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堂或者地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天堂或者地狱 秋水长天.QD 3329 2006.02.19 20:25

    匿名信已经发出了将近一个星期,萧寒二人还在耐心等待结果,却没有想到危险正悄悄临近。

  匿名信发出的第五天,也就是萧寒估计信到达省城的这一天,“飞龙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内,段天正脸色阴沉地对着一众战战兢兢的手下,而桌子上摆着的赫然竟是萧寒发出的匿名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段天冷冷道。

  秦寿生满头大汗,擦又不敢擦,真是说不出的狼狈:“段总,是我的疏忽,我一定补救。”

  “补救?”段天轻哼一声道:“这次要不是有人把这封信拦截了下来,,将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你可明白?”

  秦寿生低头不敢接口。“我做事一向赏罚分明,这次你给组织带来了麻烦,你就该承担后果。你的家人组织会照顾的。”段天淡淡道。说罢挥挥手,两条大汉走了过来,一把钳住满脸绝望的秦寿生,将他脱了出去。

  段天回过头来,看着眼前一众下属,命令道:“一天之内,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给我把写信的人给我查出来,否则秦寿生就是你们的榜样。”摆了摆手,待一帮手下走出房间后,段天对坐在沙发上的人问道:“陈先生,依你之见,这件事到底是何人所为呢?”“段总,依我之见,现在猜测还为之过早,秦寿生不是说过这些照片是那个记者夏建仁所拍吗,底子都在我们这,那么这一份显然是夏建仁所留,至于为什么会流传出去,那就得问过夏建仁才能知道了。”说话之人正是萧寒的同事陈永。“嗯。”段天低应一句,结束了这次谈话,两个人静静地坐着等候消息。

  两个人静坐了一个小时后,响起了敲门声,一个精明干练的人走了进来,低头汇报道:“段总,我们在夏建仁的情妇家抓住了他,审问后夏建仁交代一个星期前,有两个男子曾经潜入他家,搜出相片后还曾逼问他嘉信公司拆迁地死人一事,对于此事问得还颇为详细,不过他并不认识这两个人。”

  “嗯。”段天对于手下的办事效率还是颇为满意。转过头对陈永道:“陈先生,对此有何看法呢?”陈永低头沉思一会道:“首先,此事不像官方所为,如果上面要对付我们,决不会用寄匿名信这种打草惊蛇的办法先引起我们的注意。其次,李秋水回到省城后,被他父亲管束,也不大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报复。至于本地,也没几个成气候的,讨好我们还来不及,断不敢在此时与我们作对。那么,剩下的就只有这次这次事件中死亡者的家属了。”停了停,陈永继续道:“不过从他们的手法来看,显然不是普通人。”

  “嗯,陈先生所言极是。那我们就先从此入手。”段天吩咐道:“马上调查所有死者家属,发现可疑情况马上汇报。”那人领命而去。

  对于萧寒来说,今天实在不是个愉快的日子,大清早就如同张倩死的那天一样感觉到心神不宁。到了办公室,又被一个纠缠不清的当事人缠住,好不容易把他打发走。关上门,萧寒静静地把这个计划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并未发现什么不妥,可是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大,他万万没有想到,“飞龙集团”的能量如此之大,他亲手寄出,寄予厚望的匿名信正躺在“飞龙集团”董事长的办公桌上。打了个电话给李军,他那也没什么状况。挂上电话后,萧寒感到深深的疲惫和无助,明明知道将会发生一些事情,可是却偏偏无力制止,这就是无力的悲哀啊。想到这,萧寒又记起了这些天从不间断练习的心法。对于这种修练,如果换以前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谈,可是那天的情景确是如此诡异,虽然就像是在做梦,但是脑子里面又确实多出了一些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

  对于想不通的事情萧寒的原则就是先放到一边,从不去钻牛角尖,因为有些事情现在一时想不通,也许过上一段时间,自然而然就通了。

  这些天的修炼,虽然没有再出现过什么特异功能,但是萧寒明显感受到了许多事情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最明显的就是能够从以前视若无睹的空气,阳光以及所有的植物和动物身上明显感受到能量的流动,虽然这种感受还很微弱,但是足以令萧寒感到震撼了。现在的科学虽然证实了宇宙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由最基本的能量单位组成,但是决没有人能够象自己一样这样亲身感受。尤其是在自己修炼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强烈,那种仿佛能与自然界一切生物沟通的感觉足以令萧寒沉醉。现在萧寒已经突破了口诀上的第一阶段,每天修炼时吸收到的能量和自身的能量已经能够完美的融合,随着神念之间心法若有若无的运转,蓄积的能量也随之增长。但是遗憾的是,萧寒现在知道的只有修练的口诀,至于怎样去运用能量的诀窍和手法却是一无所知。不过不管怎样,也总算是拥有了一项常人无法具备的本领,能够给自己的复仇之路增加一点点成功的砝码。萧寒尽量乐观的想道。

  萧寒正在这胡思乱想之际,却浑然没有料到危险已悄然临近。

  与此同时,经过了层层分析后的调查结果摆在了段天的桌上,而上面写着的赫然就是萧寒和李军的名字。

  段天皱了皱眉头,对陈永道:“想不到还牵扯了一个刑警队的队长,如果要动手的话,还是会有一点小小的麻烦啊。陈先生,这个萧寒是你的同事,你看能不能把他们收买过来?”

  陈永道:“这个萧寒,平时就有点疾恶如仇,现在未婚妻也死了,与我们更是誓不两立,就算是他要来投靠我们,也是万万不能收的,怕的就是养虎为患啊。至于那个李军,与萧寒的关系极好,也是留他不得。”萧寒如果在此,也万万想不到陈永竟狠毒至此。

  段天道:“陈先生所言极是,斩草必要除根。”转头对一众手下吩咐道:“这两个人我不希望他们看到明天的太阳。”众人应了一声,正要出门,陈永突然道:“等等。”众人停住脚步,望住陈永。陈永站了起来,没有理会众人不解的目光,对段天道:“这件事不能让他们去办,他们只需盯住二人行踪,随时汇报即可。”

  段天愣了愣,看了看陈永似乎还有话要说,遂挥手道:“就依陈先生的意思,你们去盯紧那二人即可。”待一干人走后,陈永道:“如果叫他们去动手,那萧寒乃一介书生,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那个李军就不是那么好对付了,此人乃侦察兵出身,一身功夫不是等闲几个可以应付得了的。而且此人手上有枪,如果一击不中的话,恐怕是个麻烦。”

  “那陈先生的意思是?”“不错,只有让他们动手,才能保证万无一失,最好在别人看来是自然死亡,与我们没有一点干系。”“嗯,还是先生思虑周全。”一场谋杀就这样策划了出来,可怜当事人还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眼中的死人。

  先前给李军打过了电话,下班后,萧寒就直奔李军的住所。一路上,感觉已经练得相当敏锐的萧寒注意到了身后总有几个人鬼鬼祟祟地跟住自己,意识到自己被跟踪的萧寒心情越发沉重起来,凭着自己敏锐的六识以及迅速的身手,萧寒甩掉了身后的尾巴。

  敲开门,萧寒迅速闪进房门。李军也是一连严肃,问道:“怎么,你也被盯梢了?”萧寒点点头:“你也被跟踪了吗?看来事情暴露了。”

  李军思索了一阵道:“你那看来不是很安全了,干脆你先搬到我这来,好歹有个照应。”踱了几步,李军恶狠狠道:“如果这帮兔崽子敢来阴的,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当老子那几年的兵是白当的吗。”

  想到由于自己而连累了李军,萧寒心中很不是滋味:“我看他们现在大概还不知道我们的底细,所以只是跟踪,还不敢乱来,干脆我出去躲一阵子。他们的目标是我,如果找不到我,应该会有所顾忌,加上你身份不同,他们应该不会对你怎么样。”

  李军双眼一瞪:“你是怕连累我吗?现在我们全都被盯梢了,你能躲到哪去?在一起我还可以保护你,要是你一个人乱走,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停了停,李军继续道:“我知道你不想连累我,可是我们是兄弟,锦上添花的事谁不会作,可是雪中送炭才见真情。什么是兄弟?兄弟就是享福在一起,受苦在一起,不管你干什么总是在背后支持你的人。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是用钱买不到的,一是正义,二是兄弟。”

  听完李军的话,萧寒心中热血沸腾:“好,就让我们一起面对。”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两个知心兄弟发誓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也决不退缩。一个人在一生中能够拥有这样的知己,就算是知道明天将要面对的是危险甚至死亡,又有什么好遗憾的呢?相比那些每日钩心斗角,夜夜提心吊胆的人,他们来过,笑过,拥有过,足以。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