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堂或者地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天堂或者地狱 秋水长天.QD 3166 2005.07.01 08:04

    第二天,一脸幸福的萧寒走进律师楼,微笑着和每个见到的人打招呼。接待台的苏雯笑道:“萧大律师,今天有什么好事啊,这么高兴?”

  “保密。”萧寒一脸神秘,“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呵呵。”

  正说笑间,一个人走了过来,萧寒抬头一看,原来是陈永。说起陈永,这可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人,这个人在公检法都有很深的关系,本市几个著名的私人企业都是他的法律顾问单位,更玄的是,传说和黑道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萧寒刚加入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就听闻了他的办案手法,这个人办案就好像黑社会“了难”,看你案子的难易程度跟你开个价,交钱之后基本上就能够让你满意,当然,价钱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

  萧寒当时年轻气盛,听说后很是不齿其为人,当众说了一些过激的言语,传到陈永的耳朵里,虽然他没说什么,但两个人之间自然就有了隔阂。平时见面也就象征性的打声招呼,毕竟在同一个所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但再也没有了深交。

  经过这几年的风雨,见过了太多的不平,虽然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但萧寒显然没有了当时的冲动,而多了几分处世的圆滑。换做现在,萧寒虽然觉得当时自己并没有做错,但处理的方法太欠思考,一时的冲动,发几句牢骚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这种做了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打死也不会再做了。

  两人打了个招呼后,萧寒便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刚刚坐下,便响起了敲门声。“请进。”一个满脸皱纹,五十来岁的人走了进来。“萧律师。”萧寒一抬头,原来是张大发。“哦,是老张啊,快请坐。”萧寒起身招呼张大发。“萧律师,我那个案子还是得拜托你啊。”“哎呀,快别这麽说,这是我的工作嘛。对了,老张,这次还是下定决心继续打下去吗?”“萧律师,上次接到判决书,回去后,我们一家商量了,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这个官司打下去,我就不信共产党里就没有清官了。”

  望着眼前有些激动的张大发,萧寒不由得回想起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三年前,主任把案子交给自己的时候,看过案卷,只是一起很普通的相邻关系引发的纠纷,对方当事人李文彬和己方是同村的邻居,两家的房子同在国道旁,隔得本就不宽。李文彬今年把旧房拆掉起新房时没有按照当时与张大发协商的内容办,而是擅自加大了面积,正好把经过两家之间的一条排水沟给填平了。张大发就去找李文彬,因为排水沟没了,下大雨时自己家肯定会被水淹的。当时李文彬答应的好好的,称自己也不是故意填的沟,过几天再重新帮张家挖过一条沟,当时张大发见李文彬态度很好,大家又都是几十年的邻居,便没再追究了。

  几天过去了,李文彬家没任何动静,张大发坐不住了,再到李文彬家,说得两句,一言不合,双方就争执起来,相骂无好口,李文彬的小儿子年轻气盛,就打了张大发,事情闹大了,派出所也来人调解了,可李文彬家态度强硬。调解不成,张大发就找到事务所,希望到法院讨一个公道。自己接手后,觉得案子事实清楚,有很大把握胜诉,张大发告诉自己李文彬有一个儿子在省公安厅工作的事也没放在心上。刚开始的调查很顺利,但当自己整理好材料准备起诉时,有几个证人找到自己改了证词。当时自己才明白案件的难度。起诉后,案件就被搁置起来,在自己的多方奔走下,终于开庭审理了。可开过庭后便再无下文,一拖就是两年多。上个月判决书终于出来了,对于水沟被填一事只字未提,而李文彬之子殴打张大发则被说成相互纠缠所致,各负一半的责任。这样的判决书对于萧寒来说既是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几年的官司,张大发一家是心力交瘁,浪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后得到的竟是这样一个结果,家人中有的认为再打下去没有什么意义了,萧寒也劝过张大发,可是张大发却认准了要继续打下去。萧寒望着坐在沙发上一脸沧桑的张大发,心中感到深深的无奈,为什么自己空有一腔热血,却没有能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呢?

  张大发走后,萧寒的心情仍然低落。作为一名律师,理智告诉自己不应该被情绪所影响,可是从感情上来说,自己又实在难以接受种种的不公。想到这,萧寒不禁向往起武侠世界中快意恩仇的侠士来,起码他们有能力管尽天下不平事,不象自己面对这一切只能无能为力。

  正胡思乱想间,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打断的萧寒的思绪。接起电话,耳边传来好友李军龙的声音“你个小样的,这一阵在干吗呢,人尸不见,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可别忘了兄弟啊。”“你个小子,就会贫嘴。前一阵子不是你不是在办案吗,搞定了吗?”“别说了,为了抓那小子,足足费了我一个多月的功夫。这不,刚逮到,今天晚上好好出去喝一杯,放松放松?”“好啊,晚上给你电话。”

  讲完电话,萧寒刚刚低落的情绪有所提高。说到李军龙,他和萧寒可是交情深厚,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了,两个人从小就在一起玩,好吃好玩的一起分享,打起架来也是一起上,一直到高中毕业。后来李军龙去当了兵,萧寒上了大学,但两个人的友谊却没有因为分开而淡薄。后来李军龙退伍后进了公安局,现在是分局刑警队的一名中队长。

  晚上的都市到处是霓虹闪烁,萧寒漫步街头,望着周围来去匆匆的人群,不禁发出感慨,现代都市的快节奏生活,使人们失去了闲暇的心情,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变得越来越淡薄。边走边想,不觉间行至一间小饭店前,萧寒停住脚步,拿出电话接通了李军龙:“我到了,你在哪呢?”啪的一声,一只手打在萧寒的肩膀上,“在这呢,小子。”萧寒一回头,李军龙一脸捉狎的笑容站在自己身后。“去你的,你小子老没个正经,难怪找不到老婆。”萧寒没好气的说。“哇,大家两个兄弟,没必要这么打击我吧。小心我告诉嫂子,让她来收拾你。”两个人打闹着走进了饭店。

  “老李啊,生意怎么样啊?”刚刚坐下,李军龙就和老板打起了招呼。“一般般了,对了,怎么前一阵子没来光顾啊?”“嗨,别提了,忙了个多月,今天才抽出时间来。还是老规矩,先上点下酒菜来。”“好嘞,就来。”老李给二人倒上两杯米酒,摆上两碟小菜,“先喝着啊,我去给你们准备其它菜。”

  李军龙端起酒杯,喝上一口,满足地长叹一声:“还是老李的酒正宗。”“你这个酒鬼,这么久没喝,憋坏了吧?”萧寒望着李军龙微笑着说。“是啊,别的地方的酒哪有老李这的正宗啊。还不是那兔崽子,害得老子忙活了一个多月,总算是逮着了。”李军龙想起这一个多月的经历,恨恨道。

  “对了,先通知你一声,我和张倩决定结婚了。”闲扯了一阵后,萧寒把昨天的是告诉了李军龙。“好你个小子,就打算抛弃我去享受二人世界了?什么时候也让嫂子帮我物色一个啊?”虽然有些突然,但萧寒二人相识几年,做出这个决定也在情理之中,李军龙也没感到太大的意外。“就你小子那德行,谁能看上你啊。”萧寒调侃着李军龙。“不过说真的,你今年也有24了,你那随随便便的性格是得改一改了,要不然别怪兄弟说在前头,想找个好老婆,谁受得了啊。”“咳,是我的铁定跑不掉,这东西,随缘吧。不说了,先恭喜你啊。”李军龙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讨论下去,举起了酒杯,“来,为你们的爱情开花结果干一杯。”

  两个人喝的正酣,萧寒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原来是张倩,赶忙接通:“倩倩。什么事啊?”“没事,你在哪啊?”“和李军龙这小子正喝酒呢。”“注意点啊,别喝醉了,伤身体的。”“恩,没喝多少呢。”“晚上早点回家,别太晚了,注意安全啊。我不说了,别打扰了你们的兴致。”挂完电话,李军龙学着萧寒的口吻,捏着嗓子爹声爹气地喊了一声:“倩倩。”然后哈哈大笑道:“真肉麻。”萧寒微微一笑:“你这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我很同情和理解你,所以我不会在意的。其实被人记挂的感觉真的很好,可惜你享受不到了。”说完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李军龙。“算了,你是当律师的,我是说不过你了。”李军龙一下泄了气。又扯了一阵后,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两人就结帐各自回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