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邪王别太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激烈,赛场争斗

邪王别太拽 半筠 3337 2018.09.24 21:15

  简墨离看着纪宁委屈巴巴的模样,虽然有些暗暗不爽纪凰对他这么严,但思及揽月屠生里更为严格的治理,也觉得确实不能让纪宁参加。

  沐梓泫没有理会纪宁几人的小打小闹,而是专心地看着台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沐嫣桐那样的急躁,但心底却有着类似的担忧。

  与沐嫣桐相反的是,她并不觉得揽月屠生比不得帝国皇权。

  若是有朝一日,揽月屠生之主真的动了征伐天下的心思,加之其有血宫的助力,以西玖之力究竟能不能与之匹敌?

  “表姐可是担忧?”

  纪凰走到沐梓泫旁边,虽是在问,但语气却十分笃定。

  沐梓泫看着已经拉开序幕的文武赛,并不否认的点点头,她的确是很担忧。五国风起云涌、江湖动荡不安、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她担忧西玖究竟能不能保全己身……

  纪凰转头看向挨肩叠背的人群,从容不迫道:

  “若是西玖不生敌意,揽月屠生必然不会越界分毫。”

  她不会把刀指向家人,永远不会。

  沐梓泫被她一番话震住了,心底生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又被她极快的否认了。

  凰儿表妹才将到十四岁,建立起破晓神军已是不易,怎么可能掌控着揽月屠生?

  不过她此话说得如此肯定,看来确实和揽月屠生内部的人交情匪浅。

  简墨离凝眸望向纪凰,和沐梓泫一样心底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并且挥之不去。

  ……

  [文经武略征四方而定天下]下联?

  [四面湖山归眼底]下联?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下联?

  [海到无边天作岸]下联?

  [六梦还珠,窗外新月,夕阳心结千千,看一江春水怆然东去]下联?

  台上,参加文赛的许多人看着铺散开的五条长幅,拿着笔不知该如何作答,面红耳赤羞愧离场。

  说好的江湖组织呢?说好的莽妇呢?说好的没文化呢?幸好这丫的不来参加科考,否则有几个敢跟她一届啊?!

  沐嫣桐站在原地答也不是退也不是,笔上的墨水滴落在笔下的白纸上,晕开一片黑色涂鸦。

  这些……她一时间还真的难以想出下联。

  在沐嫣桐对面,简墨分眼眸里全是被点燃野性的光芒,思索半晌之后心手相应挥笔写下五行大字:

  [道广德威服八面以安世人]

  [万家忧乐到心头]

  [地作琵琶路当丝,哪个能弹]

  [山登绝顶我为峰]

  [八龙射雕,笑傲连城,西风白马飒飒,问六月流火谁主沉浮]

  被简墨分一身气场吸引,探手探脚走过来围观的电纹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谁家公子?真特么好气魄!她们这一大帮子人里边,也就雨凝那货能这么飞速的把主子的上联对出来了吧!

  “喏!我答完了!”

  简墨分挥手把写满下联的纸递到电纹眼前,眼里满满都是畅快淋漓的灵动。

  在族里的时候天天就是什么三从四德、四书五经,和各大家族的公子门聚会时也都是什么娇滴滴文绉绉的诗词书画,好久没看到过这么振奋人心的对联了。

  揽月屠生……加入进去,应该很好玩吧?

  “好的。”

  电纹笑着收好离自己的脸只有一厘米距离的答卷,语气温和有礼道:

  “请公子稍等片刻,文赛结束后鄙阁才能决出胜者。”

  等文赛结束?!他跟姐姐说的是就上来玩玩,而且纪宁哥哥他们还都等着呢,他哪好意思让一大帮子人等他一个?

  简墨分蹙眉,正纠结的时候看到纪凰的身影朝武赛擂台上掠去。

  咦?纪凰她身为一国王爷上去干嘛?想转行混江湖了?

  在简墨分旁边的电纹惊掉了下巴,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伸手把嘴合上。

  哪位不要命的壮士把咱主子逼上台了?

  站在擂台上的纪凰看着对面的灰袍老妇,面具下的脸都阴沉了几分。

  刚刚别人可能没有看清,而她却是看得清清楚楚,这老妇人在比试还没开始之前就对上台的对手下了浮醉散。

  浮醉散就是蒙汗药的升级版,无色无味撒在空气中很难看出端倪,而且发作的过程缓慢轻微,就连中招的人都很难发觉。

  若不是她站得远,对整个局面看得较为清楚,也不会这么轻易发现那些参赛者共同的异常。

  “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啊!”

  接连打倒十几名壮年女子之后,灰袍老妇似乎已经胜券在握,对突然上台的纪凰很是不屑一顾。

  一旁身为评审的众多揽月管事已经在心里给灰袍老妇打了个巨大的红叉,随后立即派人去抽调出灰袍老妇的资料。

  以她们对自家主子的了解,自家主子绝对不会吃饱了撑的跑上台遛两圈,那么久极有可能是这名参赛者有问题。

  她们这么多人隔这么近看着,居然还是看漏了。幸好今日主子前来探看,否则让此人混过去了,还不知后面会接着多少麻烦。

  得了,以后还要加强训练。

  擂台上,纪凰拂了拂袖口,漫不经心的望向裁判。

  裁判浑身一个激灵,立刻宣布道:“武赛第十四场,开始!”

  被纪凰完全忽视的灰袍老妇冷哼一声,藏在袖子里的手收起药包之后,猛然抽出攻向纪凰。

  纪凰舔了舔嘴角,猫捉老鼠般每次都恰好出现在老妇身后,不攻死穴却攻痛点。打完之后,她又随心所欲地在整个擂台上变换位置,完全是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大婶,别喘啊,这边。”

  ……

  “大婶,你这体力不行啊。”

  ……

  “走江湖这么多年,打不过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大婶你脸疼不?”

  ……

  纪凰这极其欠揍的语气,真的是狂拽得没边了。

  在她对面的灰袍老妇全身散架一样的疼,还要接受她的连番打脸话语,真是有苦说不出。

  不过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怪胎?!下到她身上的浮醉散居然现在还不发作?!再捱一会儿她都要被她打死了!

  纪凰挑了挑眉,下手越来越重、越来越刁钻。

  等浮醉散发作?呵!就凭浮醉散,也想在她身上发作?既然这人还看不清情况,那她就打到她清醒为止!

  台下围观的喝饮料群众集体缩了缩脖子,脚止不住的退开几步。

  凶残!太凶残了!

  评审团那边,电纹一群货围在一起,一边听着汇报、一边小声哔哔着主子凶残暴躁论之一二三。

  “这雁姥也真是惨了,前段时间才被仇家端了老窝,这又被主子吊着打。”

  “做人太失败了,谁叫她勾搭了人家昆山帮帮主的宠侍,还把那宠侍肚子玩大了。”

  “那倒也是,雁姥被怼成这样挺该的。话说主子也忒残暴了,瞧给人家老人家打的,连认输俩字都说不出来了。”

  “主子要的不就是这效果吗?想利用揽月屠生报仇,就得有被吊打的觉悟!而且这种随便播种的人,还是多打打吧!”

  “我倒是担心主子会不会打饿了,瞧给那边主君心疼的。”

  ……

  最后的最后,话题一转再转,转到了揽月楼该推出什么新的夏季特色餐饮上。

  擂台上,感觉到五脏庙里快演奏起空城计的纪凰不再逗着灰袍老妇玩,直接把鼻青脸肿的雁姥一拳轰下了擂台。

  擂台旁的揽月侍者立马上前把昏迷在地不省人事的雁姥抬走,擂台下死寂几秒之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丫的!她们还真就从没见过这么拽的打法!

  御弈卿看着擂台上那个耀眼的人儿,转动着左手上的戒指,星眸蕴含着似水柔情。

  纪凰隔着人群望着御弈卿,骄傲的扬起下巴,灿若骄阳展颜一笑。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弯曲,其余手指贴在胸口指向心脏,摆出爱你的手势,手指上那一抹流光熠熠生辉。

  嗯,沐梓泫几人虽然不知道纪凰的手势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感觉心口中了一箭。

  秀恩爱的,适可而止好吗?!

  至于一旁的电纹众人有什么想法?不敢不敢!主子和主君幸(给)福(条)就(活)好(路)!

  擂台下,围观群众看看擂台上的女子,再看看不远处的面具男子,好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跨越一切阻隔的情意。

  “来!让我会会你!”

  台下一名健壮女子大步跨上擂台,挽起袖子朝纪凰抱拳示意。

  正准备下台觅食的纪凰内心奔腾而过一群小羊驼,不过还是抱拳回礼以示尊重。

  “武赛第十五场,开始!”

  裁判麻溜的上台,宣布完之后又麻溜的下台。

  开玩笑!耽误了主子觅食,后果很严重的好吗?!

  健壮女子神情凝重严阵以待,双脚迈开与肩同宽,微微屈膝摆出防御姿态。

  再反观纪凰,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慢悠悠的攻了上去。

  健壮女子立即抬手防御,防御的同时又盯紧人体的弱点进攻,两肋、咽喉、心脏、腹部、膝盖……

  纪凰发挥太极拳以柔克刚的优势,灵巧的化解健壮女子的攻势。紧接着一个扫腿攻了过去,兴致颇浓的开口提醒道:

  “底盘要稳。”

  健壮女子向后踉跄几步,站稳后朝纪凰拱手,随后继续进攻。

  这充满力量感的厚实一拳快要打到纪凰面前时,纪凰站在原地不躲不闪,如同呆住了一般。旁观的人倒吸一口凉气,已经在心里为纪凰上蜡了。

  纪凰勾了勾唇,只是轻飘飘一个伸手旋绕的动作,便牢牢的禁锢了健壮女子的铁拳。

  健壮女子不服气的使力,却依旧进退不得。

  “出招要狠,还要准。”

  纪凰说完伸手一推,健壮女子再次踉跄几步退开。

  “爽快!再来!”

  健壮女子畅快的吼一声,挥着拳头又奔向纪凰。

  纪凰在心里点了点头,她倒是很看好这女子的性子。而且这女子武力值也不低了,倒不失为一员猛将。

  “出招要快!”

  ……

  “注意调息!”

  ……

  “收放利落!”

  ……

  健壮女子每出一招,纪凰都会一针见血的指出薄弱之处。一来二去,竟然演变成了一场教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