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满月,皇宫异常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118 2018.10.06 18:16

  西玖帝国,帝都,皇宫。

  十八皇女的满月宴无比欢庆,整个皇宫都穿上了一件红装,其中尤以皇君的寝宫——凰栖宫为甚。

  但即使是这样的喜庆,也依旧掩饰不了宫侍们屏息凝神战战兢兢的神态。

  宫中这不同于以往的微妙气氛,还有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血腥味,让进宫参加宴会的权贵们面面相觑,都在心中捏了一把汗。

  本以为大喜的日子,应该是一走运就能飞黄腾达的时候,现在看来今天得小心行事了,别皇恩没讨到反而丢了命。

  凰栖宫里,众多权贵家的夫郎儿子聚集在宫内庭院,一人一句夸着摇篮里的小娃娃。

  坐完月子的纪宸竹一身月白锦袍,坐在摇篮边伸手逗弄着里面肉嘟嘟的小娃娃。

  其实幼女满月这样欢喜的日子,他更愿意和亲人一起分享这份喜悦,而不是对着这些虚伪的面孔应酬交际。

  沐梓佑眨着黑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伸出藕节般的手臂,肉乎乎的小手抓紧纪宸竹伸过来的手指,放到嘴里吧嗒吧嗒吮吸。

  “凰王君驾到!”

  院门处响起宫侍一声嘹亮的通禀,坐在院内的众家夫郎公子连忙起身行礼,规矩喊道:

  “凰王君千岁千岁千千岁!”

  晨泽语带着纪宁走进来,看着满院屈膝行礼的人,声音平淡道了一句“免礼”,脚步没有丝毫停顿的走向纪宸竹。

  “姐夫、宁儿,怎么没见凰儿?”

  纪宸竹见到晨泽语两人,脸上的笑容才真切了许多,开口询问着纪凰的去向。

  “瞧你挂念的,凰儿还能走丢了不成?”

  晨泽语走到纪宸竹身边坐下,看着摇篮中肉乎乎的小娃娃嘴里吐着泡泡朝他看过来,心里软成一片。一边伸手逗着沐梓佑,一边朝纪宸竹道:

  “凰儿刚一进宫便和小泫找宸吟她们去了,许是有些事情需要她们一起处理。对了,怎么没见小昕?”

  宸吟一大清早就怒气冲冲的出了府,当时他还吓得不轻,幸好凰儿给他解释了一番。刚刚进宫时凰儿被叫走,应该是一起去处理后宫那些人了。

  纪宸竹闻言笑笑,开口答道:“昕儿最近说是要为佑儿准备满月礼,神神秘秘的不知在捣鼓些什么。”

  听了晨泽语的话,他对纪凰和沐梓泫的去向也隐约猜到了几分。毕竟刚刚一直有披头散发衣衫凌乱哭爹喊娘的人,跑到凰栖宫大喊着“皇君饶命”、“皇君恕罪”之类的话。

  还不等他派人去查看,那些人就已经被后面追上来的禁卫军拖下去了。禁卫军里的人传令说瑾宣让他不用管这些,准备好女儿的满月宴就行。

  瑾宣这么大的动作,再加上刚刚宫侍禀报说姐姐气冲冲的进了宫,他自然是能猜到事情的原委,也就不再管那些哭天喊地的人。

  晨泽语听了纪宸竹的回答之后也是笑笑,正准备聊些什么的时候,宫侍嘹亮的声音再次传来:

  “九皇子驾到!”

  刚刚给晨泽语行完礼坐下的众人立刻又要站起来给沐梓昕行礼,内心小声哔哔着这些受礼的人怎么就不能一起来,面上却还是一脸的恭敬。

  “噗嗤!真是聊什么来什么!才提到阿昕呢,竟是这么赶巧的到了。”

  纪宁坐在旁边逗小表妹,听父君和舅舅聊天,正是觉得有些无聊的时候,没想到沐梓昕来得这么及时。

  “皇儿参见父君,见过姨父!”

  沐梓昕进院后立刻向纪宸竹和晨泽语行礼问安,清秀的脸上染着红霞,还在还在微微喘息,像是匆忙赶过来的模样。

  “小昕怎么走这么急?先喝杯水。”

  晨泽语话音刚落,便见着纪宁端着杯茶欢欢喜喜的朝着沐梓昕蹦过去,而一旁的宫侍默默收回了准备端茶的手。

  晨泽语:……这小子学习规矩礼仪能这么积极就好了。

  宫侍:……这纪大公子怕不是来和他抢饭碗的?

  “谢谢。”沐梓昕接过茶杯慢慢喝着,茶杯很小,很快就见了底。

  等喝完之后沐梓昕才缓下呼吸,看向身旁的纪宁问道:“阿宁你今日怎么来得这么早?”

  其实也不是纪宁来得早,毕竟这么多公子夫郎们都早在这里候着了。但是纪宁向来不喜欢各种虚伪交际应酬的宴会,每次都会搓搓搓很久,直到快开席才来。

  所以啊,和以往大多数时候对比起来,纪宁这次真的属于来得很早的了。

  “等下跟你讲。”

  纪宁一脸神秘的说完,然后不着痕迹的扫了一圈四周的众多男子,朝上座的晨泽语和纪宸竹道:

  “父君,舅舅,我想跟着阿昕在皇宫四处逛逛。”

  沐梓昕狐疑的看了纪宁一眼,随后靠着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经验明白过来,表哥这是又要带他去找刺激了。

  立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沐梓佑的摇篮边,沐梓昕掏出袖子里的小项圈戴在沐梓佑的脖子上,哥哥的动作惹得幼妹挥舞着手臂咯咯咯笑了起来。

  “这吊坠平安符是去护国寺请住持法师开了光的,算是哥哥送给你的满月礼了,等你大些了再送你好玩的。”

  沐梓佑抱着沐梓昕的手啃呀啃,不知有没有听懂,反正嘴里咿咿呀呀的笑得很是欢快。

  “护国寺的住持可不是个性子好的,昕儿请动他费了不少气力吧?”

  纪宸竹看着沐梓佑项圈上的吊坠,清雅的展颜笑笑,目光中尽是欣慰。

  三个儿女间能互相惦记互相关爱,他便知足了。

  “小妹这么软乎,这坠子能逗她笑笑便是值了。”

  沐梓昕轻轻把手从沐梓佑的小手里抽出来,沐梓佑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双手挥舞着要抱抱要举高高。

  “哥哥与你宁表哥去逛一会儿,回来再陪你玩,乖乖的不要闹父君和姨父哦。”

  纪宸竹见状把沐梓佑的摇篮转了个方向原本看到沐梓昕要走了,撇着嘴准备哭唧唧的沐梓佑一阵小幅度旋转,入眼的就是父亲的面容。

  瞬间哥哥的离开就被她抛在了脑后,肉乎乎的胳膊朝着纪宸竹和晨泽语挥了起来。

  呃……

  沐梓昕嘴角抽搐片刻,额头滑下几条黑线。看到一旁的纪宁还在等他,又向纪宸竹两人交代了一遍才和纪宁一起离开。

  纪大公子和九皇子来得快也走得快,众家夫郎公子们再次活跃热络起来,院内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热闹表象。

  ……

  冷宫外沿的宫道上,宫苑都少之又少。一派萧条凄凉的情景,与刚刚凰栖宫里形成了一种鲜明对比。

  沐梓昕看着纪宁目标明确的噌噌噌窜向冷宫方向,连忙一把拉住他,紧张兮兮问道:

  “阿宁,你不会……要去冷宫吧?”

  听父君说母皇和姨母打下西玖天下时,为了不劳民伤财,直接沿用了前朝的皇宫。

  前朝皇宫的后宫里,不只有多少男子惨死在这冷宫中,走近就能感觉到很明显一股凉飕飕的怨气。要是进去走一趟,估计他真的会做好几天噩梦。

  纪宁看沐梓昕脸上明显怂了的表情,一脸任重道远的神色问道:“想不想去教训谋害舅舅的那些人?”

  沐梓昕一愣,立马回道:“自然想!”

  父君受的那些罪,他真想千倍万倍的还回去!可父君每次都怕他冲动,什么都不告诉他。他自己也能力有限,查不到那些人的把柄,这一直以来都是他心里的一道梗。

  现在听到纪宁问起来,他才想起刚刚在凰栖宫时根本就没见到那些讨厌的面孔,该不会是……

  纪宁扬首一笑,示意沐梓昕跟上,然后大步流星朝着冷宫走去。

  沐梓昕咽了咽口水,捏紧拳头给自己鼓气,然后迈步跟上了纪宁的步伐。

  两人一路走着,越靠近冷宫,就越觉得凉飕飕的。这种感觉透进心底,哪怕是夏日的温热也挥散不去这股凉意。

  一步一步靠近冷宫,除了透骨的森寒之外,隐约间好像还能听到求饶声与惊叫声,吓得沐梓昕本能的往纪宁身边缩了缩。

  纪宁倒不意外这冷宫传出的惨叫,反而挑眉加快了脚步,以更快的速度朝冷宫走去。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这里在搞事情,他不会告诉你自从早上母王急匆匆出门之后,他就在自家妹妹那里软磨硬泡一个多时辰,终于等到了纪凰松口答应带他一起审查。

  “见过大公子,九皇子。”

  被纪凰安排守在冷宫门口等纪宁的风鸣朝后面挥挥手,后面的禁卫军立刻让出一条道,给她们三人放行。

  “风鸣,这里关了哪些人?”

  纪宁摩拳擦掌,颇有一股要撸起袖子上去揍人的社会气质。

  沐梓昕跟在纪宁身后,看到他这模样之后没忍住咧开了嘴角,心里的害怕也淡了些。

  风鸣蹙眉想了想,然后详细答道:

  “冷宫只关押了那些人之中的皇侍罢了,其余犯事的御厨、太医、宫侍、宫女们都由女皇与凰王压到慎刑司在处理。”

  “冷宫关押了娇柳宫柳皇侍刘柳、洗雨宫雨皇侍张润雨、留风宫纷皇侍陈纷、伏德宫仪皇侍程艺、欢年宫景皇侍孙若景、紫萤宫桔皇侍丁拈桔。”

  “里面的场景可能有些不太美观,若是大公子和九皇子受不住,一定不要硬撑。”

  呃……不太美观……

  纪宁抽抽嘴角,侧身遮住沐梓昕一半的视线之后朝着风鸣点点头。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