怪!”夏怿悲痛的看着她。

  淤泥怪立在河边,没有动作。

  不敢动。

  她明明只是丢了一个土块,表达了一下对淤泥怪三个字的不满而已,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情况?

  委屈。

  夏怿转过身,露出得意的笑容。

  以他从现代学到的技巧,收拾一个纯洁的淤泥怪,轻轻松松!

  他又游了一圈,回到了岸上。

  穿上睡衣,他将旧衣服丢进了河里。

  洗衣服?不存在的,没了就去洪家洋馆拿,那个少爷和他的体型差不多。

  他拍拍手:“淤泥怪,我们走。”

  淤泥怪敢怒不敢言,她走到夏怿面前,伸出手。

  夏怿没有去拉淤泥怪的手,而是趴到了淤泥怪的背上。

  他的两只手插入了淤泥里,捏着淤泥怪的脸。

  淤泥怪不肯,之前让夏怿摸脸,只是见他不高兴安慰一下他而已,目前只有手是常备的可用项目。

  在淤泥怪反抗前,夏怿说:“我被你砸疼了。”

  淤泥怪惊呆。土块明明落在了水里,没有砸到夏怿!

  夏怿解释说:“土块砸到水里,产生了水波,水波砸到了我。就像瀑布,被瀑布砸到很疼的。”

  淤泥怪感觉他说的不太对,但又似乎有点儿道理。

  她放弃了阻拦的想法。

  夏怿成功将淤泥怪的脸,纳入到了对自己开放的区域。

  淤泥怪缓缓向着影子里沉去。

  夏怿打断了她:“我要看看风景,你走回去。”

  和摸脸比起来,这只是一件小事,淤泥怪迈开脚步,向着前面走去。

  “太抖了。”趴在淤泥怪身上的夏怿,拍了一下淤泥怪的脑袋,“用你的淤泥滑啊!”

  受了夏怿的指导,淤泥怪在脚下聚集了淤泥,向前面滑去。

  夏怿如同在坐车一般。

  好稳的车车!

  他将身子埋入淤泥里,只留一个脑袋在外面,搁在淤泥怪的肩膀上,看着四周。

  天上的月亮投下皎洁的光芒,洒落在道路的两边。

  路好几年没人踩踏,上面杂草丛生,淤泥怪从草上经过,将草压倒,在她走后,草又站立起来。

  旁边的树上,立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黑影,夏怿抓了一把淤泥,丢向了那个黑影。

  只听见扑棱棱一声,黑影飞上了天。

  原来是只鸟。

  被夏怿丢出去的淤泥,滚动着回到了淤泥怪的体内,淤泥怪扭头看了夏怿一眼。

  夏怿将手插回淤泥里,捏着淤泥怪的脸。

  他想起了之前的问题。

  “说,你会不会说话!”他拉长了淤泥怪的脸。

  淤泥怪没有回答。

  看来是不能。

  夏怿失望的叹了口气。

  他又问:“那你能写字吗?”

  淤泥怪还是没有回答。

  夏怿用力揪着淤泥怪的脸:“你是不是不想和我交流!”

  民国的大小姐都是上过学的!不可能不会写字!

  淤泥怪立即摇了摇头。

  夏怿放开了她,淤泥怪可能还有一些不好说的情况。

  毕竟他现在才是二级亲密度,只能摸摸手和脸。

  等亲密度再升几级,就能知道淤泥怪更多的事情了。

  他扭头看了眼身后,那只被他砸了的鸟,在低空盘旋着,跟着他们,似乎是想报仇。

  夏怿又抓了几把淤泥丢它,将它赶走。

  一只鸟还想找我报仇?

  诡异打不过,鸟还打不过了?

  转过身,夏怿继续趴在淤泥怪的肩上,他问:“你为什么看上我?”

  夏怿虽然有点自信,但还没有自信到,认为自己可以诱惑诡异的地步。

  别说是诡异了,就是人类里有钱的富婆,都能一天换一个夏怿这样姿色的。

  淤泥怪伸手摸了夏怿脸,没有回答。

  她也没法回答。

  如何和不说话不写字的女友交流?在线等,挺急的。

  淤泥怪继续向前滑着,夏怿打了个哈欠,很自然的将脸也埋入了淤泥里,闭上了眼睛。

  淤泥怪放慢了速度。

  回到教室,淤泥怪躺在了被褥上。

  月光下,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少女,从淤泥中爬出。

  她洁白的脚丫踩在深色的地板上,给阴暗的教室,添上了一缕欢快。

  少女看了淤泥里的夏怿一眼,沉入了阴影中。

  她来到了楼下。

  立在树影里,少女张开口。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树叶间飘荡——

  “窝会说花。”

  虽然声音好听,但跑调比较严重。

  少女一拳打在了树干上,大树发出一道呻吟,折断在地。

  少女来到了另一棵树下。

  “窝……”

  咔——

  又一棵树遭了毒手。

  早上,夏怿从淤泥中爬起身,和身下的淤泥怪打了招呼,来到窗边。

  他伸了一个懒腰,看向窗外的风景。

  突然,他的举着的手臂僵住。

  下面的树倒了一大片!

  “淤泥怪,有敌袭!”夏怿拉着淤泥怪,指着下面的树说。

  淤泥怪沉默了五秒,点了点头。

  没错,是敌袭!

  夏怿带着淤泥怪,绕着学校转了好几圈,又去树林里找了找,没能找到袭击者。

  “也不知道是哪个妖怪!”夏怿恨恨的说。

  那片树木正对着他的窗户,他每天早上起来,都会远眺一会儿。

  现在一堆断树在那里,十分影响心情!

  淤泥怪仰望着天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