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抱紧女主大腿的十万种姿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神秘人

抱紧女主大腿的十万种姿势 酒宝 2418 2020.08.20 16:00

  随着一阵风雪飘落,夜幕很快就降临了。

  温舒用破灵符炸死了一窝妖鼠,就堂而皇之的霸占了它们安在一处灌木丛里的窝。

  随后又用手中法笔绘制了一个简单的伞阵,顶在自己的脑袋上,冷厉的风一下子就小了许多。

  伞阵是最简单的阵法,由灵力汇聚而成,仅仅只能用于遮挡风雪,却没有任何针对法术和物理攻击的防护作用。

  今夜下了大雪,天空灰蒙蒙的,看不见任何星宿的影子,温舒缩在灌木底下的鼠窝里,目光看着漫天飞雪,心神却不得放空,而是专心致志的吸收着天地灵气。

  此时天地间水灵力十分充裕,温舒仿佛能看到那由万千的水的精灵组成的灵力气流,源源不断的汇聚到自己的气海当中。

  风吹动着雪花在凝冷的夜幕中跳起难以言喻的美丽舞蹈,仿佛连那刺骨的寒风都变得温柔了许多。

  温舒停止修行,向着风雪张开双手,雪花落在手掌中,她却没有感到丝毫寒意。

  美丽的雪结晶在手掌中时而漂浮时而坠落。

  温舒的小心翼翼的捧住它,甚至运行灵力企图将它包裹住,雪结晶却突然碎裂了,在掌中化作一滩沁凉的水渍。

  冰化水,水化雾,雾化雨,雨化冰。

  冥冥之中,温舒似有所悟,她的神念在努力的奔跑着,想要捕捉到它,那屡思绪却是个淘气鬼,如那漫天的雪花一般,飘荡着,闪躲着......

  天蒙蒙亮的时候,风雪已经停了。

  “窸窸窣窣—”

  温舒从雪垛子里钻出来,摇头晃脑的抖掉脑袋上的雪花。

  被大雪覆盖了一夜,她竟衣衫未湿,更不曾感受到丝毫冷意!

  温舒有些惊讶,宁神探究,却发现自己竟然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突破了,修为越过两个阶段,从练气期四层达到了练气期六层!

  突破以后的温舒心情愉悦,整理完衣服上的雪花,才小心翼翼的举目看向四周,却见四周一片茫茫,不见山丘,不见草木,天和地仿佛都连接到了一起,只剩下那一片晃眼的白。

  “.....”

  也不知自己此时身在何处。

  温舒稳住心神,一脚踏到雪地上,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脚没有陷下去,双脚稳稳的踏在松软的雪上,如履平地!

  “嘻嘻,嘻嘻!”

  身后传来精灵一般悦耳的嬉笑声,温舒心头一凝,想到对方竟然已经走到自己背后,自己却没有丝毫察觉,不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她身体僵硬,硬邦邦的扭过脖子,回过身去看,这一看,她更是大吃一惊!

  “你是谁。”

  温舒假装镇定,心中却升起一股无法言语的恐惧。

  眼前赫然是个少女的虚影,言行举止竟与她穿越之前的样子一般无二!

  那少女虚影扯了扯自己的运动裤,仿佛在嫌弃裤子过分宽大,她拉了拉紧裤子上的腰带,脸上却笑嘻嘻的反问:

  “嘻嘻嘻,你是谁?”

  似乎是感受到对方没有恶意,温舒大着胆子,伸手去触碰她,手掌轻易的穿透对方的身体,她又立刻把手缩回来。

  “是个虚影,或者,可能是个鬼怪!”

  世间多精怪,喜摄人心魄,能轻而易举的复刻出人类心底深处的秘密!

  而温舒心中最机密的,莫过于是自己的来路!

  努力稳住心神,温舒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回答,道:“我是温舒,你是谁?”

  “唔,”那精怪却蹙起眉头,努力的思考:

  “嘻,你是温舒,我是谁!”

  她很快又眉开眼笑起来,

  “嘻嘻,温舒,我认得你!”她整个人都漂浮起来,绕着温舒转了一圈,甚至抬起下巴和鼻子,凑近她,在她脖颈之处用力的嗅了嗅。

  “嘻嘻,温舒,我认得你,嘻嘻嘻,温舒和温舒,就是这个气味!”

  “气味?”

  此时温舒心中的感觉十分怪异,看着从前的“自己”在自己身边飘来晃去,却又宛如幼童一般,说着自己听不懂的古怪话语。

  这种感觉,说不出的诡异。

  “嘻嘻嘻嘻!气味!气味!”那“温舒”模样的精怪快乐的喊着,又笑嘻嘻道:

  “走,走!带温舒回家去!”

  说完,来不及等温舒反抗,就被她抓紧脖子后的衣领,一晃眼。

  温舒就感到自己落到了一片漆黑之地!

  “这是什么地方.....”

  温舒此刻十分忐忑,想要撕碎符箓,却很悲伤的发现自己怎么也找不到它,她心中着急,表面上却努力维持镇定,正要施展一个照明的术法,四周却很快亮堂起来。

  “嘶—”

  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温舒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眼前是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雕梁画栋,罗纱幔帐,地面上铺着极品灵晶,灵光灿灿晃得人眼晕,那天材地宝更是不要钱似的丢在地上,精致绝伦,使人瞪目结舌!

  “嘻嘻嘻,温舒!回家啦!”

  那精怪突然出现,绕着大殿飞快的飘了一圈,“这些,这些,还有那些,”她手指拂过殿中珍宝,“这些都是温舒的!”

  “不是的,”温舒冷静的摇摇头,“我从来不记得自己拥有这些。”

  “不是你的!”

  精怪嗖的一下冲到温舒面前,一脸不敢置信,随后一瞬间又变得十分沮丧,甚至嘤嘤嘤的小声哭起来!

  “呜呜呜,你不是温舒,你不是温舒,温舒是谁!”

  “我是温舒。”温舒一脸认真的回答。

  “那我是谁,”精怪停止哭泣,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温舒。

  “嘻!你告诉我,你是温舒,那我是谁!”

  “你是温舒。”

  温舒这样回答说。

  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精怪幻化做自己前世的样子,又说温舒与“温舒”气味相同,眼前多半是个幻阵!

  温舒丝毫不以四周珍宝为意,大脑飞速思考。

  这精怪既然想做温舒,那便如她所愿!

  于是她温柔地说:

  “你是温舒,我也是温舒,这里的宝贝都是你自己的,我们两个只是不小心重名了而已,现在你知道了,就把我这个温舒送回去吧?”

  “啊,我是温舒,是啊,我是温舒!”

  那精怪似乎听懂了,却又不理她,自顾自的喃喃自语起来。

  许久才重新看向温舒:

  “我记起来了!”却也不说记起来了什么,只是可怜兮兮的说,“那你要去什么地方,我送你过去?”

  温舒立刻来了精神,试探道,“我想到温雪宁那里去!”

  说完还从乾坤袋里拿出温雪宁的画像给她看,“看,就是这个女孩,你见过她没有?”

  “唔,似是见过,唔,女孩?”精怪一脸古怪的看着温舒,却也不多说什么,伸手从宽松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只不起眼的毛笔,塞到温舒手里,“拿着,我带你去!”

  温舒受宠若惊,接过毛笔还没有来得及细看,后领却又被“温舒”捉住。

  一阵晕眩。

  她清醒过来,只见自己终于又回到了大地上,晚风徐徐,天空落满了闪烁的繁星。

  “活过来了!”

  静静的呆立了许久,温舒终于确定“温舒”已经消失了!

  这才悄悄放下了一颗忐忑的心。

  天知道方才一阵子她有多紧张,生怕一个不小心行差踏错,就丢了小命!

  正要把那毛笔拿出来细看,身后却传来一个熟悉又惊喜的声音。

  “舒舒!你在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