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堂或者地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天堂或者地狱 秋水长天.QD 3438 2005.07.08 21:58

    医院的夜晚很是安静,除了偶尔有护士经过的脚步声,四周是静悄悄的一片。萧寒盘膝静坐在一片黑暗中。缓慢的呼吸,按照经脉图和口诀,萧寒有意识的进行真气的引导。

  刚开始没有什么感觉。不知过了多久,当萧寒渐渐地进入一种空灵的境界时,一丝若有若无的感觉出现了,一股真气有如小蛇一样从丹田处缓缓流动。萧寒忙收敛心神,按照经脉图的走向引导真气运行。真气每经过一道经脉,萧寒原来身体内储存的能量就有一部分自动加入了运行。真气越来越粗,当走完一个循环后,原来小蛇一样的真气已经象一条大河一样在经脉中奔走。说到这一切,这就要归功于幻境中神秘声音的主人了,不是他用能量强行改造萧寒的身体,萧寒的进步也没有这么大。现在萧寒最基本的“筑基”已经快要完成了,接下来萧寒就可以吸收天地间的能量来进行修炼了。

  这时的萧寒已经完全沉浸在修炼的快感之中了,如果有人在旁边,就会看到他的身体仿佛已经溶解在无边的黑暗之中了,只留下一点淡淡的轮廓。不知进行了多少个轮回,萧寒缓缓地收功,看看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周围也有了早起的人。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萧寒感觉到了明显的变化,全身仿佛蕴涵了无穷的力量,而自己的眼睛在黑暗中也能很轻易地看清所有的事物。

  收拾起喜悦的心情,萧寒开始思考起今后的打算来。刚才虽然是有一些进展,可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拥有什么样的能力,所以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测试一下。至于复仇的计划,只能在确定自己能力的前提下才能实施,毕竟是律师出身,没有准备就行动不是萧寒的作风。

  在医生查房时,萧寒提出了出院的要求,医生在检查过萧寒的身体后,同意了他的要求,只是叮嘱要定期回医院检查。

  走出了医院,面对人来人往的街道,萧寒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呼……”萧寒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拦住一辆的士。在车里,萧寒打了个电话给李军龙,告诉他出院的事,然后吩咐司机把车开到郊外,在一处偏僻的地方下了车。

  付完车资,看着司机开着车一溜烟地走远,萧寒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看自身,虽不是玉树临风,可也是仪表堂堂啊,怎么着就把自己当成一抢匪了啊,都只怪现在的抢匪穿的都人模人样的,让人都看不出来了。

  收拾起郁闷的心情,萧寒走上了身旁的一座荒山。由于萧寒对自身的能力也不甚了解,如果在白天试验的话,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把时间定在了夜晚。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四周漆黑一片。听着周围不知什么动物发出的奇怪的声响,萧寒心里也有点涑涑的感觉。想到以前听过的一句话,萧寒现在感觉深以为然。那是在一部电视剧里,两父子在一栋空无一人的大房子里检查时,老子对儿子说的“其实没有人并不可怕,怕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窜出一个人来。”对照萧寒现在的处境,也是很贴切的。

  抛开乱七八糟的念头,萧寒在白天选好的一片空旷的草地上盘膝坐了下来。虽然已经开始修炼了,但是萧寒对这套功法并不是很了解,现在萧寒觉得除了体力充沛,视力敏锐外,自己好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连原来能够透视的能力,现在刻意为之,也使不出来了。其实萧寒修炼的是一套极为高深的法诀,因为萧寒体质特殊,加上幻境中那个声音的主人的帮助,最为困难的“筑基”阶段已经顺利度过了,至于以后随着修炼的加深,能力自然会随之提深。现在的萧寒当然不清楚这一切,在试验几次无效后,只好继续运功修炼。

  几个周天下来,储存在萧寒经脉内的能量又被吸收了一部分。随着能量的增长,萧寒的身体也在被暗中改造着。不知运行了多少个周天的萧寒已经不满足于这种自身的能量运行了,于是按照口诀试着去沟通天地间的能量。刚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凭着自身纯正的黑暗能量,萧寒很轻易地感觉到了周围的能量波动。但当萧寒试着想把这些能量收为己有时,这些能量忽然间变地狂暴起来,疯狂地朝萧寒挤压过来。萧寒的身体虽说经过了改造,强度已不是普通人所能比拟,可还是经受不住这种天地间最纯正的能量的冲击,只一刹那,萧寒的七窍中就流出了鲜血。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萧寒苦苦抵御时,身体内自身的能量也开始不受控制了,萧寒发觉体内的能量向外扩张,好像在和外面的能量互相呼应。已经频临崩溃的萧寒把心一横,索性放弃了抵抗,只是紧紧地守住内心的一点清明。“砰”的一声,萧寒感觉到两股能量在体内交汇到了一起,没有想像中的激烈,两股能量仿佛水乳般交融在了一起,这一刹那,萧寒的心中仿佛有了一丝明悟,感觉到了天地的浩大,只到这时,萧寒才算是真正踏上了修炼的道路。

  天亮后,萧寒满意地离开了山林。再一次面对熟悉的城市,萧寒的心情有了明显的转变。这一次拥有了超越常人的力量,萧寒再不是以前那个任人鱼肉的萧寒了。这一次的归来注定了一次血雨腥风的开始。

  漫步在街头,萧寒思考着报仇的步骤。现在只有两条线索,第一是从当天到场的媒体着手,至于第二,只有找到嘉信的李秋水,才有可能查出幕后的主使。比较一下,萧寒决定从第一条入手,毕竟找到这些人相对容易些。

  定好了方向后,萧寒还是决定向李军龙求助,毕竟自己不清楚当时的情况。电话打过去,某个人正在呼呼大睡,被电话声吵醒后,睡意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听清楚是萧寒后,蒙胧的声音顿时被大叫声取代“啊,是你啊,昨晚上哪去了啊?哪都找不到人,我还以为你想不开了呢?在哪呢?我马上过来。”萧寒苦笑着让耳朵远离听筒,免得被高分贝的声音刺穿耳膜,“好了好了,我在老地方等你。”匆匆挂断电话,萧寒的心中泛起一股暖意,毕竟是兄弟,无论什么时候都挂念着对方。

  坐在凳子上,望着喘着粗气进来的李军龙,萧寒丢过一瓶水:“看你那急毛毛的样子,我不是好好的吗?”接过瓶子的李军龙并没有喝水,而是上下打量着萧寒。被看得浑身冷战的萧寒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是中邪了吧。”李军龙眯缝着双眼,一边摇头,一边啧啧道:“不同,不同了。”见萧寒莫名其妙的望着自己,李军龙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厉声道:“老实交代,你小子昨晚干嘛去了,怎么今天一见,味道全不对了?”“味道?什么味道。我身上只有男人的味道,难道变成女人的味道了?”萧寒有些好笑。“不对,你身上多了一种特别的气质,昨天我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肯定是昨晚你干了啥。”“气质?”萧寒有了一丝感觉。“错不了,侦察兵的眼睛,那还能错。”“难道是昨晚练功所致。”萧寒忙四下打量,见小包间的墙上有一个镜框,忙取下来一照,望着镜中出现的脸孔,萧寒也呆住了,原本晒得有点微黑的脸庞已经变成了一种透明的白色,而原来有点近视的眼睛现在是黑白分明,一眼望去,仿佛一泓秋水,深不见底,而最明显的莫过于气质的转变。现在的萧寒一眼望去,给人的是一种空空荡荡,仿佛一眼就能看透,又仿佛什么都看不透的不真实的感觉。

  放下镜子,沉淀了一下心神,萧寒略做思考,决定把发生的一切告诉李军龙。

  张开大嘴,听完不可思议的一切后,某个不良青年第一反映既不是好奇于幻境中发生的一切,也不是对萧寒修炼结果的震惊,而是……“哇,透视的能力,神啊,为什么不赐给我呢,我的PLMM啊。”一想到无数的美女,某个不良青年不禁抓心挠肺起来。

  望着一幅痛不欲生模样的李军龙,萧寒只有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这个同志什么都好,可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拿出一直以来对付不良青年的方法,萧寒对着脑袋“砰砰”就是两下,被敲醒的同志用交杂着羡慕,幽怨的眼神望住萧寒,萧寒被看得毛骨悚然,只好转移注意力:“好了,我们来说说正事,关于那些媒体的情况,还是要你帮帮忙。”一谈到正事,李军龙马上改变形象,变得一本正经起来:“哎呀,老兄,你不是让我犯错误吗?”转而又嬉皮笑脸:“哎,谁让咱们是兄弟呢,犯错误就犯错误了。可是老兄啊,你的那种能力能不能也传点给我啊。”不良青年那种龌龊的嘴脸表露无疑。

  面对这种典型的敲诈,萧寒不动声色,只是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住某人的下半shen,然后露出阴险的笑容。

  仿佛被针猛刺了一下,某人气急败坏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双手挡住某处器官,脸色涨的通红:“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悠闲地端起茶杯,好整以暇地吹了吹水面上浮着的茶叶,细细地饮了一口,萧寒幽幽道:“我怎么对你了?”

  仿佛斗败了的公鸡,只能被吃地死死的李军龙垂头丧气道:“OK,查到了我通知你。”转而又严肃道:“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能采取极端的手段。”萧寒点头应承了。两个人再商量了一些细节后,就分头行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