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紧逼,以假乱真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126 2018.08.03 14:26

  纪凰心中冷笑:两人同坠寒池,御萦雪丝毫未损,她的阿卿却受寒毒折磨九年之久,说是意外谁信?

  迟早有一天,这笔账她会与那些御天皇室一一算清。

  “过往那些年,也并非那般凄凉。”御弈卿看她面色冷凝,突然觉得有些想笑,倒反过来开始劝慰她了:

  “我初被送出帝都,就遇见了毒宗的上一任宗主,也就是我的师傅、你的师祖。他那时带着师兄离宗办事,恰好发现我身染寒毒,便让师兄尝试着研究此毒。”

  “或许是我身上的毒太奇异,师兄当时没能破解,同时也吸引了师傅的注意。他们将我带离静养的那处庙宇,去到了毒宗。”

  “一段时间过后,那时苦于毒宗内没有烈阳草,他们只能用其它药物来压制,无法做到破解寒毒。兴许是觉得我太可怜,师傅便收了我为徒,让我留在毒宗内学习锻炼。”

  “就这样,我有了一处容身之所,也有了师傅和师兄的教导照顾,在毒宗内潜心习武修毒。等到几年之后我实力大涨,师傅也没能熬过岁月的侵蚀驾鹤西去,将毒宗交给了师兄管理。”

  “我不愿龟缩在毒宗内苟活一生,辞别了师兄后就自己离开了毒宗。之后靠着师兄和药圣子的帮助,一路来到了浮生城,收服了弑月弑云、创立了血宫、一点一点向上爬,最后在浮生城站稳了脚跟。”

  “也正是那些丧父之仇、寒毒之苦、残废之痛,才磨砺出了今天的御弈卿。若非如此,想来我应该与御天帝国那些作为棋子稳固国势的皇子们并无差别。”

  纪凰看他平淡的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心中疼惜和无奈交织着很不是滋味。

  在这个女尊男卑的世界,双腿废弃容貌尽毁的男儿在普通人家家里都不受待见,更何况是在皇家。他幼时所受之苦,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得到的。

  浮生城历来以混乱血腥为名,他那时年纪尚小,又行动不便身负寒毒,能在浮生城安全活下来都已经很好了,就更别说创办血宫和其它组织抢生意了。

  虽然他说得轻松,但天下第一杀手组织的称号哪是那么好拼到的?这背后所有的付出,又岂是御天帝国那些养尊处优的皇子们所能比拟的?

  纪凰敛了敛眸,伸手扣住他的头,微微前倾在他额上印下一吻。

  “此后有我。”

  御弈卿闻言身子一怔,依在她怀里淡笑不语。

  此后有你。

  一坨白色的绒球立在炭炉边,黑豆豆一样的小鹰眸眨巴眨巴。

  咦!娘亲爹爹亲亲,羞羞。

  ……

  西玖帝国,曼城,城主府。

  曼城内所有首领、护法、堂主、令主齐聚一堂,首座还端坐着两位一本正经的老人。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了。”

  风啸绷着一张冷峻面容,取出袖子里从浮生城传来的密令,伸手递给在座所有人传阅。

  “嗷!主子把御公子追到手了?!”这是一蹦三丈高、不明所以一头雾水虎头虎脑的风鸣。

  “丫的!主子这追夫的手段高啊!”这是眯眼猥琐、贼笑欠揍的雨弦。

  “这我以后是该叫小师叔,还是该叫主君?”这是被撬了墙角、变成了雨绝护法的毒宗大弟子司徒倩。

  “铺张浪费奢糜,败家败家败家。”这是打理揽月、掉进钱眼里出不来的雨凝。

  “主子的密令,执行即可。”这是同样被撬了墙角、变成雨封护法的药谷大弟子封长安。

  “咯咯!有生辰宴会咯!”这是由于特殊情况惩罚延后、手舞足蹈明媚灿烂的雷禁。

  “御公子好像比较喜欢云闲园那边的景致,可以办在那。”这是早就已经看破主子心思、对未来主君比较了解的电暮。

  “……”

  “……”

  “……”

  “咳咳!”

  两声响动同时传来,下面一群人齐齐看向捂嘴咳嗽的两位前辈,再看看她们自己手中拿着的密令,试探性地将密令递了过去。

  两位位高权重的前辈佯装淡定的接过去瞟了一下,而后瞪大了双眼:

  “???!!!来来来,丫头小子们快说,弈小子和我宝贝徒弟怎么了?”这是刚刚远行回来、踏进曼城红光满面激动跳脚的药圣子前辈。

  “???!!!快说快说,小师弟居然被宝贝徒儿给降服了?”这是一起远行回来、踏进曼城不敢置信双目放光的毒圣子前辈。

  下面众人对视一眼,齐齐将目光转向了最跳脱最话多的雨弦。

  只见雨弦护法气势轩昂的一脚踩上椅子,对着首座两位前辈噼里啪啦就是一阵讲说。紧接着三个不靠谱的就开始高声阔谈纪凰御弈卿感情纠葛之秘事,讨论的那叫一个激动热烈啊。

  风啸和剩下的众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离开了这里。

  至于里边的两位前辈和雨弦?两位前辈会怎样她们不清楚,但雨弦……呵呵。作了吧啦的,等主子回来看主子不玩死她丫的。

  想想主子嘴角那邪肆又妖冶的弧度,嘶!

  啧啧,雨弦,自求多福吧。

  今儿个你讲的多激动大伙可都看着呢。

  ……

  西玖国,帝都,丞相府。

  向来在府内威风凛凛说一不二的丞相大人,如今像个犯了错的侍婢一样,战战兢兢的守在一旁,等待着主子开口训斥。

  而取代许忠义坐在主座上的中年女人,不紧不慢的看着下属递给她的密报。等到抽空才抬起头看许忠义一眼,粗犷的声线在厅内响起。

  “天命门的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小的知道。”

  许忠义连忙开口回答,说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浮生城天命门叫战血宫、最后落得个险些覆灭的结果,这件事早在两大势力战后就已经传开了,当今天下有几人是不知道的?

  天命门那边险些覆灭,相当于向氏家族在天下的两大据点被硬生生拔除一个,如今的向氏家族必然元气大伤。向氏家族本就在十大家族中实力居后,经此一战后,那点地位恐怕早已岌岌可危。

  十大家族之间早就暗潮涌动,在绝对的利益驱使下,又有多少情面可讲?就算是当年实力居中靠前的单氏家族,不也早就被其她家族联手倾覆了吗?

  现今的十大家族,实存的只剩下九家。若是向家没有能力填补天命门损耗的这个大口子,所谓的十大家族离变成八大家族也不远了。

  而今天向氏族长向屠东前来自己府上,必然是为了取走那样东西。

  只要那个东西在向家手中,其余家族就不敢妄动,向家才能有喘息的机会。

  可……那东西大半年前就已经失窃,她暗地里已经派去不少人寻查了,依旧一无所获,甚至一直以来连怀疑的目标都找不到。

  如今向家必然是紧等着需要,容不得她再拖延扣留。

  这到底该如何是好?

  “本主的来意,你是真不知还是装不知?!”向屠东猛地一拍桌案,看向许忠义的眼神都染上了杀意。

  不过是个和她皇姐一样的棋子罢了,若没有向家扶持,哪来她们北霄帝国的建立?如今找她要个东西还拖拖拉拉,竟然妄想以此作为对向家的要挟,牵制向家的行动,真是不知所谓!

  要不是许忠义这颗棋子好不容易安插到西玖帝国,再换起来耗时耗力,否则她真的想要直接解决了这不知死活的东西。

  “小的知道!知道!”许忠义低垂着头连连答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试探性问道:

  “请向族主放心,小的三天内必然派人将东西送去北霄帝国,您看这样可行?”

  “东西不在你手上?为何还要等上三天?”

  向屠东狐疑的看她一眼,心里打起了鼓。

  “是……因为太过重要,怕被其她家族寻到府上,所以放在了另外的地方。”

  许忠义定了定心神,佯装淡定的答着话,袖中的手已经攥的发白。

  向屠东点了点头,算是相信了她的说法,不再多问的下令道:

  “三天后本主派人来你府上取,不必费时送去北霄了。”

  “是。”

  许忠义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在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幸好当初她知道那铁块宝贵之后,虽然拿了檀木盒子封存起来,却也没有丢掉原本包那铁块的锦袋。

  那东西既然除她之外无人见过,那她依着记忆里的样子,吩咐铁匠赶制一块差不多模样的就行了。再命人冲刷两天磨旧一点,装回原本的锦袋里面,应该可以以假乱真蒙混过去吧……

  离开丞相府的向屠东皱了皱眉,思索片刻朝后边的下属道:

  “去少主那里,将我族的族录拿回来。另外告诉那逆女,别以为有她爹护着本主就不能严惩她。天命门这种事再有下次,她这少族主的位置就让给她二妹吧!”

  向屠东说完拂袖离开,心里对交给向今豪打理的天命门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甚至对向今豪这个大女儿都很是失望。

  天命门受如此重创,在杀手组织界的地位一降再降,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恢复名望的可能了。而且如今天命门大部分杀手折损,内部防守不堪一击,《隐族录》里边的东西那么重要,已经不能再放在天命门内收管了。

  但向屠东现在还不知道的是,她心中珍贵重要的《隐族录》,早就被雷禁拿去和器门交换了三百万两白银。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